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人冒名頂替上大學 中國教育平權任重道遠


2020.06.24 17:5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j0624.jpg 被頂替的大學生陳春秀(視頻截圖/CCTV)

近期,山東的陳春秀髮現,十六年前有人冒名頂替她上了大學。陳春秀被人剝奪了大學夢,命運也在那一年遭到改寫。事件經過媒體曝光後,山東又查出有242人冒名頂替他人取得學歷,引發輿論譁然。

來自山東冠縣的陳春秀一直以爲自己在2004年的那屆高考落榜了。不過,她最近發現,她的學籍被同縣另一名考生陳雙雙頂替使用。據稱,陳雙雙的父親花了兩千元人民幣從中介處購買了陳春秀的學籍。

 

 

考不上大學後做什麼?

《新京報》的報道引述陳春秀表示,在農村,考不上大學,要麼種地,要麼去打工。選擇了後者的陳春秀做過電子廠工人、餐廳服務員,目前在老家的幼兒園做幼師。

爲了“把當年自己的尊嚴和榮譽找回來”,陳春秀曾向山東理工大學提出重新上學的請求,但校方以“無此先例”拒絕。直到媒體披露事件後,校方迫於輿論壓力,纔在日前通過微博表示,將積極協調,努力幫助陳春秀實現願望。

廣東維權律師隋牧青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表示,無論是山東理工大學,還是冒名頂替者,他們在事件中都已經觸犯刑律。

“尤其是學校本身就是個犯罪主體,是一個法律責任主體,要追究刑事和民事的責任,校方有對當事人賠償的義務。那些幫助冒名頂替者的人是濫用職權,瀆職。學校一開始拒絕陳春秀入學無非就是避免麻煩,這是沒有任何理由的。”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則提到,上述事件屬於中國教育的歷史遺留問題,公衆應該理性關注。

“多年前,中國的招生錄取管理不是像現在這樣是通過信息平臺的。很多學生不可能從網上查到自己是否被錄取,有人就可以利用信息不對稱,截取學生的錄取通知書,僞造身份、學籍信息,繼而冒名頂替。我們應該藉事件進一步推進教育公平,還有實行教育正義。”

 

頂替陳春秀者與陳春秀本人(Public Domain)
頂替陳春秀者與陳春秀本人(Public Domain)

冒名頂替不新鮮 以前有現在也有

值得注意的是,山東理工大學招生辦透露,當年被頂替上大學的,除了陳春秀外,還有三人。

與此同時,《南方都市報》早前報道,近兩年內,山東省內高校排查出242人涉嫌冒名頂替他人身份入學。而在2014年,安徽靈璧縣一名女戶籍輔警郭娜就因受賄後濫用職權,幫人僞造戶口用於冒名頂替上大學,被當地法院判刑。

隋牧青對此表示:“中國的高考制度就是一個腐敗歷史,一步一步地升級。一般來說,凡是冒名頂替的,基本上都是地方小權貴給自己孩子謀前程的做法。”

中國教育資源嚴重匱乏,對於農村的孩子來說,爲了有更好的發展,並幫助家庭擺脫貧困,上大學似乎成爲他們唯一的出路。

農村孩子受教育機會越發稀少

爲了整治中國農村教育,中國國務院曾在2001年鼓勵對農村中小學實行撤點並校,讓農村生源集中到城鎮上學,以優化教育資源配置。

然而,據中國21世紀教育研究院研究團隊2012年發佈的《農村教育佈局調整十年評價報告》顯示,2000年至2010年期間,在中國農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學、30個教學點、3所初中。

熊丙奇承認,鄉村學校的流失導致城市學校更爲擁擠,前往城市唸書的農村孩子的家庭也要面臨更大的教育成本。

“包括買房、城市住宿等等。我們之前提到要辦好每一個鄉村學校,希望農村孩子留在農村裏面讀書。但從現實來看,農村的家庭,一方面他們自己想到城裏面去生活,同時覺得孩子到城市讀書,成績會更好,很多孩子都跑到城裏去,所以實現城鄉教育一體化發展,是我們目前面臨的一個現實挑戰。”

熊丙奇建議給予農村孩子更多的選擇,加強農村職業教育建設,讓孩子就讀中職學校,學習一門技能,進行多元化的發展。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