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李刚”彰显中国“权力骄横”

近日发生在河北大学的“校园车祸”已经演变成为一起“公共社会事件”, 因为肇事者作为一个所谓“官二代”在撞死人后不但没有悔改之心,反而用“我爸是李刚”的狂言漠视法律的尊严,让广大网友由此讥讽中国“权力骄横”。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为此邀请旅居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张伟国先生和近日因在公共场合宣扬民主思想而遭警察拘留的中国太原民主人士邓太清进行讨论, 讨论中国政治权力已经“骄横”到什么程度,“官二代”子弟和“富二代”的骄横跋扈有没有不同。
2010-10-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首先我问一下邓先生,围绕现在网络的流行语‘我爸是李刚’,彰显中国权力的骄横。对这个事情你怎么看呢?”

邓太清:“中国是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封建王朝。到了共产党49年取得政权以后也是延续了由封建王朝家天下别说党天下。现在也是有进了共产党的专制集团,做了官才有一切。所以在中国社会官本位自然官是大于一切的。”

记者:“我问一下张先生,我查到有关的报道,‘我爸是李刚’,这个所谓的李刚其实并不是什么高官,只是保定市公安局下边一个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他的孩子在发生车祸之后竟然如此嚣张。那你怎么看呢?”

张伟国:“这就是中国社会官本位它已经是登峰造极的一种象征了。这个案子之所以反响这么强烈,我想也是跟中国目前社会的整个状况有关系,它所有的出气口全被堵住了。官民之间的这种对立、冲突、矛盾像一根导火线一点就着。”

记者:“张先生和2009年发生在杭州的那次所谓的富二代的子弟撞车案相比是有不同之处还是只是表现形式的不同?其实本质都是一样呢?”

张伟国:“你提的这个角度非常有意思,因为你可以从这个发展和比较的轨迹看得出来中国社会的一个演变,这个演变可以从两条线去看:一个从民间看,一个从官方去看。从当年的这个事件出来以后,官方并没有采取切实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措施去触动它这个官本位,反而在网上、把民间要求查处或者是谴责这样一些作恶的贪官污吏或者是这种胡作非为的官僚子弟,这样一些舆论当作打击对象;反过来民间他们走正常的渠道去反映这样一种民意、这样一种心声、要求正义全部被拒绝或者全部被打压下来。所以,这个东西越积越厉害,得不到释放。经过这些年这一类事件层出不穷。等于是在这样一堆火上不断地加干柴一样。”

记者:“但是当地的有关部门,公安部门已经说了这个肇事者李刚的儿子已经被刑事拘留。而且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会依法办事。那么现在这个事情闹得在网上反响极大。在这种情况下,邓先生你认为这个案子会得到公正的处理吗?”

邓太清:“因为李刚这个案子引起了全国人民、广大网友的关注,也引起高层的关注,所以在这个案子的处理上可能会得到一定的处理,想完全的公正处理是不可能的。天地良心我在这次拘留所的一些例子就可以深深体会到,中国的法律是为没钱的、没权的穷苦老百姓制定的。不是为有钱的、有权的权贵利益集团制定的。对权贵利益集团这不是法律,对没钱的劳苦大众就是法律。比如我这次进拘留所,我10月5号晚上进去,10月6号凌晨进去了一个因醉酒开车而被行政拘留十五天的,7号他的家人就去见他,他回来就告诉我们朋友在外面找了关系,8号就出去了。而他果然在8号下午就被释放出去了。这就说明在中国只要你有钱、有关系、有权就可以不受法律的制裁,犯了法也没事儿。所以在中国要想在这样的官二代或者这样有钱的富二代身上得到公正的处理的话,比较难。”

记者:“好,那我再问一下张先生。”
张先生:“当然,因为全国现在闹得舆论上面成为一个焦点,对当局来讲也变成了一种政治需要,有时候它也需要借头谢天下,牺牲一两个,或者这种衙吏来维护一下它的体制,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如果回顾一下中共改革开放之初,上海有一个案子也是挺有名的。好像叫胡晓阳吧,上海市委书记胡立教的儿子被叛了死刑。他当时是因为强奸青年妇女。因为胡耀邦的干预,也是因为当时中共百废待兴,希望改变一下文革那种无法无天的那种局面。同时也是对高干子弟这种胡作非为起一点震慑作用。所以也不是没有这个先例的。但是不管你是怎么判。你要想让这个案子公正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中国司法已经是破产了。他法律本身的性质就是保护官员特权的一种制度。那么像这个案子我的一个感觉现在等于是全民共讨之,以至于肇事者的父亲也不得不在中央电视台露面公开道歉。这种效果实际上网友看得非常穿。他们认为他这个道歉不是向当事人道歉、他是向这个官僚体制道歉、向他的上级道歉、向他的权力来源道歉。是因为他和他的儿子给他们带来了麻烦,并不是说他的儿子造成了人命的死伤,犯了罪。你不要看他哭天抹泪地在电视上演这样的秀。但是本质跟我们老百姓期待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从这种角度去看,中国要想公正地来处理这个案子几乎是没有可能性的。”

记者:“那张先生既然这样讲,我想问一下刚刚你用了一个词‘借头谢天下’。假如是一个位居高位的高官的子弟出了这样的车祸,你认为中国的媒体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允许网络进行讨论?”

邓太清:“这很简单,马上就全给你删掉了。全给你封死了。网上不是有一个段子吗?李刚开着一辆轿车在大街上撞到一辆坦克,轿车上的人下来就开始大大咧咧地开骂了,不识抬举怎么挡了他的路,‘你知道我爸是李刚吗?’。结果那个坦克理都不理他,照着他开过去把他压扁了,然后盖子掀开说‘我爸是谁,你知道吗?我爸是李鹏。’

邓太清:“因为他的父亲仅仅是个分局的副局长,毕竟权力有限。如果更高的高官,他会通过更大的权力、更大的资源去把这个事情捂住、盖住。首先,它可以动用中宣部的关系让各大媒体噤声,让各大网站不准刊登。加上李刚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毕竟他是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刚才张先生说的好,也不排除中共借他的头以谢天下,显示一下中共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看我们共产党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记者:“那张先生,你还有什么补充吗?”

张伟国:“李刚的儿子到底是谁?在这个案子里面已经不重要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家忘记的。但是‘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就像一个炸弹又在黑暗的中国把整个的体制,它的这种腐败,官二代的这种骄横暴露了。”(引自四川作家冉云飞的推文)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与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张伟国和中国太原民主人士邓太清讨论由河北大学一起校园车祸引发的相关问题。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