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驻华记者:习近平彻底改变中国舆论环境

2020-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美联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美联社)

在美中两国近来发起的媒体战中,两国变相驱逐了几十名记者,还明显收紧了相关签证政策。一名《纽约时报》的前驻华记者表示,习近平治下,中国舆论环境严重恶化,这给他们的采访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作为近期被中方驱逐的驻华记者之一,前《纽约时报》驻沪科技记者孟宝勒(Paul Mozur)曾在中国报道七年。他周三在纽约大学美亚法律研究所(US Asia Law Institute)举办的一场网络研讨会上说,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国的舆论环境逐渐恶化,而他们的工作条件也变得越来越糟糕。

“在习近平统治的中国下,记者的工作条件急剧恶化。当局先是打压国内媒体,外媒随后也没能幸免。现在回想起来,胡锦涛时代简直就是一个黄金时代。”

 

 

两败俱伤的美中媒体战

新冠疫情下,美中两国掀起了一场媒体间的全面战争。二月初,《华尔街日报》的一名专栏作家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引发中方强烈抗议。半个月后,美国政府将五家中国官媒列为“外国使团”,要求这些新闻机构向华盛顿提供他们在美的运营细节。第二天,中方就吊销了三名《华尔街日报》驻京记者的记者证,迫使他们离华。

两周后,美国政府宣布将对这五家中国官媒在美中国籍员工数量作出限制,变相驱逐了六十名中国驻美记者。三月中旬,北京当局宣布将驱逐《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的美籍驻华记者,迫使至少十三人离开中国。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中国对外国记者采取的最大规模的驱逐行动。

在2017年成为《纽约时报》的一名驻华记者前,孟宝勒曾在2010年至2014年间任《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他在会上感叹道,他的这两段经历反差很大。

他说,在胡锦涛仍在任的十年前,驻华记者远没有受到这么多限制。那些年,他仍可以接触到一些中国的权势人物和政府官员。但自从他三年前回到中国,他的一举一动越来越受到当局监控。便衣警察开始到处跟踪他,公安甚至还曾闯入他的公寓,搜查他的物品。

孟宝勒说,就在他回到中国后不久,他还注意到大量监控摄像头开始在各地的街头巷尾出现,这也让他感到不安。

“大概到了2017年底、2018年初,我就发现中国的监控摄像头密度已经相当高了。这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因为它们遍布大街小巷,很难不被注意到。”

 

设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部分监控摄像头(美联社)
设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部分监控摄像头(美联社)

 

前驻华记者:中国越来越容不下我们了

孟宝勒还讲述了他被迫离华几天前的一段报道经历。4月,他和他的同事来到合肥,试图记录下一座中国城市从疫情中复苏的景象。他说,他们从抵达合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被几名便衣跟踪。每当他们试图采访当地居民时,这些便衣就会打断他们,迫使受访人离开。

因为采访一再受挫,他们之后就来到一家麦当劳准备买回程票。在这期间,一名年轻人走到他们面前,指着孟宝勒叫嚣说:“你个洋垃圾!你跑到我的国家干什么?”接着,此人又把矛头指向他的女同事,骂她跟外国人在一起也是贱货。孟宝勒看着这一切,却始终没有还嘴。他说,他担心这名年轻人是被政府安插的,试图通过激怒他,让他惹上麻烦。但如果此人的行为的确是自发的,这同样让他心寒。

孟宝勒说,这段遭遇让他充分意识到美中关系近期已经恶劣到什么程度了。

同样在近期被驱逐的《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副社长李肇华(Josh Chin)也在这场研讨会上惋惜道,言论自由在习近平的中国几乎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

“如今,如果我打十个电话请求对方置评,常常有九名专家都会告诉我他们不能再接受媒体采访了,这与之前反差很大。习近平上任前,我们还可以听到各种观点。”

这两名记者在会上透露,由于大量驻华记者被驱逐,《纽约时报》的驻华记者从至少八人降至仅剩一人,而《华尔街日报》的驻华记者也只剩下四人,这显然给这些媒体报道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