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官员错发信息称: 已将记者信息交给国安部门

2016-04-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4月9号上午,一位记者收到了来自中共衡阳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江勇的短信。(微信图片)
2016年4月9号上午,一位记者收到了来自中共衡阳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江勇的短信。(微信图片)

湖南衡阳一中共宣传部门官员无意中给记者发微信说,已将到当地报道腐败案件的3名记者的个人信息交给了国家安全部门。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共各级宣传部门的类似做法很普遍。有人说,中国各级党政领导都将记者看作不稳定因素。

北京出版的《新京报》4月10号发表《记者正常报道与国家安全何干》的报道说,湖南衡阳宣传官员求助国安协助监控几名记者。4月9号上午,一位记者收到了来自中共衡阳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江勇的短信。这条短信似乎原本应该是发给衡阳市委宣传部部长刘丽华,或者分管新闻的某位副部长,似乎是江勇发送短信时操作失误发给了记者。江勇的短信称,“部长,经查,南方派系常驻湖南记者目前有,宋XX,南方都市报(手机号略去);蒋XX,澎湃新闻(手机号略去);曹XX、新京报(手机号略去),我们已经转给国安部门。”

事件引起关注是因为三名记者都曾报道当地的腐败案件,其中两名记者都报道了湖南衡阳市委书记被调查人员带走的最新消息。

香港媒体人蔡咏梅女士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就此表示,在中国大陆,记者采访腐败案件就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其实这几位记者都是按照中国的规矩去当地采访腐败案件,照例不应该把国安部门拉扯近来。但是衡阳宣传部措发的短信给我们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记者的正常采访被认为是对国家安全的挑战。”

蔡咏梅女士说,衡阳宣传官员向国安部门汇报记者信息,这绝不是偶然的,

“我猜想肯定是有内部政策,要求宣传部门官员如此做,要不然这个官员也不会突发奇想地向国安部门汇报记者采访的事。”

通过网上搜索后可以发现,《南方都市报》宋姓记者去年5月、8月都曾有关于衡阳腐败等问题的报道。澎湃新闻记者蒋某,曾报道李亿龙被抓捕细节,而新京报记者曹某,也曾多次报道衡阳的负面报道,他最新的报道和衡阳刚落马的市委书记有关:《衡阳原书记李亿龙被查 被指作风霸道擅长“造城”》。

蔡女士说,中国大陆地方政府把记者看作一个影响国家安全的群体并不令人奇怪,

“因为记者和维权律师一样,往往成为官员的眼中钉。律师追求法治,记者追求真实的报道,要新闻自由,这和官员的利益往往发生冲突。”

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就此表示,衡阳的宣传部门官员的这条短信,应该是按照当地最高领导的要求做的,

“我在2002年在河南了解当地的艾滋病疫情时,当地官员就这么对我说,防火防爆防记者,指的主要是像《南方都市报》这样敢于揭露事实真相的报社记者。”

中国大陆地方的党政一把手为什么敢动用国安区监控记者的正常采访呢?胡佳认为,

“地方一把手在当地就是他的一方天地,没有任何监督他的政治机制。新闻媒体也是他一手把控,国安也就成为他掩盖腐败,打击任何敢于向他挑战的人的一个工具。”

本台记者打电话到衡阳市委宣传部了解情况,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记者:高山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