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逾百村民堵垃圾场 要求释放被捕村民(视频,组图)

福建省屏南县屏城乡后龙村的一百多位村民星期五早上堵塞村旁通往一个垃圾场的道路,阻止运送垃圾及施工车辆出入,要求释放本周先后被捕的八位维权村民,呼吁政府拿出解决环境污染的方案,但是乡党委书记则对本台说,村民举动违法。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道
2010-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后龙村村民集体签名(记者乔龙提供)
图片:后龙村村民集体签名(记者乔龙提供)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图片:垃圾处理中心与村民家近在咫尺(记者乔龙提供)
图片:垃圾处理中心与村民家近在咫尺(记者乔龙提供) Photo: RFA











屏南县当局在屏城乡后龙村建立的垃圾场,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恶劣影响,村民家中的饭桌、锅盖,苍蝇密布,被村民嘲讽为“苍蝇村”。

不久前,该村近六百位村民联署签名,要求解决污染问题,其中七位村民先后被公安拘留。

当地一位村民周五告诉本台,前一天又有一位维权村民被抓,“昨天就抓了,昨天早上六点到他家里去抓的。他就是因为我们这里建立的后楼的那个垃圾场,这都是我们村民自己(自觉维护)的,没有代表,他们就乱抓人,像疯狗一样的,只要是年轻一点就把你抓了,妇女、老人都不抓,就抓年轻的。”
 
周五早晨,被激怒的村民围堵村旁一百米处的垃圾处理中心,要求放人。被抓村民张德降的妻子说:“今天是乡上面的人下来,我们自己要求只要人放下来(了)。”

记者:今天有多少村民在现场?

张妻:一百多吧。乡政府根本没拿一个方案出来,根本没有解决事情的态度。
 
另一位被捕村民郑虎明的妻子下午告诉记者说:“今天现场那边有一百多人嘛,是在垃圾场那边,我们就把垃圾拦了,本来我们没有拦垃圾。叫他们先放人,他们就说有很多人先来帮我们解决,其实他们都是骗人的没帮我们解决。”

记者:今天有没有跟政府人员对质?

郑妻:就问那个乡的,县上面没有来。公安武警也有几个,现在已经回去了。
 
记者致电该乡党委书记陆东眩,陆书记指村民违法,“他们违法犯罪。”

记者:他们怎么违法犯罪?

陆东眩:他们堵工程车,不让施工。

记者:但是他们说很脏,那个地方苍蝇很多,他们没办法生活。

陆东眩:哪里,没那回事,他无理取闹。

记者:他们好像要求异地重建?

陆东眩:我们是根据那个环保有关法律法规规定,该担心的我们已经安置地,我们都安置了,我们县政府给他们一个特殊政策,对他们有益,享受照顾工程待遇,我们政府也都在推进。他们无理取闹讲地没批出来。下面的工程我们那个数字工程没做,渗滤液,垃圾不是有渗滤液对不对,渗滤液处理,要处理的。

记者:他说垃圾处理中心,没有环保部门验收?

陆东眩:你不做不就是验收不了,这个渗滤液要处理啊,因为村民去拦住垃圾堵了四次,到现在为止不让做,工程不让做。
 
据权利运动博客消息说,周四早上,后龙村又一位村民郑家建被抓,公安没有出具任何手续。

自从10月11日村民们阻止垃圾厂三期工程后,当局于21日、25日及28日连续抓捕八位村民。
 
2008年屏南县公布,投资3915万元建设了无害化垃圾处理厂,结果不仅达不到无公害要求,而且使后龙村等十几个自然村,成了名副其实的“苍蝇村”。
 
陆书记不愿解释为何有村民上访被抓,“你耽误了工程对不对,你触犯刑律,你说我们国家,共产党怎么能什么事不干。你违犯法律的肯定要抓对不对。具体公检法介入到底抓几个人,怎么抓,我们都无权过问,因为我是化解组的,我就是做村民的思想工作。”
 
张德降的妻子表示,村民堵路是迫不得已,“或者你拿一个协议书来跟我们讲像谈判一样,他都没有,他就是你们不要拦了,以后损失都记在你们这些人头上,要判几年几年,就这样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