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了!中國記協:新聞事業“蓬勃發展”?


2018.06.19 16:32 ET
hc9619.jpg 資料圖片:中國記者協會圖標(Public Domain)

在國際社會看來,中國新聞自由度多年徘徊在倒數之間。尤其在國家主席習近平上臺以來,北京當局對媒體的強硬管制愈演愈烈,但中國記協週二發佈的報告卻得出了全然不同的結論,提出中國新聞事業正“蓬勃發展”。

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簡稱中國記協)的這份名爲《中國新聞事業發展報告(2017年)》開篇寫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新聞事業蓬勃發展。”

報告引述清華大學《傳媒藍皮書:中國傳媒產業發展報告(2017)》說,中國傳媒產業在2016年的規模超過了1.6萬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近兩成。記協報告還概述了中國媒體技術變革的大環境,包括越來越多的中國網民依靠手機等移動設備獲取新聞、網絡視頻市場規模急劇膨脹和視頻戰略地位的快速提升、以及集專業媒體和自媒體爲一身的融媒體的逐步成熟。

這份長達3萬字的報告從新聞從業環境、媒體轉型、權益保護、對外交流等方面描述了中國新聞事業發展總體情況。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是由中國記協同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等部門聯合撰寫的,體現了該協會與政府相關部門的緊密聯繫。

這種聯繫,在報告的字裏行間得到了充分體現。在描述人事管理制度改革時,報告提出,深化中央對新聞工作管制的重要一點是增強新聞輿論工作隊伍的歸屬感和忠誠度,這反映了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共進一步強化了對國內媒體的思想統治。

一位不願具名的前外媒工作者表示,他在北京工作時結識了很多國內媒體記者。在與一位國內主流媒體記者的交談中,他了解到在很多時候,如果要想報道新聞,記者們要比中宣部跑得還快。也就是說,他們會爭取在官方信息封鎖的禁令下達前第一時間發佈突發新聞報道。雖然事後這類報道很可能需要被撤下,但對他們來說已經算是一場“勝利”了。

“我覺得尤其是國內媒體(的記者),什麼是紅線他們都知道,就是什麼東西不該碰就碰不了。但是在一個事情成爲紅線之前或者好像有點模棱兩可,是一個社會關注度很高的東西,可能會被審查但也有可能不會被審查。我覺得尤其是對於那些有新聞理想的記者來說,還是願意去做一個博弈吧。”

2016年初,中國各大報紙在頭版頭條刊出了習近平對三大黨報和官媒機構的閃電式視察。當天下午,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主持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指出,黨和政府主辦媒體是黨和政府的宣傳陣地,必須姓黨,在各個環節都要堅持正確輿論導向。與此同時,中國廣電總局等部門聯合發佈新規,禁止外國公司或其分支機構在未經政府批准的情況下發佈網上內容,包括文字、音頻、視頻和電子書等。

曾就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中國民主黨員陳闖創認爲,雖然中國調查記者的生存空間所剩無幾,但如果新聞從業者願意在體制內工作,他們的生活水平其實在提升。

“只要你願意爲這個中共政權服務,(你的生計)其實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我想很多人在沒有政治反對概念的情況下,繼續投身維護到這個體制中,然後參與到一個相對收入還不錯的職業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今年年初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大會期間,中共中央印發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通篇最引人注目的是掌管媒體的政府部門的變化和官媒的合併。按照新方案,中宣部將從政府下屬的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接手對新聞媒體的直接控制。如此一來,中共從體制上講就確立了對社會主流輿論的絕對控制。同時,中國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合併,組建成立了中央廣播電視總檯,對外稱爲“中國之聲”。此舉讓很多人不禁感嘆:中國要和“美國之音”這樣的西方媒體較真了。

記者還聯繫到了北京某主流報紙的視頻編輯王先生。因爲話題敏感,他不願提供全名和具體單位。王先生透露,雖然作爲技術崗位的一員,他並不出去跑新聞,但他的工作單位常常會做自我審查或被審查。他的領導有時候會提到哪些東西不能做。爲了通過審覈,視頻內容需要做哪些刪減。他指出,因爲他的單位和某國內大型視頻網站有合作關係,它們製作的視頻會通過這家網站發佈。他注意到近月來,該視頻網站開始加強審覈,他和同事們上傳的視頻、標題和導語經常無法通過審覈。他給本臺記者提供的幾張截圖中顯示,未通過原因包括暴力、血腥、恐怖等內容和不宜傳播的內容。他解釋說,這給他們帶來了莫名的煩惱,還降低了工作效率。

記協報告最後重申了中國官媒在海外扮演的角色。其中,《人民日報》應該傳播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新華社應更好地履行黨中央“喉舌”、“耳目”的職責;中央電視臺需要通過臺分黨組第一時間傳達中央的相關部署精神,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

(記者:家傲 責編: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