“師德碼”出臺 “約束力有限”


2020-11-24
Share
bx1124z.jpg “師德碼”出臺 “約束力有限”(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日前,浙江溫州出臺針對中小學、幼兒園教師的“甌越師德碼”,以加強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對師德師風的管理。政府此舉引來廣泛爭議。有學者指出,“師德碼”是通過行政手段對教育目標進行干預和對教師隊伍進行管理,並不能真正提高師德水平。

近日,浙江溫州在中小學和幼兒園教師團隊中上線“師德碼”,通過紅、黃、綠三種顏色對教師師德和工作質量作出評定,併爲每位教師出具師德健康報告。教育行政部門、學校和教師本人也可在線獲取師德師風情況。

然而,在基礎教育系統裏“師德碼”的出臺並未匹配細化的操作認定標準。溫州市教育局迴應外界質詢時說,“師德碼”主要用於教育行政部門對教師職業發展的管理,包括教師職稱評聘、表彰獎勵、推優評先等。“師德碼”中綠碼代表師德記錄良好;黃碼代表曾因違反師德規定被批評教育、訓勉談話、責令檢查或通報批評;紅碼則代表曾因違反相關規定被警告、記過、降職、撤職或開除。教育局表示,“師德碼”並不對社會公開,僅實時收集教師師德表現情況,主要用於內部考評記錄。

 

 

現旅居美國的中國前教師王德育在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中國教育行政部門歷來通過行政手段對教師進行各式各樣的考覈和打分,此次“師德碼”只是一次技術上的創新,出發點是好的,但對教師提高自身師德水平的約束力十分有限。

“對於教師的師德要求高我認爲是對的。但是中國的問題是系統的問題,這個技術手段解決不了教師在道德上出現的問題。”

王德育表示,中國缺少寬鬆的輿論環境來對教育系統內部人員進行監督和制衡,教師只接受行政部門的制約。而教育行政部門通過“師德碼”對其設定的標準和要求只是行政管控的手段,主要目的不是爲了提高師德水平,而是爲了統一教師隊伍,使其教育內容符合主流的價值觀。他說,中國教育目標的偏差會讓提高師德師風的政策在執行中大打折扣。

“在中國的教育系統中,教育的整個目標不是培養一個自由的公民,更多是培養整齊劃一的聽話的人才。對教師道德的約束受限於這個目標,一定會出現一些偏差,比如說一些老師允許學生有自由意識、有反抗精神,那這個老師的道德在行政部門眼裏是不好的。”

王德育表示,中國現有教育體制行政管理對教育工作的開展干預過多,在微觀管理層面,學校裏的行政隊伍比一線教師更龐大,管理層通過職稱評定、教案檢查等行政方式扼殺教師出現自由創新的想法,以維護當局的教育目標。

近些年,幼兒園教師虐童事件、大學導師逼死學生事件頻發,使得整頓師德師風、淨化校園風氣成爲社會關注的熱門話題。此前,中國教育部曾發佈《研究生導師指導行爲準則》,具體細化導師“十不得”,包括不得侮辱學生人格,不得與學生髮生不正當關係等。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爲羣告訴本臺,在美國的教育體系中,教師定期接受道德培訓,其師德水平和專業素養接受第三方機構的監督,並不直接受學校行政層領導。

“(美國學校)他們也有倫理委員會,有行爲守則,也有一些操守方面的規定。這個委員會是獨立的,管轄權也是有限的。學生自辦的小報也會關心(教師道德)這些問題。”

顧爲羣同樣認爲,受統一的“培養良民”的教育目標的約束,師德師風必須與當局意志保持一致。他認爲,提高教師隊伍道德水平、提升教育質量需要開放的文化環境,並改革配套的政治和司法體制,而不是加強行政干預。“這些道德概念往往是含糊不清的,道德和法律不一樣,道德更多是自我內心執行的系統,自己對自己的約束,而不是由社會把一套道德操守強加於所有的人。那就不是道德了,那是法律。”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肖一冰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