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农村图书馆遭封杀

2014-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立人乡村图书馆理事会在其网站上发表公开信称,立人乡村图书馆于2014年9月18日起停止运营。(网页截图)
图片:立人乡村图书馆理事会在其网站上发表公开信称,立人乡村图书馆于2014年9月18日起停止运营。(网页截图)

中国分布在数个省份的“立人乡村图书馆”的22个分馆中的9家迄今已被当局关闭。有分析人士指出,原因是立人图书馆倡导公民社会的价值理念,而这与中共的“七不讲” 相悖。

“立人图书馆”是由以北大硕士毕业生李英强为首的一群热心公益人士于2007创办的乡村图书馆,旨在将图书带给农村青少年。

加拿大中文网刊《明声报》9月25日的报道说,7年来,“立人图书馆”在中国大陆的湖北、河南、四川等12省市建立22个分馆。7年来举办读书会、电影会、夏令营等活动,成为农村儿童的乐园。

一名乡村副校长曾说:“在农村,读书习惯(风气)是很差的。自从有了立人图书馆,喜欢来读书的学生愈来愈多了。”

然而,9月以来,共有9家分馆被迫关闭,主办者近日决定结束所有乡村图书馆。有人质疑,数家立人图书馆分馆之所以被关闭,是因为该图书馆倡导公民社会的价值理念,而这与中共提倡的“七不讲”相悖。

报道说,仅上周,就有四家“立人”图书馆分馆宣布停运。自从2011年起,该图书馆链条就开始受到官方压力:当年8月,陕西和云南分馆同时受压,前者因理事会遭施压被迫关闭;同年湖北一分馆合作校方受压,被迫搬迁;次年,各地分馆频繁受压,导致6个分馆被关闭;2013年,河南和重庆2间分馆被关;今年6月,该图书馆最重要的捐款渠道淘宝店、信息平台豆瓣小站先后被关。

《明声报》援引创办人李英强的话说,本月初,所有分馆同时被有关部门“检查”,随后多个合作方要求取消合作。李英强表示,合作方主要是一些学校,具体是谁施压校方无法明示,只说不好讲,一位负责人甚至说,他们收到的不是压力,而是命令。

在这种状况下,“立人”图书馆最近发表公开信说,高压之下“立人”图书馆的社会基础已不复存在,与其平庸苟活,不如就此告别。公开信向当局提出抗议和谴责,并指出,“你们在今日的犯罪,在未来必将受到公义的审判”。

北京知名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协调人陆军就此表示,“立人”图书馆受压力、被关闭的事例,显示出中国大陆NGO生存和运作空间的持续恶化。

“其实,‘立人’图书馆所遭受的这些命运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这是中国大陆目前NGO所面临的大环境的一部分。在中国,非政府组织、民间团体等所处的环境一直都不是很理想的,但近来这个状况愈发恶化。”

《明声报》的报道还说,“立人”的解散令不少人深感痛惜。有人评论“偌大个中国,容不下一个乡村图书馆”。不少人认为,“立人”受压与其自由主义色彩有关。“立人”的使命是“让乡村青少年成长为健康、正常的现代公民”,而“立人”网站的题字,则出自自由派学者茅于轼之笔。网站书目中文学、科普类占绝大多数,而单独列出的“在场的思想者”栏目,蒐集了一批讲述公民社会、自由的内地合法出版书籍。

报道说,立人创办人李英强就此表示,说立人的价值倾向导致今天的结果,这说法可能是有道理的。

他还说,“立人确实不是价值中立,我们公开倡导自由、对人的尊严和价值的肯定,这恰恰是立人的价值所在。”但他强调,图书馆是兼容并包的,倡导这种价值不代表做事都以此为目的,图书馆的大量工作其实就是简单地让小朋友读到更多书、培养阅读兴趣。

另据中国东方网9月18日的有关报道说,过去的七年,“立人”图书馆被全国数家媒体报道。同时,该图书馆也不断地收到捐款。

此外,在过去七年间,每一家“立人”乡村图书馆除了依照当地文化命名之外,还有一个统一名称。“立人”取自《论语》“己欲立而立人”之意。那些既有理想主义热情、又能脚踏实地克服困难的优秀志愿者们,都是“立人之人”。

李英强当时曾说,希望借助图书馆,让乡村的孩子“ 真正通过阅读走上自主学习和开放学习的教育之路”。 而如今,他却几乎每天会收到各地分馆即将面临关闭的消息。李英强表示,“立人”运营7年来,所有分馆的关闭,没有一家是因为运营不善而主动关闭的。

报道说,“立人”是在民政局注册的民办非企业,经过核名、登记、办税务登记证、机构代码以及验资账户等民办非企业注册流程即可。而乡村图书馆是民办非企业经营范围内的一个项目。

李英强说,由于注册不易,大部分NGO(即非政府组织)只能工商注册或者不注册。而“立人“图书馆是以NGO身份在民政部门注册的,并有执照,全称为“北京市昌平区立人乡村文化发展中心”。2014年,“立人”图书馆的NGO执照年检未能通过,未来可能要被注销。但李英强强调,到目前为止,他们手中的执照还依然有效。旅美中国学者冉伯龚教授指出,在中国,政府对那些自己认为有政治倾向的、或那些与外国有联系的NGO组织很不放心。

“中国大陆这些年来NGO的数目还是相当多的,但是,一些种类的NGO注册和运作就相当困难。其原因大家也是很清楚的,即,中国政府对那些有政治色彩的、或与外国有联系的,比如说那些资金由外国政府或组织提供的NGO,政府即使允许他们注册和运行,也是对这些组织予以严密监控的,因为政府对这样的NGO并不放心。”

东方网的报道说,在现任总干事贺飞辉的带领下,“立人”正积极地应对当前所遭遇的危机,并开始思考分馆关闭后,如何继续往前走的问题。尽管今年图书馆或被全面关闭,但李英强认为,“立人”倡导的阅读方式和思想,可能会由其他的名字或形式传播。从某种意义上讲,“立人”的使命完成了。

在中国,非政府的民间组织注册难和受监控甚至打压的现象一直存在。去年3月,中国民政部部长李立国曾对媒体表示,将允许民间慈善机构、工商协会、及其它一些非营利民间组织直接向民政部登记注册,不必挂靠在党政机关。但政治法律性和涉及外国的民间团体仍然需要经过主管部门审批。而中国维权人士和民间活动人士则指出,民间组织的生存和活动空间近期来变得愈加困难。

(记者:希望 责编: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