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办停刊整顿彰显中国新闻窘境

2015-04-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4年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听众提供)
资料图片:2014年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听众提供)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四月三十号星期四宣布,因为新闻敲诈“21世纪网”被责令停办,《理财周报》被吊销出版许可证,《21世纪经济报道》被责令整顿。

21世纪网、《理财周报》和,《21世纪经济报道》的新闻敲诈丑闻自从去年九月下旬开始闹得纷纷扬扬。乍看似乎是三家媒体做奸犯科,中国浙江原资深媒体人昝爱宗星期四解释说其实出事的三家媒体同出一门:

“《南方日报》是广东省委的机关报, 《南方日报》办了一个报业集团,集团有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等很多报刊。以《21世纪经济报道》为首在南方报业集团下又成立一个21世纪报系。报系有很多报刊, 其中包括出事的《21世纪经济报道》、《理财周报》和21世纪网三家媒体。”

中国有媒体曾报道,出事的“三家看似独立运营的子媒体,其实是相互作用,密不可分”,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开始联手走上新闻敲诈的道路。由于系统的的新闻敲诈行为,21世纪网、《理财周报》和《21世纪经济报道》先后有多人中国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中有21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对此,目前旅居美国的原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先生星期四表示:

“这些人被抓可能真的违反了新闻伦理和职业道德,比如敲诈企业钱财, 不是打压新闻自由的一部分。虽然如此, 中国的新闻环境确实不令人乐观。”

中国官方媒体已经披露的消息显示,21世纪网和《理财周报》主要负责人勾结相关公关公司,指使新闻采编人员以对中国上市公司和准备上市的公司进行负面报道相要挟,迫使相关企业签订广告认刊书、服务协议,谋取不正当利益;自2010年4月起,21世纪网与100多家在股市首次公开募股的企业和已经上市公司建立所谓合作关系,收取每家企业20万到30万不等的费用,累计金额高达数亿元人民币。

说到中国新闻环境不容乐观这个话题,昝爱宗先生表示,三家媒体因新闻敲诈而被惩罚, 其根本原因还是中国独特的新闻管制制度:

“中国官方又要报纸生存,又不给其足够的经费。由于经费不足,报纸只有靠强拉广告或变相地敲诈进行生存。 换句话,报纸本身初衷并不想敲诈,而是上面有任务, 有要求。 由此, 我认为问题的根子还是在上面。”

昝爱宗说问题的根子在上面,追根求源,这个上面是指幕后全面掌控中国新闻领域的中宣部,让中国没有了新闻自由。对此,凌先生表示::

“当然,宣传部权力很大, 因为党在国家之上, 党在政府之上, 新闻出版局是掌管登记之类的行政事务。现在出事了, 我觉得对新闻人来说,落实中国宪法第35条的规定,尽快制定新闻法是很重要的。”

昝爱宗认为,既然全面控制新闻媒体,规定媒体要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扼杀中国新闻自由,中国政府就没有必要让媒体商业化,自负盈亏,因为那样只能逼良为娼。凌仓洲认为,既想要让马儿跑得快,又不让马儿吃草,不开放自由登记报刊的一个体系,问题自然产生。

记者:闻剑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