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食用狗肉:狗成为中国疫情的获益者

2020-04-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一名北京居民2020年3月1日在街头遛狗。中国政府近日进一步制定关于畜禽目录的意见稿,以明确可食用畜禽的类别,狗则不包括在其中。(美联社)
资料图片:一名北京居民2020年3月1日在街头遛狗。中国政府近日进一步制定关于畜禽目录的意见稿,以明确可食用畜禽的类别,狗则不包括在其中。(美联社)

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使得长久存在的野生动物贩卖问题再次回到公众视野。在今年二月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后,中国政府近日进一步制定关于畜禽目录的意见稿,以明确可食用畜禽的类别,狗则不包括在其中。那么,新的意见是否能杜绝始于动物的流行病,为中国的动物保护工作起到正面作用?

中国农业农村部近日制定的畜禽目录包含猪、普通牛、鸡等十八种传统畜禽,还有水貂、银狐、貉等十三种特种畜禽。所列动物将被按照家畜家禽进行管理,可以用于食用等商业用途。

 

 

狗肉产业链将发生巨大变化

目录特别提到,“狗已从传统家畜‘特化’为伴侣动物”,因此不列入允许食用的畜禽范围,意味着中国的吃狗肉文化,乃至背后的产业链或发生颠覆性的改变。

美国旧金山“多多关怀动物基金会”创办人巩增恒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提到,动物保护人士对相关消息感到振奋。

“狗肉之前是在目录里面,现在移除了。以前动保的朋友去举报一些非法屠宰场或狗肉馆,有关方面就会说中国没有禁止吃狗肉,管不了。(以后)立法了,动保的朋友就很容易实施举报行动了。”

但巩增恒担心,即使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但只要有需求,市场就一定会存在。

“即使当地政府现在开始管的稍微严一点,相信产业链还是会转至地下,还是有人想要赚钱。我们机构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情形,所以我们一直非常强调的是教育,从教育上让更多人觉醒,市场自然会萎缩。”

疫情推动保护动物立法 环保工作却不乐观

武汉去年年底爆发疫情后,中国官方迅速将疫源地指向当地的华南海鲜市场,认为新冠病毒来自原始宿主蝙蝠。随后,华南农业大学的学者则表示他们发现穿山甲是病毒的中间宿主。无论宿主是哪种动物,中国民间拒绝滥食野味,并要求制定相关政策的呼声不断。

武汉肺炎爆发后,中国多个部委2020年1月26日宣布在疫情解除前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美联社)
武汉肺炎爆发后,中国多个部委2020年1月26日宣布在疫情解除前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美联社)

有鉴于此,中国人大常委会2月24日宣布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丶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决定。一个多月后,深圳率先通过全面禁食野生动物条例。新法规将于2020年5月1日起施行。与此同时,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管理条例,提高了非法猎捕丶交易流通丶食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惩罚力度。

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会长秦肖娜告诉记者,惨烈的疫情推动了一系列保护野生动物的规定,然而执法情况或动物保护人士、组织的处境并不乐观。

“中国的利益集团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关系到方方面面,像林业部门和其它农业部门能不能认真的执行法律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另外就是像我们这些动物保护组织、环境保护组织能不能发挥自己的力量进行监督。”

野生动物买卖何时完?

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非典期间,由于医学专家们最初认定,果子狸是传播病毒的元凶,中国政府曾出台了一项范围更小的野生动物贸易禁令。疫情结束后,野生动物的贸易却又卷土重来。

秦肖娜对此表示:“我觉得还是缺乏人文的理念,领导也好,民众也好。这次一系列的规定是被逼出来的,因为我们损失太大了。”

畜禽目录有漏洞?

另外,秦肖娜还特别提到,针对中国农业农村部的畜禽目录,首都爱护动物协会正与专家学者协调作出回应。她说,政府将狗移除出目录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把狐狸和貉等列入可养殖范围并不稳妥。

“一些皮草养殖场条件达不到我们所要求的防疫水平。例如在屠宰的过程中,工人是直接接触这些动物的,还有这些动物的肉最后流向何处,现在都没有办法控制,这个里边隐藏着很大的危险。”

秦肖娜警告说,皮草养殖业涉及严重的环境和食品安全问题,如果继续鼓励该行业的发展,未来可能会爆发始于动物的丶比这次疫情还要严重的流行病。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