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浊水:台湾年轻人参与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令人欣慰(视频)

在台湾,多年从事反对运动且年年参与六四纪念的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表示,今年在台湾开始有年轻人参加、甚至主办六四纪念晚会,这是一个令人欣慰的可喜现象。
2011-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下载视频



在由台湾汉藏友好协会、血援会主办的“六四事件二十二周年”座谈会上,资深民运人士阮铭教授指出,在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会以“经济表现和民主发展的反差”,来形容中共当局不愿面对六四的态度。但实际上,这两者根本就是一体两面。因为中共政权的发展策略,就是邓小平所说的“两手硬”,一手硬是反自由化:镇压民主,镇压西藏和新疆,抓法轮功。另一手是引进外资,达到高增长的目标,这两者之间,根本不存在反差。

阮铭也认为,外界总是呼吁“平反六四”,但他认为,中共根本不会平反六四,六四也根本不用平反。阮铭引用历史学家余英时的话:因为天安门屠杀发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完成并展现了它的本质:中共政权犯下了残害人类的滔天罪行。这一事件在八九年就已经定了,这个性,是历史定的。
 
曾任台湾新党立法委员、也是资深民运人士的钱达,形容目前的中国大陆,如同走到了“天堂与地狱的交叉口”,同时出现了大好和大坏的迹象。“大好”的部分,例如曾经有一篇报导指出,中共领导阶层可能重新评价毛泽东,这是思想解放的重大讯号;坏的一面,包括接班人习近平素来思想偏左;此外,余英时也曾经针对中共研拟重划行政区提醒香港人,在中共将珠海、香港和澳门共同划入“香港都”之后,现今在“一国两制”保护下的有限民主,也可能完全失去。
 
对于海外中国民运,钱达则直言批评。二十多年来,海外民运圈子始终是争权夺利、纷争不停,几乎没有人潜心地作理论建设。他呼吁,民运人士应该回头看看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历程。
 
钱达说,孙中山不仅仅以推翻满清政权为革命的目的,而是一面革命,一面观察中国社会问题。一本“三民主义”,就是针对革命之后如何建设国家这样错综复杂的问题,提出的全面解答。而也因为孙中山把革命和理论建设当作同一回事,让人看了他的理论,就相信他是真心、无私地挽救中国。
 
在台湾,年年参与六四纪念的政治人物并不多,而林浊水更是绿营中唯一一位。他分析,以往纪念六四的,是具有反共传统的深蓝人士,但随着中国崛起,因为利益或其它因素,蓝军政治人物逐渐从六四纪念会上退席;绿军的主流意见,也认为人权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不愿沾染。
 
但林浊水认为,近年来却有一项重要趋势正在发展,许多中国大陆国内的维权、民运人士,无论是作家、学者、记者或律师,开始大批到台湾访问,让台湾了解大陆民主运动的另一种风貌。例如,人民大学教授张鸣,一篇博客文章可以吸引一千万人点阅,而台湾反对阵营以往办杂志,最风光时,也不过卖个几万本,一千万的点阅,真是令人惊叹的景况。

林浊水说,因着这个新趋势,民进党也改变了对大陆民运的态度:民进党开始相信,大陆民运确实是有可能的。民进党也展开了新一波的反省和争论,纵使独立的立场不变,但渐渐有人开始认为,未来即使追求独立,也必须与北京政府和解,或得到中国人民的理解。这不是放弃主权和民主制度,而是认定台湾和大陆,同样做为以汉人为主体的社会,有共同创造民主的可能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潼发自台北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