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高校利诱学生充当告密者

2019-1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近年中国大陆对高校意识形态的管控不断加强。(资料图/路透社)
近年中国大陆对高校意识形态的管控不断加强。(资料图/路透社)

 

近年中国大陆对意识形态的管控不断加强,而高校更是首当其冲。有高校甚至招募学生协助举报所谓的“问题师生”。近期香港高校也被这种风气渗透。

近年来,中国高校老师被校方停课的例子屡见不鲜。以湖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为例,她因为在课堂上批评全国人大修宪,去年被校方以“妄议人大制度”为名,开除党籍。

根据《纽约时报》上周五(1日)的专题报道,大陆高校招募学生出任“讯息员”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被选中的学生有不少是党员,他们除了可获得奖学金,学术上也可以取得更高分数,甚至可确保在党组织内获得晋升机会。

 

被指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近期向教育部报告此事的内部档。(小图)为面临被处罚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知情人提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行政学院官网图片,拍摄时间不详)
被指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近期向教育部报告此事的内部档。(小图)为面临被处罚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知情人提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行政学院官网图片,拍摄时间不详)

 

“讯息员”除了要关注老师在课堂上的言行,还必须留意他们的私人生活,包括喜欢看哪些书,看那些电影等等。他们会经由各种渠道,了解老师的性格、价值观和爱国立场,然后向校园党支部提交有关报告。但凡老师“传播迷信,邪教,色情和西方政治价值观”,或者言行“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危害国家安全和民族团结“,都可能受到举报。

 

大陆高校招募学生出任“讯息员”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被选中的学生有不少是党员,他们除了可获得奖学金,学术上也可以取得更高分数,甚至可确保在党组织有晋升机会。(资料图/法新社)
大陆高校招募学生出任“讯息员”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被选中的学生有不少是党员,他们除了可获得奖学金,学术上也可以取得更高分数,甚至可确保在党组织有晋升机会。(资料图/法新社)

内地生在香港院校奉命收集香港讲师材料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认为,近期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现政权受到质疑,当局把管控知识分子,防止他们兴风作浪,视为重要任务。

林和立:“北京是很害怕知识分子,因为知识分子的课堂是很有利的地盘,假如他们宣传一些西方的思潮,宣传一些反对中共的,反对社会主义的思潮,可能会破坏中共的维稳机器。尤其是一些名教授,不光是在本校,而且在全社会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林和立形容这样做与文革没有分别,势必影响中国的学术自由以及科研环境。

 

澳门教育学会会长蔡梓瑜相信,北京是在2014年占领行动后,对香港的高校加强防范。(资料图/法新社)
澳门教育学会会长蔡梓瑜相信,北京是在2014年占领行动后,对香港的高校加强防范。(资料图/法新社)

林和立:“老师讲书的时候会非常谨慎,会引起争论的东西会尽量不讲。这对于学术的交流和进步会构成重大的破坏。一个国家要发展科研,包括高科技,需要很自由的环境。自由讨论学术的空间没有了,当然会影响科研的发展。”

香港浸会大学学者吕秉权则对“苹果日报”表示,这种风气近期已渗透到香港的高校。部份中国学生受中联办“委托”,专门旁听个别老师的课堂,并录音作汇报。而香港大学法律系、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浸会大学新闻系,以及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则被视为重点监听目标。

澳门教育学会会长蔡梓瑜相信,北京是在2014年占领行动后,对香港的高校加强防范。

 


北京透过驻港机构管控香港越来越明目张胆,有政治任务的中国大陆学生甚至不需要隐藏身份。图为上海复旦大学毕业典礼。(资料图/路透社)
北京透过驻港机构管控香港越来越明目张胆,有政治任务的中国大陆学生甚至不需要隐藏身份。图为上海复旦大学毕业典礼。(资料图/路透社)

蔡梓瑜:“(香港)占中运动的时候,那几家大学的老师包括戴耀廷和陈健民,都担任非常重要的领导角色。这次(反修例风波)他们会发现情况是越来越严重,必须动用统战的工具,还有渗透的方法,透过不同管道进行不同的监控。”

他估计,香港高校不少师生早已被大陆当局列入黑名单。

蔡梓瑜:“这些材料收集以后会作为一种宣传跟攻击的机器,然后被扭曲重组,其实黑名单在中国大陆早已经有了。”

蔡梓瑜说,北京透过驻港机构管控香港越来越明目张胆,有政治任务的中国大陆学生甚至不需要隐藏身份。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安克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