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長假變一天半 “沒時間思考”的中國學生


2020-09-30
Share
hj0930a.jpg 山東滕州一中學生爲抗議今年十一假期只放一天半而舉行抗議(推特截圖)

近日,山東一所中學因中秋放假只有一天半,遭到學生強烈反對。雖然在學生們的激烈抗議下,校方同意調整假期,但事件引發外界對中國擠壓式教育的討論。

山東滕州一中近期公佈的課程安排時間表讓學生們“傻了眼” 。原本七天的中秋國慶假期被縮短到只有一天半,引發學生們的“誓死力爭”進行抗議。據瞭解,學校方面目前似乎已向學生妥協,將假期調整回七天。

目前在美國的前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譚松認爲,山東滕州一中“砍”假期的原因可能只是希望學生加大學習力度以增強競爭力,外界更應聚焦中國學校課業壓力造成的一系列弊端。

“這是在高考指揮棒下的病態競爭。每個學校的升學率和老師的工資、福利都有掛鉤。這是導致學生任務重的其中一個原因。”

 

 

忙着寫作業 沒時間思考

中國學生是出了名的忙。除了要負擔繁重的課業外,還要應付密集的課外輔導。

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研究所2017年發佈的調查說,中國全國基礎教育階段學生課外補習總參與率爲47.2%,中小學生平均每週要花費5.4小時進行課外補習,時間最長的省份超過每週七小時。

據中國數據諮詢網站艾媒諮詢(iiMedia Research)去年披露的數據顯示,中國近三成中小學生感到學習壓力大,約有五分之一的小學生需要熬夜寫作業,另有近一半的初中生熬夜學習。

譚松批評,巨大的課業任務把學生壓得喘不過氣來,同時還佔據了學生自由思考的時間。

“學生們根本沒有時間讀課外的書,導致他們知識面比較窄,思維不開闊。學習壓力下,學生也不會去東想西想,也就沒有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當然也沒有自由的意志,因爲自由的意志已經被僵死的學習成績禁錮了。”

學生們無奈接受 “與黑暗和解”

一名黃姓中國留學生出於安全考慮不願透露全名。他向記者介紹說,當時就讀中學期間,學生們每天在校十個小時,沒有家長證明的同學更需要晚自習至九點。上高三時,外加週六補習四個半小時。

回憶起自己“暗無天日”的中學學習生涯,黃同學說:“我們大多數是被動接受,無可奈何,也就是所謂的適應規則和環境,跟‘黑暗‘和解。很多人僅僅是看到眼前的東西,主要是上名校,然後就感覺進了保險箱。”

進入職場後的他們怎麼樣了?

因安全考慮不願透露全名的中國媒體人劉先生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則分析,中國社會根深蒂固的“唯有讀書高”觀念使得從事體力勞動和服務業的人士備受歧視,待遇低下。大衆爲了脫貧,唯有“好好讀書”,“將來找份穩定的工作”。

他舉例說:“一位認識的保姆告訴我,她的夢想就是讓她女兒長大後找個‘體面工作’。我問她什麼是體面工作,她說就是能坐在辦公室裏。不光父母有這個觀念,用人單位也有,於是出現了迷信文憑。”

劉先生形容,中國的擠壓式教育把一代代年輕人培育成了按照預定規範一板一眼做事的“人力複印機”,當這些年輕人進入職場後,他們毫無自主能力的特點暴露無遺。

“我以前工作上遇到個小姑娘,我讓她參考遊戲人物技能,繼而設計寵物技能,於是她基本原樣照抄。我說‘你還可以額外設計個怎樣怎樣的功能’,這孩子就回答我說‘你原設計裏有什麼,我這就有(抄)什麼’。”

創造力與科技發展息息相關

近年來,美中之間的科技競爭越發激烈。美國頻頻指責中國的科學進步是基於大規模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爲此制裁並限制向中國出口技術。美國的動作似乎對依賴西方技術的中國科技行業發展造成不少打擊。

譚松表示,在失去創造力和資源投入的情況下,中國似乎只能充當“抄襲者”的角色。

“自主研發很費勁兒,很花時間。另外技術型人才必須要有很強創造性,中國要自主創新,就要培養這樣的人才,而創造性和自由意志是聯繫在一起的。”

他建議中國嚴肅對待知識產權議題,制定並執行嚴格的法律,才能杜絕抄襲,鼓勵科技創新。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