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材污蔑同性恋为病态 大学生控告出版社

2020-07-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化名“西西”的广州女生不满大学教材把同性恋划分为“性心理障碍”,决定控告出版社。 (“西西”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化名“西西”的广州女生不满大学教材把同性恋划分为“性心理障碍”,决定控告出版社。 (“西西”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大陆的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自2001年已经把同性恋除名。换言之,同性恋在中国不再被视为疾病,但坊间不少教科书仍然把同性恋视为病态。广州一名学生不满大学教材把同性恋划分为“性心理障碍”,决定控告出版社,但由于中国没有保障性少数群体权益的法律,要维权只能另想办法。

同性恋争取平权在中国并不是新鲜事,但是教育上并未能与时俱进。

 

 

23岁化名“西西”的广州女大学生, 2016年发现暨南大学出版的教科书这样形容同性恋。

 

中国没有法律保障性少数权益,为了维权, “西西”(中)选择以“产品质量纠纷”为名控告对方。(“西西”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没有法律保障性少数权益,为了维权, “西西”(中)选择以“产品质量纠纷”为名控告对方。(“西西”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西西”: “有一个章节把同性恋归为‘常见的性心理障碍’,用‘性心理紊乱’等等去描述同性恋,这就是他们主要的错误。在2001年的时候,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已经把同性恋列为性倾向,不再将其视为一种性心理障碍。”

中国的精神障碍分类早已不把同性恋划分为病态,近年甚至有官员和舆论提出把同性婚姻合法化。“西西”多次要求更正,遭到出版社拒绝。三年前,她对出版社以及销售该书的网购平台京东提出诉讼,但碍于中国没有反歧视法或性倾向歧视相关法律,她只能以跟同志平权完全无关的“产品质量纠纷”控告对方。

无性少数 改以其他理由控告出版商

根据中国大陆法律,当图书的编写校对出错超过全书字数万分之一,就是质量不合格。“西西”委托专业编辑找出了70多个翻译和标点等错处举证,本末倒置下,本来是重点的“恐同”问题沦为配角,只被当作其中两个知识型差错。

 

大学教材对同性恋的描述有违中国大陆的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西西”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大学教材对同性恋的描述有违中国大陆的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西西”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西西”:“这本书把同性恋归为性心理障碍是认定为一种知识型的错误。这是和产品质量相关的。这只占了两个差错。确实会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可能我们真想倡导的内容只是庭审和证据的一小部分,这毕竟不是我们宣传的东西。”

兜了一个大圈,“西西”已做好准备,法院会回避同性恋议题。

“西西”: “背后还是反映了整个中国大陆的教科书呼应同性恋的问题, 我们也想趁机引发公众的讨论和关注。”

这起平权案从立案到开庭一波三折。出版社所在的广州,广电局力挺教科书没有问题,法院拒绝受理。京东所在的江苏宿迁才肯受理,但法院说要研究案情,辩方也要求产品质量鉴定,经历3次延期,周二(28日)终于开庭,目前身在香港的“西西”却因为疫情关系去不了法院听审。

 

2020年7月28日,平权案几经波折下在江苏宿迁市开审,葛昂(右)和另一律师代表“西西”出庭。(“西西”独家提供)
2020年7月28日,平权案几经波折下在江苏宿迁市开审,葛昂(右)和另一律师代表“西西”出庭。(“西西”独家提供)

控方代表律师葛昂拒绝判断胜算有多大。

葛昂:“对方始终没有来。两三个被告都没有来。只提交了书面法律意见。我们这边的庭审一开始是比较顺利的。大概有30项小的证据,用来证明同性恋不是性心理障碍的相关意见,包括卫计委和国际上的文件,到了后半场,他(法官)可能觉得反正我们已提交了书面意见,所以他(法官)就想以节省时间为由,让我们简要发表,其实也是被打断了几次。“

葛昂认为,更重要是通过打这场官司,对编写和出版教材的人起到警示作用。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