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牆”與人民之間的戰爭

被中國政府譽爲互聯網上“中國防火長城”之父但卻被許多網友稱爲“網民公敵”的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對中國官方《環球時報》英文版報紙承認,他自己也曾翻越自己發明的網絡防火牆去訪問被那些在中國被屏蔽的網站。不過,方濱興說他這樣做是爲了檢測防火牆的有效程度, 對那些所謂敏感信息並不感興趣。下面請聽本臺記者聞劍的採訪報道。

2011.02.18 16:14 ET


在中國政府眼中的互聯網“中國防火長城”之父方濱興也“翻牆”的消息刊登在中國《環球時報》英文版星期五出版的報道中。這位現在官至北京郵電大學校長的方濱興去年12月曾在新浪網上開設微博客, 結果招來成千上萬網友的“圍攻”和”圍剿“, 結果他的微博客在幾天內就壽終正寢。方濱興爲此辯解, 這是他爲國家做出的犧牲。對此, 一直關注中國網絡封鎖和審查的美國網絡安全專家夏先生表示:

“他自己來說的話從良心上總是會給自己一套說詞。把本來是爲了維護中共政府統治的行爲它解釋成愛國。現在網絡上也是有很多的人都已經指出來愛國跟愛政府、愛黨不是一碼事兒。所以他自己出於掩飾的話,他也會說翻牆並不是爲了要看海外的自由信息。”

當方濱興去年12月的微博客開設時, 有網友在網上說,你發明防火牆剝奪我們自由瀏覽互聯網的權利, 人民現在要剝奪你使用微博客的權利。

那自從1998年就開始使用的網絡“防火長城”是否奏效?被美國《華爾街日報》譽爲中國民間記者第一人的知名網友周曙光以自己爲例表示:

“就我個人來說是很容易的,因爲只需要花10塊錢或者100塊錢就能買到他一個VPN賬號能夠翻牆看到一些我們想看的網頁,比如推特、臉書。或者從朋友那邊找到一個教無界或者自由門的就可以突破防火牆。我覺得對於廣大的網民來說,封鎖網站也就增加了網民上網的成本。”

就連方濱興自己也承認,在中國圍繞互聯網自由問題進行的所謂中國政府“建牆“和廣大網友”翻牆”的鬥爭中,防火牆似乎略輸一籌. 夏先生表示,繞過中國互聯網防火牆的“翻牆”, 甚至“穿牆”技術的確現在並不難:

“現在一個很大的變化就是越來越多的網民在公開地談論翻牆這件事情。越來越多的人就認識到信息是被政府扭曲的,大家有願望要翻牆。具體技術上的話翻牆是比較容易的。互聯網這個技術本身就決定了它是開放的。”

迄今, 中國官方稱中國有四億五千七百萬網民,並以此辯解中國有網絡自由。那在如此衆多的網民中,究竟有多少網民“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地使用翻牆術,讓中國政府的網絡“防火長城”形同虛設?周曙光根據自己的觀察表示, 大約有5%的網友可以做到:

“我覺得5%實際上是名義上說出來的,因爲很多網站的統計和我自己的經驗確實在一個網絡搜索中只有5%的人是比較活躍的。我在想翻牆算是一種也比較常見的網絡活動。所以我覺得在中國網民統計數據中,用一個5%來形容那些活躍用戶是比較恰當的。”

四億五千七百萬的百分之五就是兩千三百七十五萬,其絕對數仍然十分龐大。夏先生說, 這在中國龐大的網民羣體中,目前還佔少數的翻牆有術的網民往往是那些網絡上的意見領袖和散發消息的“消息靈通人士”。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聞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11-02-18 11:18

共匪在馴服驢拉磨時有幾個手段:矇眼;塞耳;堵嘴.這樣驢就會默默的幹活以換來一日三餐喫飽.時間久了驢就以爲這樣是正常的;個別的驢看到別家的馬就不用這樣,可以自由的喫草和奔跑,於是要反抗,這時很多已經習慣的驢都會出來罵,說要愛這個家,主人都給你飯喫,對你這麼好,狗還不嫌家貧呢,何況我們驢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