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网络管控上升到主权高度

2015-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2014年11月19日在浙江举办(CCTV视频截图)
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2014年11月19日在浙江举办(CCTV视频截图)

为期三天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星期五落下帷幕。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亲临大会发表主旨演讲, 将互联网管控拔高到主权的高度,提出“尊重网络主权, 实现共享共治”,“各国自主选择网络发展的道路”。

有许多网民认为,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中国举行让人感到超级讽刺,因为中国在网络管控方面一直是世界上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美国自由之家2015年10月底发布的年度报告指,中国网路自由度在全球排名倒数第一,互联网在中国俨然已变成“网路监狱”。中国独立作家野渡星期五表示,中国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强调“尊重网络主权, 实现共享共治”其实就是想让世界接受自己对互联网的管控是有理有据的:

“因为互联网自从诞生那天起, 其精神就是自由与分享,但自由与分享恰恰又是动摇中共统治根基的地方,中共的独裁统治必须要建立在暴力和谎言基础之上。互联网的自由精神和分享就是对真相的追索, 这恰恰是中国一类的国家所害怕的。事实上,互联网在中国的20多年发展的确在中国推动了自由思想的启蒙和公民运动的兴起。 现在中国已经将管控互联网的重要性上升到意识形态的高度,具有战略核心的地位。 由此,中国需要在法理等方面上建立对互联网管控的制度, 并试图让世界接受。”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本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前的一次记者会上就中国网络管控和内容审查等问题时表示, 中国的网络管理是“从西方发达国家学来的”, 有分析人士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是曾表示,鲁炜本的说法是混淆概念,偷梁换柱。目前旅居美国的原中国资深媒体人和学者凌沧洲表示,西方国家也对对网络实施管理,但不是中国的管法,“中国的很多网络管理涉及思想领域,比如说有些网民对社会有意见甚至对雾霾有意见都会被屏蔽。政府的管控深入到了思想领域。”

然而,中国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吴非博士星期五表示,在浙江乌镇举行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提出“尊重网络主权, 实现共享共治”应该不涵盖网络政治领域,放开互联网在政治领域信息的自由传播, 中国还没有准备好:

“应该主要指的是经济领域。共享共治只要还是中国如何与周边国家在网络经济方面的共享共治。在网络信息传播方面,中国媒体还是缺乏与世界交流的信心, 尤其在政治内容方面。在网络交流政治内容信心不足的情况下, 中国与世界自由交流政治信息的可行性目前而言还很低。”

吴教授进而表示, 中国在网络经济领域宣示网络主权, 强调共享共治其实也是在地缘政治上与美国博弈的一种表现。不过,作家野渡并不完全这一观点:

“必须承认, 一个国家有权干预互联网的自由。中国在这一点上从来没有后退。 为了商业利益和市场需求,中国政府在提出共享共治等理念,可以共享共治,可以让步, 但在政治领域不可能有丝毫让步,没有什么准备好或没有准备好之说。”

在美国,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浏览中国大陆的任何网站和内容。 然而, 到过中国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大陆你无法访问世界最大社交网站脸书、推特、世界最大视频网站YOUTUBE和美国《纽约时报》等许多网站。然而,越来越多的中国政府部门为宣传起见,日益成为这些被封锁网站的热衷用户。例如,中国官方新华社、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以及中央电视台等都拥有推特账户。中央电视台2015年还使用YOUTUBE 向海外直播2015年春晚。据悉,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前及召开期间,连讨论互联网大会与乌镇的内容,在中国大陆的微博上也遭屏蔽。这与主权和共享共治有什么关系?

记者:闻剑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