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跳樓 “師生怨”何時能解


2020-06-19
Share
hj0619.jpg 2020年6月發生學生跳樓事件的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河濱小學(新京報)

不久前,江蘇常州市的一名小學生繆可馨在上完語文課後,跳樓身亡的消息震驚中國社會。隨着事件持續發酵,家屬披露更多細節,認爲繆可馨的自殺與其語文老師袁某有關。雖然案件依舊存在不少疑點和爭議,社會目前的輿論焦點卻則重於中國社會長期存在的“師生怨”問題。

一個年輕生命的逝去,牽動了無數中國民衆的心,而事件背後的原因和現象引發外界的強烈關注。

 

 

繆繆自殺是誰的錯?

據新京報報道,繆可馨的家長認爲繆可馨自殺可能與作文受到語文老師袁某批評有關,懷疑袁某批評繆可馨後,還對其進行了侮辱,甚至打罵。

繆可馨就讀的小學校長則表示,涉事教師袁某非常優秀,從未接到過學生、家長對袁某的舉報。

不過,報道說,袁某在向聯合調查組做出的情況說明中承認,曾在去年扇過繆可馨耳光,也接受過繆可馨家長的紅包。

目前在美國的前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譚松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說,繆可馨事件再次暴露出中國教師普遍存在的問題。

“(現在的)特別是中小學的老師,很多都缺乏公德、私德,沒有愛心,還金錢至上。這些年輕老師他們都是在後來的改革開放裏邊成長的,他們缺少一種理想主義,缺少一種奉獻精神。”

不願具名的中國獨立媒體人劉先生也說,在中國,老師不尊重學生是常態。

“中國的教育資源又匱乏又不均衡。本來資源總量就少,還集中在大城市和名校,於是產生了生殺予奪的教師隊伍,一些老師由此權力慾膨脹。”

 

自殺小學生的作文(微博截圖)
自殺小學生的作文(微博截圖)

 

官方保老師 怪罪受害者?

繆可馨事件發生後,官方初步評定教師袁某不存在對繆可馨的打罵行爲,繆可馨作文中的批改痕跡也是繆可馨自己做的,還不斷強調繆可馨的作文是“抄襲”的。

繆可馨所在班級的幾十個學生家長,也齊刷刷地爲袁某點贊,認爲老師沒有錯。

劉先生分析說,中國官方對繆可馨事件的處理是非常標準的維穩“套路”。

“先封鎖消息;消息沒捂住,用‘完美受害者’的方式抹黑;抹黑失敗輿論沸騰,就和袁某切割,安撫民意。老師有對學生的生殺予奪大權,家長面對這種老師往往也無計可施,只能委曲求全。那些給袁某點讚的家長就是已經被她馴化了。”

譚松也認爲,中國社會存在“怪責受害者”的現象。

“我們不是去反思這個社會出了問題、教師隊伍出了很大的問題。板子不是打到貪污腐敗氾濫的墮落社會上面,而是把板子打到受害者身上。”

 

自殺小學生的作文及涉事老師要求“傳遞正能量”的批語(微博截圖)
自殺小學生的作文及涉事老師要求“傳遞正能量”的批語(微博截圖)

 

暴力教育需反思

值得注意的是,澎湃網19日就繆可馨事件發表評論,反問“暴力之下、刻薄批評之下的‘好成績’,真的能最終結出好果子嗎?”,同時還提到2018年發生的“20年後學生當街毆打老師案”。事件當事人常某堯在街頭遇到了20年前的初中班主任,想起上學時被其毆打的經歷,於是攔下對方、連扇多個耳光,並拍下視頻。

評論認爲,一些地方因教育理念的落後,教師素質參差不齊,社會文明水平不高,導致暴力教育問題,這成爲很多人的夢魘和心結,上述的學生毆打老師事件正是這個老問題的投射。

居住在哈爾濱的市民汪先生因安全原因不願透露全名。他向記者分享了遭受暴力教育的經歷。

“我小學時候的老師設立過非常嚴苛的規矩和大量作業。如果作業沒完成或者完成的不好,輕則罰站找家長,重則直接言語羞辱。書本打在身上,打翻書桌上的書本文具,最嚴重的一次是把學生拽到走廊,打哭到整個班級都能聽見。”

汪先生說,已經忘記很多當時被老師責罰的經歷,但遇到類似的事情或者其他人的經歷,還是會突然間想起來。他說,中國學生多數都是兩點一線,很難接觸到外界,難有獨立思考和自由的空間。成長過程中,多受父母和老師影響。

師生關係緊張 教育體制腐敗

據中國教育網2012年發佈的一篇名爲《關於中學師生關係現狀的調查分析》的報告,在中學老師組成的調查對象中,有高達42%的教師對學生持消極負面評價。

譚松對此表示:“一個老師,你要愛這個職業,不是愛金錢,不是愛這個飯碗。如果說當老師沒有對學生的愛的話,那是最可怕的東西。現在就是缺少這種愛。與此同時,(老師)對學生隨意辱罵,也導致現在的學生越來越聽話,越來越不敢反抗。”

他還補充說,中國教育領域的腐敗越發嚴重,社會也在加速墮落,而這與專制體制是相連的。專制越強,社會道德就越往下滑。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