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长假变一天半 “没时间思考”的中国学生

2020-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山东滕州一中学生为抗议今年十一假期只放一天半而举行抗议(推特截图)
山东滕州一中学生为抗议今年十一假期只放一天半而举行抗议(推特截图)

近日,山东一所中学因中秋放假只有一天半,遭到学生强烈反对。虽然在学生们的激烈抗议下,校方同意调整假期,但事件引发外界对中国挤压式教育的讨论。

山东滕州一中近期公布的课程安排时间表让学生们“傻了眼” 。原本七天的中秋国庆假期被缩短到只有一天半,引发学生们的“誓死力争”进行抗议。据了解,学校方面目前似乎已向学生妥协,将假期调整回七天。

目前在美国的前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谭松认为,山东滕州一中“砍”假期的原因可能只是希望学生加大学习力度以增强竞争力,外界更应聚焦中国学校课业压力造成的一系列弊端。

“这是在高考指挥棒下的病态竞争。每个学校的升学率和老师的工资、福利都有挂钩。这是导致学生任务重的其中一个原因。”

 

 

忙着写作业 没时间思考

中国学生是出了名的忙。除了要负担繁重的课业外,还要应付密集的课外辅导。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研究所2017年发布的调查说,中国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课外补习总参与率为47.2%,中小学生平均每周要花费5.4小时进行课外补习,时间最长的省份超过每周七小时。

据中国数据咨询网站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去年披露的数据显示,中国近三成中小学生感到学习压力大,约有五分之一的小学生需要熬夜写作业,另有近一半的初中生熬夜学习。

谭松批评,巨大的课业任务把学生压得喘不过气来,同时还占据了学生自由思考的时间。

“学生们根本没有时间读课外的书,导致他们知识面比较窄,思维不开阔。学习压力下,学生也不会去东想西想,也就没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当然也没有自由的意志,因为自由的意志已经被僵死的学习成绩禁锢了。”

学生们无奈接受 “与黑暗和解”

一名黄姓中国留学生出于安全考虑不愿透露全名。他向记者介绍说,当时就读中学期间,学生们每天在校十个小时,没有家长证明的同学更需要晚自习至九点。上高三时,外加周六补习四个半小时。

回忆起自己“暗无天日”的中学学习生涯,黄同学说:“我们大多数是被动接受,无可奈何,也就是所谓的适应规则和环境,跟‘黑暗‘和解。很多人仅仅是看到眼前的东西,主要是上名校,然后就感觉进了保险箱。”

进入职场后的他们怎么样了?

因安全考虑不愿透露全名的中国媒体人刘先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则分析,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唯有读书高”观念使得从事体力劳动和服务业的人士备受歧视,待遇低下。大众为了脱贫,唯有“好好读书”,“将来找份稳定的工作”。

他举例说:“一位认识的保姆告诉我,她的梦想就是让她女儿长大后找个‘体面工作’。我问她什么是体面工作,她说就是能坐在办公室里。不光父母有这个观念,用人单位也有,于是出现了迷信文凭。”

刘先生形容,中国的挤压式教育把一代代年轻人培育成了按照预定规范一板一眼做事的“人力复印机”,当这些年轻人进入职场后,他们毫无自主能力的特点暴露无遗。

“我以前工作上遇到个小姑娘,我让她参考游戏人物技能,继而设计宠物技能,于是她基本原样照抄。我说‘你还可以额外设计个怎样怎样的功能’,这孩子就回答我说‘你原设计里有什么,我这就有(抄)什么’。”

创造力与科技发展息息相关

近年来,美中之间的科技竞争越发激烈。美国频频指责中国的科学进步是基于大规模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为此制裁并限制向中国出口技术。美国的动作似乎对依赖西方技术的中国科技行业发展造成不少打击。

谭松表示,在失去创造力和资源投入的情况下,中国似乎只能充当“抄袭者”的角色。

“自主研发很费劲儿,很花时间。另外技术型人才必须要有很强创造性,中国要自主创新,就要培养这样的人才,而创造性和自由意志是联系在一起的。”

他建议中国严肃对待知识产权议题,制定并执行严格的法律,才能杜绝抄袭,鼓励科技创新。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