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2010是公民行动的重要转折年(组图,视频)

诺贝尔奖颁奖之后,中国维权人士华泽和阿尔等在星期一获得释放,当局仍然扣押多名人士并对获释人士进行监控,中国媒体认为2010年是公民行动的重要转折年。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0-1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华泽、王荔蕻、阿尔等都在网民的围观下获释。 (记者心语制作)
图片: 华泽、王荔蕻、阿尔等都在网民的围观下获释。 (记者心语制作)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失踪长达两个月之久的维权人士华泽(网名:灵魂飘香) ,终于在网友们的努力下获得自由。华泽自诺贝尔和平奖公布后就突然失踪,外界虽然多方了解到她被押解到江西新余,但是很难了解具体的情况,她也根本无法与外界沟通。

星期一晚九点半,维权律师滕彪受华泽委托,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 华泽自由了,我在八点钟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被失踪这两个月的故事,我们等她回来后自己慢慢讲吧。”

华泽星期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 我在北京是10月27日被强行绑架走,然后在北京呆到30日,就被送回老家,在火车站新余的警方来接我,然后就一直到昨天获释。”
 
记者,“在那里的话,他们没有虐待你吧?”

华泽,“在江西新余没有,那里完全是上面安排下来的任务,他们必须做,他们也没有说要怎么样,对我很客气,他们也是希望这个事情早点结束,对他们来说,也是很烦的负担。所以整个过程中我没有对新余警方有什么抗议,因为我一直知道,是上面统一安排下来的任务,他们必须这么做。”

在华泽等网友失踪后,很多其他网友都在持续表示关注。 一批网友还宣布成立“赴赣救友团”前往搜寻搭救华泽,而就在这个消息公布后不久,她便获得了释放。滕彪认为,没有这些网友的实际行动,很难说华泽能被释放。没有许志永的起诉威胁和大家的电话潮,他电话很难开通。没有对倪玉兰的围观,她大冬天恐怕还要住在帐篷里,例子很多。不但围观有用,围观的声明都有用。

对于华泽的重获自由,大批网友表示了兴奋和喜悦之情。有网友说:“ 今天是最开心的一天。”华泽也在网络上对关注的人们表示感谢,“谢谢朋友们的问候,抱歉不能一一回复。伸出双臂,越过千山万水拥抱你们。”

和华泽同一天,被带往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碧海山庄的诗人阿尔, 以及维权人士王荔蕻、异议作家刘荻等也分别在前一天获释,外界相信这是当局的统一行动。本台记者星期二多次致电阿尔,但是电话均关机,无法接通。

刚在星期天获得自由的王荔蕻告诉本台记者,“我一号走的, 到十二月十八号下午,总共十八天,就是在昌平的一个度假村里,一开始他们说得到十号,说要躲过颁奖,之前就有很多天,楼下二十四小时警车堵在我家门口,过了十一号说,再绷一两天。到了十六日、十七日我就说我不吃饭了,下一顿饭我回家吃,我说你们太不讲信用了,他们紧急请示上级,之后让我回来,回来(警察)还是二十四小时在楼下堵着。”


图片: 网友模仿王仲夏的姿势,呼唤王仲夏回家。 (王士奇提供/记者心语)
图片: 网友模仿王仲夏的姿势,呼唤王仲夏回家。 (王士奇提供/记者心语) Photo: RFA
直到星期二,仍然有一批在和平奖之后被抓捕的人士没有获得释放, 包括赵长青、王仲夏、沈民强等等。对于王仲夏的毫无音讯,也一度被带走的异议作家刘荻向本台表示,“因为我觉得这事很奇怪,王仲夏也没有搞过什么违法的事情,不知道这件事上,他到现在还在失踪,有十多天了吧。”

《新周刊》年终一期将2010年总结为“围观之年”, 其中的标题文章表示,“从近年来的‘散步’到今年的‘围观’,监督与维权层层逼近,印证了公民社会的成长路径。”但是就算在国际社会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后的压力,还是公民的和平抗争中,中国当局仍然在坚持做出强烈的对抗姿态,外界对当局的变化并不表示乐观。
 
滕彪表示,“虽然一批人暂时获得了自由,但是仍然不自由的还有王译、陈光诚、李铁、谭作人、刘霞、刘晓波、刘贤斌、唐才龙、海来提、高智晟、胡佳、卓玛嘉、亚森、师涛、郭飞雄、郭泉、黄琦等十多亿中国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