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各地幼兒園招生短缺 成都多家幼兒園報名門可羅雀

2023.06.13 03:36 ET
中國各地幼兒園招生短缺 成都多家幼兒園報名門可羅雀 無論結婚還是非婚生,各地政府千方百計催促適齡男女生子。
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中國各省市幼兒園招生難的狀況日漸凸顯。成都市僅一個區的十八所幼兒園招生報名表顯示,四家幼兒園報名人數呈兩位數,其餘都是個位數,甚至是零。

 

 

成都市郫都區犀浦街道公辦幼兒園招生未滿一覽表顯示,轄區內18所幼兒園,招生最多的潤弘犀和幼兒園175個名額,僅36人報名,其次潤弘校園路幼兒園125個名額,26人報名,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兩所幼兒園報名人數分別爲14和12,其餘幼兒園報名人數爲1至6人,甚至有5家幼兒園報名數爲零。

僅十年光景,中國公辦幼兒園從“擠不進去”到如今的“招生難”。成都居民許先生本週二(13日)接受本臺採訪時說,因爲經濟負擔大,許多年輕人不願生育:“郫都區公辦幼兒園和私立幼兒園收費相差不大,有些私立幼兒園有車接送,家長方便一點,公辦的幼兒園有些就沒有。這裏現在有很多人不養孩子。”

成都郫都區犀浦街道近二十所幼兒園,報名人數幾乎是個位數。(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成都郫都區犀浦街道近二十所幼兒園,報名人數幾乎是個位數。(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成都幼兒園招生難現象突出

《企業觀察報》不久前報道,曾經學位緊缺的成都市高新區,有十五所公辦幼兒園發佈春季學期空餘學位招生公告,空餘學位三百餘個。北京、上海、重慶等多個城市幼兒園出現“招生難”。從“一位難求”、搖號入園到招不滿、“喫不飽”,近年來,中國出生人口數持續下降,在一些城市,學前教育階段的生源衝擊顯現。

四川漢源居民姜成芬告訴本臺,幼兒園招不到兒童與出生人口下降有關,但也有其它因素:“收費高,服務不佳也有一定因素。我們漢源有的幼兒園可以單獨爲孩子服務,費用就比較高。如不單獨爲孩子服務,大衆化的,不管你的孩子能否喫飽,什麼能喫,什麼喫了過敏不能喫,他不管你,那就便宜一點。”

隨着新生兒出生人數下降,今年初以來,中國許多幼兒園入學人數度下降,許多幼兒園近乎空置。(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隨着新生兒出生人數下降,今年初以來,中國許多幼兒園入學人數度下降,許多幼兒園近乎空置。(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出生人口下降 農民工離城

在四川從事青少年公益教育十年之久的何培蓉告訴本臺記者,幼兒園“招生難”現象在成都尤爲突出,其中有兩個原因:“第一,成都本地的出生人口大幅度減少,第二,外來打工者子弟,就是外來打工人員的子女填充幼兒園,因爲經濟不好,在成都打工的人員減少。”

何培蓉說,除了幼兒園,小學也出現這種現象:“在四川的農村,前幾年出現非常嚴重的所謂鄉村小學的消失及合併。原來每一個村都有小學,但都被合併掉了,合併到中心小學,主要原因是出生率減少。”

有研究機構預測,到2035年,中國農村小學需求數將不足2020年一半,只需3.55萬所。

去年幼兒園與在校小學生減百餘萬

中國教育部數據顯示,去年全國在園幼兒、在校小學生人數雙雙下降。學前教育在園幼兒4627.55萬人、小學在校生1.07億人,分別比上年減少約177萬人和100萬人。

中國人口從2016年開始進入負增長,導致各地幼兒園數量迅速減少。今年春節後,上海、廣州、成都等城市發佈中小學2023年秋季學位超額預警;各地出現“城擠、鄉弱、村空”現象,就是農村人口移向城鎮,城鎮移向縣城,縣城人口向省城移動。

另據專家預測,到2035年中國可能有超過一百萬小學教師過剩。

 

記者:古亭    責編:陳美華、許書婷、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