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吊照门”听证 场内外同演公权枉法 (组图)

中国两名律师以退庭抗议法庭不公,而被吊销执照的行政处罚周四在北京举行听证,案件代理人受到司法部门的压力,关注事件的众多北京律师和维权人士遭限制自由,前往会场声援的民众也被警察强行隔离甚至带走。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报道
2010-04-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对律师吊照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 (网友提供/记者丁小)
图片:对律师吊照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 (网友提供/记者丁小) Photo: RFA










去年中在四川代理一起法轮功案时主动退庭以抗议辩护权不受保障的律师唐吉田和刘巍,本月中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构成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为由吊销执照处罚一事,引起中国大陆法律和维权界高度关注。该行政案周四上午九点在北京市司法局举行听证,下午一点多结束,结果另行通知。
 
刘巍律师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一个法庭不能独立审判,法官不允许我辩护人发言我当然要退庭抗议。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有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而且没有法律依据,司法局根本没有这个资格、权限来做出认定。所以在事实和法律方面他们都是站不住脚的,但是至于他们是否能独立公正的处理,我还是怀疑。”
 
前一天,案中多名代理人不约而同地收到公安和司法部门的压力,其中沈阳律师苏士轩接到律师事务所的电话,称司法部授意辽宁省司法厅禁止律师参与该听证代理;而准备接手代理的律师李苏滨被北京司法局派人看守限制出门;同样收到司法厅压力不准介入的湖南律师杨金柱还是坚持作为唐吉田的代理人参与了听证会。
 
本台周四多次致电北京市司法局相关人士的办公电话和手机,都是无法接通或无人接听的情况。
 

图片:唐吉田律师 (网友提供/记者丁小)
图片:唐吉田律师 (网友提供/记者丁小) Photo: RFA











另外,唐吉田律师周四告诉记者:“前后外面的情况是非常富有戏剧性的,相当多朋友出不来或者被看在家里。或者到了现场被强行带走、并被威胁不准介入这些事情。警戒线、二十多辆警车、大量穿制服或不穿制服的人员走来走去。而且旁听的完全是官方一手安排的人,真正关心我们俩的人一个都没成功申请到旁听证。”
 

当天一早大批警察和便衣在司法局门口拉起了警戒线,防止接近。陆续到现场声援并喊口号要求司法公正的一些民众被拉上车带走,包括还没到门口就被便衣塞进车的维权人士刘沙沙,直到当晚九点记者截稿前她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目击者周先生告诉记者:“ 对刘沙沙被抓感到非常恐怖和气愤,就在我眼皮底下,几个人把她架起来塞进车就走了,那时候八点半刚过。后来弄访民那会快十点了,光我看见最少有一批十五、六个,然后第二批带走时我光听见有人喊,也有好几个。门口拦住不让过去,围观的群众可能有五、六十,穿警服或不穿警服的警察比群众还多。”
 
江西上访维权教师朱菊如老师八点多就被司法局外的国保警察认出并带往派出所,直到中午才获释,他告诉本台记者:“ 我本来也想进去听,对律师正义的行为表示支持,司法局要吊销他们的律师证我们都感觉寒心。”
 
据悉唐吉田、刘巍两位律师是截至目前北京市首例非因刑事处罚而面临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书处罚的律师,也是全国首例律师因主动退出法庭而遭行政处罚的案件。代理人北京政法大学法律学者滕彪说该处罚恶劣影响重大:“ 这个案件涉及中国整个律师界的命运,因为律师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退庭抗议,仅这个就能吊销律师证的话,所有律师马上面临非常大的威胁,整个维权律师或者说刑事辩护的工作就没法开展了。”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及位于美国的中国律师之友组织(Committee to Support Chinese Lawyers)周三发表联合声明对北京市司法局拟吊销两位律师的执业证书表示强烈关注,援引《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及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指出北京司法局处罚个别律师的做法完全违反这些法律原则,并要求北京市司法局调查为何会作出这样的行政处罚。
 
而听证会当天的情况令当事律师感到改变处罚决定的希望渺茫,唐吉田说:“ 从听证会场之外的这些因素看,他们确实把这个当成一个过场。但即使他们不相信(不遵从)法律,我们也要相信法律,把权利主张到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