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取消 逾百各界人士发布呼吁书抗议


2014-08-24
Share
xl 图片:第11届北京独立影像展的海报。(网络图片)

原定于上周六开幕的第11届北京独立电影节当天被当局责令停办,主办人遭到威胁,影展筹办机构办公室遭到查抄,筹备人员被警方带走传唤,直到他们签署停办影展承诺书後才获释。事件引发各界广泛关注,逾百学者丶作家丶律师丶艺术家联署法律呼吁书抗议当局打压行径。

第11届北京独立电影节上周六被迫取消。影展策划人丶北京艺术工作者栗宪庭在微信上发布消息称,自8月18日影展的海报和排片表在网络上发布后,就受到警方监视,并有国安人员和当地政府部门向他施压要求影展停办。此后宋庄小堡村领导曾到他家传达上级停办影展的指示,但同意影展离开北京到河北燕郊举办。上周四,电影基金会预定了河北燕郊汇福酒店的放映场地,但其后接获酒店通知,警方不许酒店举办影展。北京公安上周五带走电影节两名筹备人员,并扣押他们5小时,直到他们签署停办影展承诺书后才获释。

影展参与者丶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子恩周日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栗宪庭电影基金每年做三个活动,以前是两个影展一个学校(暑期),现在是两个影展合成一个影展,我是其中一个影展的创始人之一,我们都是参与者。以前每年都会关闭这个影展的开幕式,但今年是要彻底关闭,不许放映任何影片。筹备人员去派出所的原因是他们机构的所有资料都被抄走了,还不知道后续的工作会怎么样,因为以往都是把这些影片放在宋庄的一些艺术家家里去播放,今年文件被没收了。”

北京独立影像展创始於2006年,是中国大陆独立电影制片人发表作品的重要窗口,近年来已发展成为中国一个较具影响力的独立影像展,但其发展让官方感到不安。

对此,崔子恩说:“南京也有一个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北京还有一个酷儿影展丶独立影展,还有云南的。2012年开始,政府重点关闭这些影展,我们酷儿影展也遇到过警察封锁。今年我是他们办的暑期学校的教师,学校也是被封锁了,躲到山里去办完的。去年的封锁影展是从先封锁学校开始的,今年因为学校躲起来了,躲到山里去了,他们不知道学校跑到哪里去了,所以直接封闭的就是影展。去年他们是把所有的学员带到政府所属的宾馆去软禁,第二天遣送回原籍。”

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周日在推特上写道:“2012年第9届独立影像展,开幕式影片放映了40分钟,随着我进入放映厅,一分钟后就被拉闸停电,该放映地再也无法进行影展了。电影基金的工作人员说,当局警告过他们影像展可能因为某个观众的参与而受到影响。当时我对栗宪庭老师表达了歉疚之意。去年和今年影展我再没参加,但对影展压力却升级。”

事件引发大陆知识界丶法律界丶艺术界丶文学界的强烈反响,仅10个小时的时间,逾百学者丶作家丶律师丶艺术家公开联署了由法律学者赵国君执笔的法律呼吁书,要求立即停止对独立影展的非法干扰。

参与联署的北京维权艺术家严正学周日告诉本台记者,当局应立即公布“叫停影像展”的法律依据,必须停止对艺术活动的审查,不能将民间的艺术活动政治化:“现在的形势是一落千丈,当局害怕丶心虚,他们的恐慌越来越严重。我们的铁玫瑰园(有林昭、张志新双雕像)前几天被人泼尿,这么下流,能奈何他吗?他们害怕丶搞恐怖,好像每个人都是敌人。”

参与联署的北京作家凌沧州在推特就事件评论称:“在极权社会,最痛苦是两种人:作家和艺术家。寡头与暴君需要的是整齐划一,而作家艺术家需要的是个性与独创。”

特约记者:忻霖/责编:吴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