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公开谈同性婚姻 合法化路途还有多远?

2019-1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同性恋者认为,同性恋合法化迟早会在中国实现,但现阶段恐怕难以写入法律条款。图为同性恋反歧视游行,年轻人举着彩虹旗呼吁大众对同性恋的理解。(资料图/法新社)
中国同性恋者认为,同性恋合法化迟早会在中国实现,但现阶段恐怕难以写入法律条款。图为同性恋反歧视游行,年轻人举着彩虹旗呼吁大众对同性恋的理解。(资料图/法新社)

 

中国政府对同性恋合法化的态度一直讳莫如深,但全国人大法工委官员上周在记者会上公开承认有大量民众提议把“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民法典。中国同性恋者认为,同性恋合法化迟早会在中国实现,但现阶段恐怕难以写入法律条款。

中国同性恋合法化议题再度成为当前的热门话题。12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举行第三次记者会。发言人岳仲明对媒体记者表示,今年10月31日至11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的6件法律草案,通过中国人大网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三次审议稿,共收到近二十万人于网上提出的近二十四万条意见和五千六百多封群众来信。

 

 

图为北京的一家同性恋酒吧。(法新社)
图为北京的一家同性恋酒吧。(法新社)

他说,民间的意见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意见主要集中在完善近亲属的范围、修改可撤销婚姻的撤销机关、进一步完善夫妻共同债务、同性婚姻合法化等这些方面。”

长期致力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广州同性恋律师丁女士本周二(12月24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诉求是中国全国人大必须面对的议题:“首先同性婚姻合法化肯定是迟早(要解决)的事情。虽然在这一次民法典纳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同性恋合法化在中国是早晚的事情,我们肯定是赞成的。”

网上同性婚姻议题受极大关注

中国法律官员罕见地在正式场合触及与同性婚姻相关的议题,在中国互联网引来数十万人议论,相关内容的阅读量达到7.3亿。有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网民留言写道: “这才是中国社会进步的体现,而不应把每年的GDP增长当做进步指标”,一名北京网民说:“很多同性恋婚姻面临的继承财产以及无法找人代孕等问题,当前无法可依。同性婚姻者的权益得不到保障。”

 

2015年7月2日,中国一对女同性恋情侣在北京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向公众宣布她们“结合”。(美联社)
2015年7月2日,中国一对女同性恋情侣在北京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向公众宣布她们“结合”。(美联社)

也有舆论认为官员的言论是在进行某种暗示,同性婚姻有望合法化。丁律师却不这样认为,她说:“人家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只是说网民这个民法典审议稿收到很多意见,征求的意见包括哪几个方面。这其实仅能说明中国有非常多的人去提出这样的意见,至于他采纳还是不采纳,什么时候采纳,那是另外一件事。不要过于乐观。”

“凤凰网”当天以“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民法典”为题发起民调。仅在48个小时内就有近七百万人表达个人立场。统计显示,截至本周日(22日)晚,有超过400万网友选择“支持”,占58%;277万网友选择“反对”,占40%。另有少数网友选择“不支持不反对”或“不关我事”。

广州同性恋权益关注组志愿者燕子对本台说:“我觉得这一次人大法工委搞征集意见,有19万人提意见。我确信至少有九成人来自于同志群体,是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意见。这么多的公众提出这个意见表明在中国,同性婚姻的需求是非常大的,迫切需要,他不是一小部分人。”

 

资料图片:2019年6月16日,香港终审法院裁决,同性婚姻伴侣有权获得与异性婚姻伴侣同样的权利和福利。案件涉及2014年在新西兰的香港移民官梁镇罡(Angus Leung)和他的英籍同性婚姻配偶史葛(Scott Adams)。当他们返回香港时,梁镇罡为他的丈夫申请医疗福利但遭到拒绝。这对伴侣还无法申请已婚夫妇的税收优惠。图为香港移民官梁镇罡(左)和他的英籍同性婚姻伴侣史葛携手走在香港终审法院外。(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9年6月16日,香港终审法院裁决,同性婚姻伴侣有权获得与异性婚姻伴侣同样的权利和福利。案件涉及2014年在新西兰的香港移民官梁镇罡(Angus Leung)和他的英籍同性婚姻配偶史葛(Scott Adams)。当他们返回香港时,梁镇罡为他的丈夫申请医疗福利但遭到拒绝。这对伴侣还无法申请已婚夫妇的税收优惠。图为香港移民官梁镇罡(左)和他的英籍同性婚姻伴侣史葛携手走在香港终审法院外。(美联社)

同性恋者燕子说,全国人大法工委应该解决同性恋者面对的很多问题。他举例:“同性群体对于婚姻平权的需求,他等不了。非常多的伴侣因为没有法律保障,他们遇到了很多的困难,如一方去世,一方得不到保护。我希望法工委听到意见后,可以采取进一步措施。即使这一次他不一定会马上说‘同性婚姻合法’。”

丁律师说,有众同志群体向人大法工委提出意见,表明同性恋群体的法律意识在逐渐提高:“说明中国的LGBT(同性恋者)群体,他们的法律意识在逐渐的增强,过往有这样的新闻报道出现的时候,没有被广泛关注,但现在受到关注,这确实是法律意识提升的因素。”

1997年,中国删除了《刑法》中将同性性行为定性的“流氓罪”,2001年把同性恋从性变态的医学分类中删除——“除罪化、去病理化”。数十年来,中国政府对同性恋群体所作出的改变,让当前同性恋群体越来越公开化,而且开始愿意为自己的权益发声。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