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码农对“996”不满持续升级 当局严控舆论维稳


2020-11-20
Share
bx1120z.jpg 中国码农对“996”不满持续升级 当局严控舆论维稳(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在众多中国互联网从业者不满所谓“996”工作模式之际,美国一家研究中国舆情的公司近日披露,中国当局出于维稳目的,正强化管控网络上相关“996”的讨论内容,以防止出现从业人员为争取合法劳动权利保护的抗议活动。

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白领对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九点下班、一周工作六天的“996”工时制产生反感。去年四月,在微软旗下的开放式开发平台Github上,有用户发帖抱怨“996”工作是以进入“ICU”重症监护室为代价。该贴在两天内,冲上网站趋势第一。

随后,中国互联网白领对“996”的不满持续升级。目前,该贴仍在持续更新实际实行“996”工作制的公司列表及违反劳动法的相关证据,包括著名互联网商务公司阿里巴巴、京东、字节跳动、拼多多等。

 

 

美国一家研究中国舆情的公司近日发布报告称,Github事件后,中国互联网从业者对“996”文化的公开讨论从平均每月四百条上升至每月三千四百条,并保持在每月一千条的均值,大多关注集中在这些中国互联网巨头公司上。

该报告指出,随着中国互联网职工劳动权利保护意识的觉醒,中国政府出于维稳目的,通过删帖、操纵并美化超时劳动的舆论,加强了对网络上关于“996”工作制度的言论管控,以防止出现抗议活动。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去年在内部交流中为“996”加班文化公开背书,称“996”是福报;此外,近日中国社交媒体上广为流行的“加油打工人”,也成为长期超时工作的年轻人自我安慰的一种方式。

一位出于职业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互联网职工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996”是互联网公司普遍默认的企业文化。在签劳动合同同时,公司已经向雇员说明工作制度是早上九点开始,晚上九点结束,一周工作六天。甚至有些公司,实行“大小周”和“11116”工作制。

他说,虽然对超时工作有诸多抱怨,但互联网白领会为优厚的待遇而保持沉默:“我们同级别的,去拼多多年薪能到税前一百万人民币,股票也涨得厉害。虽然给到一百万,但算上股票增值,可能还不止这么多。那这种(钱)你能不卖命吗?”

他说,因为互联网行业更新迭代速度较快,在新产品抢时上线的一段时间内会整个开发部门集体“996”,并不代表一直都是高强度超时工作。“996”的员工在项目结束后,可以申请调休:“阿里巴巴从来都没有官方宣布‘996’过,包括这些公司,只是有这么一种说法。比如最近有什么强项目,项目着急上线,一般会‘996’一段时间。它会有调休的。”

他表示,员工超时工作也取决于老板意志,有些“鸡血”老板会强迫员工加班,但不会要求员工在法定节假日加班,以规避高额加班费。他还说,大部分“996”员工因顾忌职场规则,减少申请或不申请调休也是一种普遍现象。

 

中国“码农”的“996”超长工作时间引发关注(Public Domain)
中国“码农”的“996”超长工作时间引发关注(Public Domain)

 

美国民间机构“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告诉本台,中国就业市场饱和、劳动力内卷(恶性竞争)现象严重,导致员工惧于为自己的合法劳动权益抗争:“中国就业越来越紧张,就业机会越来越少,所以现在资本的所有者通过市场的压力来逼迫年轻的从业者,尤其是程序员。”

李恒青认为,中国IT行业内权贵资本在各大互联网公司中所占比重较高,这是中国政府打压抱怨“996”舆论的重要原因。一旦互联网技术人员为劳动权益反抗,必然会带来行业成本的普遍上涨,从而影响权贵资本的分成利润:“政府在现在这种情况,我相信他们都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党章上都说了它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政党,它对外说代表无产者的利益,现在代表权贵的利益。”

李恒青说,中国发展“科技强国”战略不应以压榨IT行业剩余劳动价值为代价。中国科技、互联网想要得到长远发展,必须在严格落实劳动法保护条款的同时开放局域网,进一步开源以加快行业更新换代。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肖一冰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