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媒体战升级 驻华记者惜别中国

2020-05-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媒体战升级 驻华记者惜别中国(图片素材来自路透社)
美中媒体战升级 驻华记者惜别中国(图片素材来自路透社)

继多名驻华外国记者最近离开中国之后,《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于上周五(5月8日)告别中国飞往悉尼,结束了他在中国24年的新闻报道生涯。外界称之为后毛泽东时代中国对外国记者最大规模驱逐行动,美中似乎迎来了媒体冷战时代。

储百亮在中国的最后一天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采访时,遭到至少四个人跟踪和拍摄。

他拥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中国研究博士学位,精通中共党史、精英政治和中国文化。人们常常在中国知识分子圈看到他的身影,比如北京万圣书园的老板娘、刘苏里的妻子张焕萍曾在微博上亲切地贴出储百亮在店里帮忙搬书的照片。

《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澳广新闻)
《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澳广新闻)

储百亮曾于1月23日武汉封城前后抵达疫情爆发中心进行实地报道。中国当局拒绝为其延期签证,2月中旬签证过期后,他的报道无法发表。

今年三月份,为了报复美国将中国驻美官媒列为外国使团,以及限制中国官媒在美国的人数,北京要求美国三大新闻媒体《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部分美籍记者交还记者证,今后不得在中国,包括香港、澳门地区继续从事记者工作。储百亮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也做出了回应。美国国务院于5月8日宣布,为非美国新闻媒体工作的中国记者签证被缩短至九十天有效期限。

 

 

储百亮:中国精英政治报道的黄金标准

“我觉得称储百亮为中国报道以及中国精英政治报道方面的黄金标准并不夸张,” 悉尼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麦克格雷格(Richard McGregor)告诉ABC,“他的见解来自传统的实地报道,不厌其烦地阅读中文信息来源以及几十年的经验。所有这些技能都是难以被取代的。”

2019年底,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年会邀请储百亮上台发言,谈及贸易协议、美国大选、美国人对中国的态度等重要议题。《环时》的报道标题是《<纽约时报>资深记者储百亮:美国各阶层对中国的态度都有比较明显的变化》。

《纽时》的同事傅才德(Mike Forsythe)在推特上说,“他对中国人的爱和同情流淌在他的文字中,最近的一次是在武汉。”

傅才德回忆,他在中国八年来,外交部官员在记者会上以名称呼的有两个人,这标志着一种尊敬。一个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北京分社社长吉米·福罗库兹(Jaime FlorCruz),被称为“Jimi”;另一个就是储百亮。其他人大多被模糊地指代为“美国记者”、“彭博记者”。

“当百亮举手,他被叫做‘Chris’。论知识深度和公正性,无人出其右。中国官员知道这一点。现在,他们把他踢走了。”

另一位《纽约时报》的同事艾米·秦(Amy Qin)说,“如此悲伤的一天。没有人能比他更热切地献身于新闻和中国。很自豪可以成为他的同事。就像他最近在邮件中告诉我们的,‘往前走’。”

张大卫:美国打击中国党媒记者得不偿失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发表2019年报告称,中国政府已经把签证问题武器化,而且高达8成的驻华外国记者遭遇干涉、骚扰甚至暴力。

此前已有《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多家外媒的美籍记者被中国驱逐。《华尔街日报》中国副社长李肇华(Josh Chin) 曾到新疆多地走访,领导团队报道中国全景敞视主义的监控系统,并获得2018年杰拉尔德·勒布奖(Gerald Loeb Awards)。

临行前几天,李肇华在北京的寓所里听到外面传来鸽哨悲伤的颤音,似乎在为他送别,“15年在中国当记者,那么多故事,我会太想念这个地方了。”

在由美国网络媒体SupChina主办的“新闻冷战”讨论会上,李肇华表示,目前也不清楚为何他们三人被吊销记者证,也许和美中脱钩趋势有关。单位人手从十个锐减到四个,自己目前居住在东京,主要承担中国报道的编辑工作。

曾任美国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的张大卫(David Barboza)(视频截图)
曾任美国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的张大卫(David Barboza)(视频截图)

《纽约时报》前上海社长张大卫(David Barboza)在会上指出,尽管备受掣肘,报道中国的记者仍然处在黄金时期,比起1986-2003年,过去十年的《纽时》中国报道更为多元丰富。

“现在不像1989年,仍然有网络和社交媒体。的确是坏消息,但还不是完全摧毁性的,还没有到脱钩的程度,还没到我们有不同的互联网、不同的国家,甚至不能通电话的地步。”

张大卫驻华十二年,因调查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家族财富获得有新闻界的奥斯卡奖之称的普利策新闻奖。他表示,2015年之后的记者自由度急转直下,他本人曾受到警察尾随,甚至死亡威胁,每天要花两个小时清理邮件和摄像头。

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博明(Mathew Pottinger)曾任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美联社)
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博明(Mathew Pottinger)曾任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美联社)

驻华美国记者后来对美国政治产生重大影响的最重要的人物要数美国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了。 《华盛顿邮报》在4月29日发布的特写报道中称,博明是冷战后推动美国对华政策走向对抗方向的关键人物。他主导的一项审查致使美国国务院在今年三月大幅削减中国驻美记者人数。

博明担任《华尔街日报》驻京记者期间,曾被警察击中脸部,被警察追赶时被迫把采访笔记丢到马桶里冲走。他在解释为何弃笔从戎的自叙文章中说,“我们觉得他们是外国人,但是从世界人口来看,我们才是外国人。这让你去思考要保护自己的国家,无论你是谁、在做什么。”

张大卫认为,打击无足轻重的中国党媒记者,危及美国记者的生存,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错误,“任何明显的举措都会招来中国巨大的报复。相比全世界的优秀记者,我们真的在乎中国党报记者在华盛顿的工作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