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了个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

中国是个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和专政的国家。然而,目前一个名为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的政党渐露形骸,并把当今把持中国领导权的共产党人称为“修正主义集团”和假共产党, 称自己才是真正共产党人。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2009-01-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毛泽东主义”这个就连当年毛泽东本人都不同意的说法,现在竟然有人以此组建了个政党。这个声称以已故中共领袖毛泽东为崇拜核心,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三十年改革开放称为资本主义“大复辟”的政党在一个月前还发表“告全国人民书”,号召中国人民起来造反,造中国共产党内把持领导权的修正主义反动统治建团的反。然而,曾发表分析怀旧毛泽东的根源和危害一文的黑龙江作家石下生认为,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利用人们对毛泽东的迷信和其时代的怀旧来宣扬自己的政治主张不可能在社会上得到什么大的响应:


“因为毕竟中国现实社会不像毛泽东年代那么专制,那么连人说话都不允许――你在家里说话都是危险的,跟旁人说话都是危险的――中国现实社会还不是这样的问题。另外,经济上中国社会也确实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就政策来说,中央政府的政策我认为还是好的。但是,中国社会确实现在还不够民主,尤其是政治上还没有达到真正的民主。怀念毛泽东仍然是五十年代、四十年代的某一部分人。这部分人是不得志的一部分人,他们不得志的原因是改革开放只给他们带来了挑战,没有带来机遇。而且这部分人感到在毛泽东时代受过宠,所以他们才搞这种东西。”


 有分析认为,中国社会各种矛盾的不断加剧和贫富悬殊等问题的不断恶化,许多人开始怀念毛泽东时代,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应运而生。旅居瑞典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李野认为,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的主张应该会在当前的中国社会中引起广泛共鸣:


“因为无论是哪个民族、哪个国家,实际上人性本身有一个弱点:他不是说患寡,而患不均。这也是我们老祖宗早就看出来的一个现象。现实社会也是这样,大多数生活在中国的人曾经在几十年前经历过那种相对分配平等的社会。尽管那个社会比较穷,但是,很多弱势群体跟其他阶层的距离拉的不是很大。其实,幸福这种东西就是一个心理量,它没有一个具体的指标,每年要达到多少美元才叫幸福。有的人的日子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是他也会很幸福。我觉得,现在这些人很多亲身经历过那个阶段,然后再回到今天这个阶段,我想现在中国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会有相当大一部分人会产生共鸣。应该说这个东西还是很有市场的。”


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在“告全国人民书”中明确表示,他们不仅反对执政党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强拆民宅和拘捕上访民众等腐败行为,而且也将签署《08宪章》的知识分子称为“反动精英”,认为《08宪章》是“卖国阴谋”。既然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旗帜鲜明地反对目前社会上许多让人产生不满和愤怒的事情,那为什么还有可能得不到社会上广泛的共鸣?黑龙江作家石先生认为:


“主要原因是,中青年还是对毛泽东那种专制、飞扬跋扈以及对人民的欺骗,大多数还是认识的。”


用中国以往官方的话说,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可称得起是个名副其实“打着红旗反红旗”的非法组织,因为它将目前社会上的诸多问题都归咎于执政的、它称为假共产党的中国共产党。例 如,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将目前大学生就业难解读为是政府剥夺了这些大学生“为祖国贡献力量”的权利。这样的组织,中国共产党能允许其存在吗?李野认为,那根本不可能:


“包括去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们很多民间自发的、没有任何政治目的的组织不用政府的力量,用民间的力量做了很多事情,但就这个现象对共产党现在执政的政权,他们也觉得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就是说,现在在一党专政高压的社会形态,应该是容不得有第二个比较强有力的组织的存在。所以,我想无论他高举毛泽东的旗号也好,马克思的旗号也好,或是资产阶级的旗号也好,不管是什么旗号,只要跟执政党不是一个旗号,我想他都不会听之任之。”

 

海外已经有中文报道说,虽然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打着毛泽东的旗号,但中共也不会对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的存在和发展听之任之;目前网上有关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的言论还没有遭到当局的追查,但警方已经对毛泽东主义共产党散发其《告全国人民书》的传单进行不遗余力的阻止和追查。不过,毛泽东主义共产党散发其《告全国人民书》中引述毛泽东的话说,“如果有一天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了,那么人民就要起来打倒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