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定性三度被改 汉语表达伤上加殇

2020-09-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高中新版历史课本封面截图(图源:淘宝网)
中国高中新版历史课本封面截图(图源:淘宝网)

9月1日开学伊始,内蒙古各中小学停止蒙语教学,而都采用汉语教学,引起轩然大波。但汉语作为中国的主要语言,自身也在经历着危机。刚刚开学的高中生们赫然发现,高中历史教科书中有关文革的定义再次发生变化。政治权力对语言和历史的操控再次体现出惊人的破坏力。

最新高中历史教科书关于文革的定义是,“ 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而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没有自主性的语言:粗鄙、残忍

这是2018年,高中历史教科书把文革重新定义为“十年艰辛探索”、否认毛泽东对文革责任之后,对此前文革定义的回归,基本符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定调。

实际上,在2019年,历史教科书对文革定义也做出过局部修改,只是本年度做了完整的更新,恢复到之前的定义。

沉重的文革十年,在国民的历史教科书上,短短三年间连续三次修改,历史教学和汉语书写似乎完全没有自主性。

海外民主期刊《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指出,自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政以来,政治权力通过掌控语言而操控了思想,“从一开始就把读者带入到它的理论框架中,因为它的词汇对事务的评价都是正面或负面的,你读的过程中,一旦接受这些词汇,也就接受了它对这些事务正面与负面的评价了。”

从这个角度去看,最新的文革定义实际上也并不让人满意。这个定义中提到,文革是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的,意在对文革进行正确与否的两分法定性。

推特账户名为“Jon”的网友批评说,“这种高中历史书上的描述,不去探究文革发动的前因后果,好像就盖棺定论了,不符合历史唯物观,没有辩证思维,根本不配上历史教科书。”

胡平还认为,政治对语言的操控窒息着人们的思想,“这对中文有很大的侵蚀作用,一些八股调、一些官腔官话,因为它的简单化而起到窒息人们思考的作用。”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作家昝愛宗则告诉本台,政治标准下的敏感词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写作:“我认为这是对写作的一种伤害,写作本来是真实的表达,但现在我就说反话,说模棱两可的话,有时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有时候干脆就不写了。”

在另一面,政治操控下的语言质量也广受外界诟病。

2017年,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说了一句“撸起袖子加油干”,被下级干部当作口头禅,大会小会上反复使用;官媒人民网在评论中也把“撸起袖子加油干”当作是全国的“动员令”。当年底,文化刊物《咬文嚼字》还把这句口号评为2017年十大流行语之一。

但著名网络作家慕容雪村认为,中国高层领导人在严肃的场合使用这种俚俗的语言,加深了中文的粗鄙化。他在几年前给美国《纽约时报》的评论中指出,中共执政几十年来,在中国社会形成了一种新的语言风格,其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粗鄙和残忍,而这并非中文的固有传统。

政治话语独占 网络语言夹缝中生存

中国官媒凭借其垄断的媒体地位,在中共对语言操控的过程中起着极大的作用。中国中央电视台从2019年起开始推出一档短视频节目《主播说联播》,试图以更生活化的网络语言来讲述政治性话题,加大传播主流声音的效果。

但从主持人的用语可以看出,他们只是把中国政府的政治判断进行了口语化表达,例如,“翻脸如翻书的美国”、“五星红旗有十四亿护旗手”和“港铁你‘出轨了’”等等。

中国政府对政治性语言的控制逐渐升级。多年来,中国教育部每年都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绿皮书)。 比较近几年的报告可以发现,中国政府非常重视网络语言的状况,他们注意到网络语言的粗鄙化、低俗化。但官方媒体对此表露的态度是净化、管理和规范,对于语言的自主性却缺乏回应,对政治话语的自由更是只字不提。

旅居法国巴黎的推友“图百合”是第一批研究中国网络语言的学者之一,她对网络语言抱着开放的态度。图百合在回复本台查询时指出,“网络语言的广泛性,这是一个语言体系的爆发期间的火山“井喷”现象。......我们已经走入了一个新的语言生活节奏。”

但作为公开的秘密,中国网络言论的钳制逐渐加剧。自由作家昝愛宗告诉本台一个啼笑皆非的敏感词例子:“比如法轮功有一个大法研究会,但‘大法’这个词又是很常用的,比如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写作的时候就不时会碰到‘大法’这个词,那你该怎么办?”

在敏感词盛行的同时,聪明而敢言的网友与网络监控展开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大量借字、假字、谐音、同义的词汇或符号被用来表达政治意见。例如,“六四”被网友用“5月35日”、“瓶反鹿死”或“8平方日”等等用语替代。

但网络监控机构显然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决心。今年才移民美国的前新浪微博审查员刘力朋告诉本台,这些替代性的词汇对监控者来说都不是问题:“就是天罗地网,你逃不过。最重要的就是说,你可能完美绕过关键词,但被转发、被评论,早晚还是会被采中,然后被删掉,这个样本被(人工智能)学习了。”

网友图百合则认为,“中文语境下的网络语言使用已经很成熟了,高招和镣铐已经挡不住人类顽皮和有趣灵魂想要自由表达的书写,特别是快速书写方式。”

图百合对网络语言的自由依然充满信心。她强调,只能采用更多的幽默诙谐,用背水一战的各种网络语言规避关键字检查体系而默默发声。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