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2010是公民行動的重要轉折年(組圖,視頻)

諾貝爾獎頒獎之後,中國維權人士華澤和阿爾等在星期一獲得釋放,當局仍然扣押多名人士並對獲釋人士進行監控,中國媒體認爲2010年是公民行動的重要轉折年。自由亞洲電臺駐香港特約記者心語的採訪報道

2010.12.21 10:13 ET
m1221-sy1p1.jpg 圖片: 華澤、王荔蕻、阿爾等都在網民的圍觀下獲釋。 (記者心語製作)
Photo: RFA



下載視頻文件


失蹤長達兩個月之久的維權人士華澤(網名:靈魂飄香) ,終於在網友們的努力下獲得自由。華澤自諾貝爾和平獎公佈後就突然失蹤,外界雖然多方瞭解到她被押解到江西新餘,但是很難了解具體的情況,她也根本無法與外界溝通。

星期一晚九點半,維權律師滕彪受華澤委託,在推特上發佈消息說:“ 華澤自由了,我在八點鐘接到了她的電話。她被失蹤這兩個月的故事,我們等她回來後自己慢慢講吧。”

華澤星期二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表示,“ 我在北京是10月27日被強行綁架走,然後在北京呆到30日,就被送回老家,在火車站新餘的警方來接我,然後就一直到昨天獲釋。”
 
記者,“在那裏的話,他們沒有虐待你吧?”

華澤,“在江西新餘沒有,那裏完全是上面安排下來的任務,他們必須做,他們也沒有說要怎麼樣,對我很客氣,他們也是希望這個事情早點結束,對他們來說,也是很煩的負擔。所以整個過程中我沒有對新餘警方有什麼抗議,因爲我一直知道,是上面統一安排下來的任務,他們必須這麼做。”

在華澤等網友失蹤後,很多其他網友都在持續表示關注。 一批網友還宣佈成立“赴贛救友團”前往搜尋搭救華澤,而就在這個消息公佈後不久,她便獲得了釋放。滕彪認爲,沒有這些網友的實際行動,很難說華澤能被釋放。沒有許志永的起訴威脅和大家的電話潮,他電話很難開通。沒有對倪玉蘭的圍觀,她大冬天恐怕還要住在帳篷裏,例子很多。不但圍觀有用,圍觀的聲明都有用。

對於華澤的重獲自由,大批網友表示了興奮和喜悅之情。有網友說:“ 今天是最開心的一天。”華澤也在網絡上對關注的人們表示感謝,“謝謝朋友們的問候,抱歉不能一一回復。伸出雙臂,越過千山萬水擁抱你們。”

和華澤同一天,被帶往北京市平谷區金海湖碧海山莊的詩人阿爾, 以及維權人士王荔蕻、異議作家劉荻等也分別在前一天獲釋,外界相信這是當局的統一行動。本臺記者星期二多次致電阿爾,但是電話均關機,無法接通。

剛在星期天獲得自由的王荔蕻告訴本臺記者,“我一號走的, 到十二月十八號下午,總共十八天,就是在昌平的一個度假村裏,一開始他們說得到十號,說要躲過頒獎,之前就有很多天,樓下二十四小時警車堵在我家門口,過了十一號說,再繃一兩天。到了十六日、十七日我就說我不喫飯了,下一頓飯我回家喫,我說你們太不講信用了,他們緊急請示上級,之後讓我回來,回來(警察)還是二十四小時在樓下堵着。”


m1221-sy1p2.jpg
圖片: 網友模仿王仲夏的姿勢,呼喚王仲夏回家。 (王士奇提供/記者心語)
直到星期二,仍然有一批在和平獎之後被抓捕的人士沒有獲得釋放, 包括趙長青、王仲夏、沈民強等等。對於王仲夏的毫無音訊,也一度被帶走的異議作家劉荻向本臺表示,“因爲我覺得這事很奇怪,王仲夏也沒有搞過什麼違法的事情,不知道這件事上,他到現在還在失蹤,有十多天了吧。”

《新週刊》年終一期將2010年總結爲“圍觀之年”, 其中的標題文章表示,“從近年來的‘散步’到今年的‘圍觀’,監督與維權層層逼近,印證了公民社會的成長路徑。”但是就算在國際社會授予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後的壓力,還是公民的和平抗爭中,中國當局仍然在堅持做出強烈的對抗姿態,外界對當局的變化並不表示樂觀。
 
滕彪表示,“雖然一批人暫時獲得了自由,但是仍然不自由的還有王譯、陳光誠、李鐵、譚作人、劉霞、劉曉波、劉賢斌、唐才龍、海來提、高智晟、胡佳、卓瑪嘉、亞森、師濤、郭飛雄、郭泉、黃琦等十多億中國人。”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駐香港特約記者心語的採訪報導 。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