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 女性主義沙龍 書店悄悄浮現上海

2024.05.06 14:03 ET
紐時: 女性主義沙龍 書店悄悄浮現上海 中國女性正在悄悄找回屬於自己的身份和權利。他們參予酒吧沙龍、電影放映會,並造訪關注女性議題和女性創作者的書店。
Reuters

就在中國政府催婚催生,宣揚傳統美德之際,上海等城市女性開始反思自身的價值和權利。紐約時報指出,她們在酒吧舉辦沙龍座談,並組織以女性爲主題的讀書會等,在當局打壓女權活動的同時,悄悄地找回屬於自己的空間。

中國女性正在悄悄找回屬於自己的身份和權利。他們參予酒吧沙龍、電影放映會,並造訪關注女性議題和女性創作者的書店。但據紐約時報報道,這些上海城市女性得小心翼翼,因爲如果使用“女權”這個詞或是讓活動太受歡迎,就可能面臨被政府打壓、禁止的命運。

報道指出,中國政府視女權主義爲威脅,不僅活動人士遭監禁,有關性騷擾和暴力的聲援也被忽視或受到壓制。近來,北京當局爲了解決人口萎縮的問題,提倡女性迴歸家庭、生兒育女。新的宣傳口徑讓中國部份女性因爲沒有結婚而感到羞恥或自我否定。

潮流雜誌《Vogue》中國版前副主編唐霜就是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之下,開辦了一家女性書店“Paper Moon”。唐霜告訴紐約時報,書店分三大區塊,除了女性主義歷史、文學/詩歌,還有傳記,因爲“得有真實故事來鼓勵女性”。

2009-08-13T120000Z_1331820466_GM1E58D1DVX01_RTRMADP_3_CHINA-WTO.JPG
據紐約時報報道,這些上海城市女性得小心翼翼,因爲如果使用“女權”這個詞或是讓活動太受歡迎,就可能面臨被政府打壓、禁止的命運。(Reuters)

在新冠疫情期間開業的“她”酒吧是另一個例子,創辦人Du Wen 告訴紐約時報,中國社會現在迫切需要一些空間協助女性交朋友、探討其社會力量和地位;今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當日,就有一羣年輕女性在“她”以行動反對透過婚戀關係來定義個人認同與價值,在酒吧立下 “嫁給自己”的誓言。Du Wen 指出,“她”的存在已經引起地方部門的關注,但是地方官員向她暗示,只要“她”不成爲一個熱門地點,上海可以容許這樣的空間存在。

另外,上海第一家女性書店“馨巢書屋”在今年4月宣佈搬進上海書城,雖然空間變小了,只有一個房間和幾個書架,但店主預期新地點能吸引或接觸到更多的白領女性讀者。

據紐約時報報道,馨巢書屋的創辦人王霞,曾以西蒙娜波伏娃等著名女權活動家和作者爲名規劃了六個讀書空間,但迄今她避免以女權自居。據澎湃新聞報道,馨巢書屋在2022年已從“女性空間”轉型爲“婦聯組織”,成立了婦女聯合會,上海黃浦區婦聯主席王豔還到現場祝賀。

編譯:喬琴恩        責編:李亞千       網編:伍檫愙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