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手术欠费许万平长期禁闭 未脱重症力虹药费维艰(组图)

狱中重庆民主人士许万平长期禁闭式关押精神几乎崩溃,11岁幼子需手术医药费困难。另外,不久前保外就医的杭州异议人士力虹仍在重症观察室,不获当局批医保,费用仍需外界资助。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报道
2010-07-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许万平和儿子在贵阳 (廖双元上传/记者丁小)
图片:许万平和儿子在贵阳 (廖双元上传/记者丁小)
Photo: RFA


目前在重庆江北区监狱服刑的民主人士许万平今年以来一直处于禁闭式关押,超过半年连去操场放风都不给,本身已疾病缠身但不获准保外就医的许万平目前精神几近崩溃,要求家人申请转监。
 
他的妻子陈贤英周四告诉本台:“以前可以到操场锻炼,现在一直以来没有得到锻炼,他无法承受下去了,跟我说和监狱长申请要求转监狱了。以前还有亲情餐可以一起吃饭,现在一直以来就是隔着玻璃见的,对他的自由什么都限制了。我对许万平说你必须坚持,健康地走出来。不管他们怎样打压,我都能挺得住的,许万平不能没有家。”

许万平因参与八九民运,并在“六四”后筹建“中国行动党”,被判刑8年;98年因筹组中国民主党被当局以“扰乱社会秩序”行政拘留,其后劳教3年。2005年底再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至今累计服刑长达16年。
 
许万平在监狱外的妻儿生活困难,也不断受到国保警察的骚扰。陈贤英靠做零工养活自己和11岁的儿子,目前正为儿子尿道口下裂手术的一万多元的费用以及风险而烦恼,为儿子治病准备的6000元在去年家里遭遇强拆时被抢至今未获归还。陈贤英说:“就是孩子的手术,我就在琢磨着手术难度比较大而且经济比较困难,这个事情比较麻烦。生活还马马虎虎过得去,因为我自己还在上班,但他们(警察)还是时不时就来骚扰我、跟踪、到我们家来而且对小孩子说一些话,我挺生气的。他说我说话要注意一些,我说难道我受了迫害我不敢说么?就是你们逼迫我们的。”
 

图片:六月份获保外就医的独立作家力虹(张建红)目前仍无法离开呼吸机 (网络资料/记者丁小)
图片:六月份获保外就医的独立作家力虹(张建红)目前仍无法离开呼吸机 (网络资料/记者丁小) Photo: RFA

















与此同时,据参与网消息,六月份获保外就医的独立作家力虹(张建红)目前仍无法离开呼吸机,须住重症监护室,他的朋友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周四告诉本台:“力虹他昨天想出重症监护室转住普通病房,他不能说话,还是做动作,他要求家属给他转,证明他现在的思维能力还是比较好的,也希望和家人有更多相处、交流。但今天医生说他有一项指标还不行,不能出去。他自主呼吸能力很低了,因为腹部肌肉的萎缩。”
 
重症监护室每天治疗费用最低1500元,而当局一直不批准他的医疗保险,至今靠外界捐助维持,朱虞夫呼吁各界继续关注:“ 这个医药费现在只是解决了部分,希望国际社会大家继续帮他负担。如果医保给他办下来那负担就大大减轻了,但当局给定了个要出来六个月以后才能给他办,是非常不公正的做法。现在董敏(力虹妻子)顾虑很重,害怕有关方面给医院施加压力不给他治的话力虹就没治了,所以她不敢接外面的电话,也不敢出声。”
 
网站爱琴海编辑力虹2007年被以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六年,在看守所期间曾遭酷刑折磨,同年5月查出患上神经元疾病,肌肉急速萎缩。家人多次提出保外就医不获批准,直到病危才让他离开监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