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民主人士赞红卫兵忏悔不晚 也问反对道歉者所惧为何


2013.06.20 09:5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fj.jpg 旅居洛杉矶、中国民联顾问莫逢杰(资料图片)

老红卫兵刘伯勤在媒体上刊登道歉启事,得到外界给予“个体反思弥足珍贵”等赞许,另有部份网民批评他逞个人英雄主义,令当年同伙难堪。对此,旅居洛杉矶的两代民主人士再对刘伯勤表示肯定,反问阻拦道歉的一方“害怕什么?”。

老红卫兵刘伯勤为自己在文革期间参与批斗、抄家等恶劣行径公开道歉,牵动海外亲历文革悲剧、所谓“出身不好”的一代人回首当年话沧桑的回忆。

旅居洛杉矶、中国民联顾问莫逢杰赞许刘伯勤在道歉广告中“垂老之年沉痛反思”一段文字,对网上相应出现阻拦、甚至批判刘伯勤道歉的声音则表愤慨。

莫逢杰表示:“批判道歉的人、批判觉醒的人,已违背了良知和正义,这是没有正义感的表现,也是缺乏良知的心态。”

刘伯勤在文革四十余年后,借两百多字道歉广告表示忏悔,消息既出,立即在网上涌现关注和讨论等多方意见。

持正面意见者表示“多一个刘伯勤,少一分历史阴影”,反对道歉者则聚焦若将个人反思诉诸公众,或为自己搏得英名,也令当年同伙制造难堪。但莫逢杰反问反对道歉的一方“为何害怕道歉”?

莫逢杰指出:“很多愤青五毛心里都知道,却为了个人利益眛着良心说话。我也知道有些所谓红五类出身的人,现在人都来到美国了,仍为了私利和特权,一贯地'宁左勿右'尽说假话。”

年近七十的莫逢杰不计较老红卫兵的道歉是说得太早或已经言晚,“八零后”青年、经常参与海外人权活动的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主席张鹏飞,同样也对刘伯勤因良知觉醒公开忏悔表示肯定。

张鹏飞说:“刘伯勤需要我们给予谅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不论他的年纪多大,不论当年做了多少坏事,如果他愿意为当年做过的错事道歉,我们都要给予鼓励和谅解。”

张鹏飞进一步指出,一个红卫兵道歉的力量不足以抵销十年文革胆寒心酸,他期许更多当年曾参与作恶与迫害他人的当事者也能挺身认错,通过道歉寻求真正和解。

他说:“如果真的做错事情,就应该和刘伯勤一样出来道歉。我认为,所有在文革期间做过坏事的人都应该出来道歉,以此表示对当年受迫害者的补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