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新规定: 意在言论管控亦无法保护儿童

2021-06-03
Share
微信直播新规定:  意在言论管控亦无法保护儿童 微信直播新规定: 意在言论管控亦无法保护儿童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随着微信视频号直播火爆网络,微信近日推出直播新规,除了原有的不得涉及政治敏感话题等规范外,未成年人直播、软色情、打擦边球也将面临封禁。专家认为,中国只是一味监管言论自由,在未成年人保护领域仍存在制度空白。平台发布新规只是表个态,喊喊口号。

63日,微信安全中心公号发布新规,对视频号直播的常见违规内容进行了梳理。微信表示,除了谈论政治敏感内容、侮辱诽谤英雄烈士、破坏宗教政策、宣扬恐怖主义、煽动民族仇恨、散布暴力、教唆犯罪、播放时政新闻等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行业规范的内容,涉及未成年人直播带货、低俗软色情、影视侵权等直播均会受到平台处罚。



微信直播新规:以床单、被子为道具或违规

其中,微信新规对违规低俗内容提出进一步要求。违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反复下蹲、扭腰顶胯等具有性挑逗、性诱惑的动作,多次弯腰显示胸部轮廓的有走光风险的动作,低俗涉黄游戏,开黄腔等。在床上躺着、趴着、倚坐着,或以床单、被子为道具的直播均涉嫌违规,面临封禁。

拥有丰富直播经验的旅美资深媒体人王剑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微信直播新规就是打着反低俗、保护儿童的旗号进行言论管控:“其实这件事的本质就是言论控制。言论控制通常以反低俗、反色情为由,但主要工作还是政治上的言论控制,政治是核心。出手的通常是平台,但实际上他们只是白手套,真正反映的是网信办的意图。至于是不是色情不重要,重要的是用这种方法把所有都纳入管控范围。”

王剑认为,中国的网络标准灵活弹性,完全是根据政治需要来制定,目的在于推行自我审查:“他不会给你一条明确的界限,因为没有明确的界限时所有人都得小心,大家就养成自我审查的习惯。自我审查才是言论管控最重要的手段。他们管不了那么多的,就是要你自己审查,防止你碰到红线。”

去年122日,腾讯公司正式启动微信视频号内测。不同于订阅号和服务号,微信视频号内容可以发布长度不超过一分钟的视频,或不超过九张图片,且与微信其他功能兼容。为在火热的直播市场中分一杯羹,2020年年底,微信视频号重大改版,直播功能正式上线。

纽约网络活动人士陈闯创告诉本台,仅靠微信一家平台制定监管标准远远不够:“微信直播是比较新的功能,但中国直播有很多其它网站,即便没有微信直播,中国有足够多的渠道满足色情需求。色情、毒品和赌博是推动网络发展的三大现象,微信的管控无关痛痒(无所谓),就是自己玩。”

虽然虎牙、斗鱼等中国著名直播平台屡屡被网信办约谈整改,但点开直播间,美女主播衣着暴露求打赏,大量软色情仍扑面而来。此类直播内容屡禁不止,背后是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不择手段冲刺业绩。

一名北京市民正在收看网络直播视频(美联社)
一名北京市民正在收看网络直播视频(美联社)

专家:网络保护儿童空有口号缺乏制度

61日起,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增设了网络保护专章,通过立法禁止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为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账号注册服务。此次微信新规进一步限制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直播行为,是为了响应新法施行。

王剑表示,中国的未成年人保护空有口号没有制度,即使各个平台有自我规范,但落实还需加强:“中国对未成年人或者对儿童的保护是世界上最烂的。所谓的保护只是提供一个政策工具而已,你看抖音上的视频就知道中国做了什么。在这个领域美国和欧洲要求很严格,比如我们在油管上,每个视频都要讲清楚是不是针对儿童,(如果是)要求更严格。”

王剑认为,中国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还缺乏连贯性:“中国针对儿童的保护反映的是当局的意志,他今天高兴了就讲两句,明天不高兴就不说了。但西方反映的是社会的要求,这两个出发点也不一样。我们在平台上对保护儿童的遵从,表达的是我们对自己孩子的保护意识,是社会契约。”

20193月,国际版抖音TikTok因收集美国未满13周岁儿童的隐私资料违反了《美国在线儿童隐私保护法案》(Children'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COPPA),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处以570万美元罚款,创下美国儿童隐私案件的最高罚款记录。消息传回国内,引发轩然大波,同时也暴露了中国对未成年人信息保护的制度空白。


记者:一冰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