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审查员传授“真相”?中国互联网审查遇两难

2019-01-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一名中国男子在网吧上网,电脑上显示着中国警方进行网络审查的信息。(美联社)
一名中国男子在网吧上网,电脑上显示着中国警方进行网络审查的信息。(美联社)

中国政府在不断加强网络审查的同时似乎陷入了困境。美国纽约时报指出,新入职的网络审查员在接受有关培训时,会接触到官方千辛万苦想要屏蔽的真相。那么,这样的情况是否会对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造成反效果?

中国日益严格的网络审查制度造就了中国特色新生行业——审查工厂的蓬勃发展。

美国纽约时报星期二的报道以一家名为博彦科技的公司为例介绍说,该公司开发了一个拥有敏感信息的庞大数据库,并且使用反审查软件定期访问被北京官方屏蔽的“反革命”网站,对数据库进行更新。工作人员会在每个班次开始时,听取客户从政府审查机构收到的最新审查指令。

中文政论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与过去的书报检查制度存在的问题类似。

“第一,什么可以登、什么不可以登;什么该删、什么不可以删,这个标准掌握不清楚。第二,永远存在自己反对自己的问题。由于在工作中能够接触到很多被禁止的东西,导致很多负责审查的人的思想发生变化。”

这项管控中国8亿多网民每天所看内容的工作似乎遭遇了两难状况。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为了完成高额的网络审查工作,不少承包的科技公司必须大量雇佣审查人员。但这些新生血液都是刚刚毕业的学生,不关心、不了解政治,对八九六四、刘晓波等敏感词知之甚少。因此,一些“老前辈”设立了培训系统,向新员工传授他们以前不知道的敏感信息。

报道引述一名网络审查员强调,不会与家人和朋友谈及自己在工作中学习到的东西,因为那“不是外传的东西”,而自己的工作是“帮助净化网络空间”。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告诉本台记者,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一方面屏蔽了大部分人,但也打开了一些人的脑袋。

“首先这些受到培训的人不是机器,他们应该是会思考的。而这些人在审查工作中,经过长时间的发掘、探索,慢慢会发现真相,并会产生自己的想法。某一天,这些人会站起来,不在官方底下工作,他们在社会中的行动力、反制能力会很高。”

他补充说,中国年轻人目前应该处于韬光养晦的阶段。

“现在中国的经济越来越有挑战,当到这些事情影响到大家的生活的时候,年轻人无法再逃避的时候,大家就会开始关心政治,也会发现很多事情是政治体制的问题。”

据了解,作为博彦科技公司“核心竞争力”之一的内容监控服务系统“彩虹盾”收录了10多万个基础敏感词和300多万个衍生词。其中,政治敏感词占三分之一,再者是色情、卖淫、赌博和刀具方面的内容。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评论 (1)
Share

刘刚

重庆市荣昌区

现在的中国农村圈地现象特别严重。那些村霸,先富起来的有钱人与基层官员勾结以各种方式强占农民赖以为生的土地。在当下的中美贸易战下,大量企业倒闭,农民工不得不返乡。而回到农村的他们面临的却是自己的土地被强占。今后的路,他们还怎么走?难道真的要上梁山吗?尽管十三届人大及时修改了法律保护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但在现实的中国广大农村,这一法律却形同废纸,根本得不到贯彻实施。各地的苍蝇们继续欺上瞒下,鱼肉百姓。如重庆市荣昌区这个渝西小县就特别黑。荣昌的大小贪官污吏和公务员利用手中不受任何监督制约的权力中饱私囊,打压迫害敢于揭露他们罪行的群众。他们几乎是个个都有多套房产,把子女送去北上广深甚至国外读书,定居。荣昌的广大屁民真的活不下去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希望中央不要视而不见,能立即派工作组下来查办他们,还荣昌一个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否则荣昌人民真的会联合渝东北片区和渝东南片区,以及渝西其它区县的受压迫的屁民在今年一月底去包围重庆大礼堂,占领重庆人民广场,让月底的重庆市五届人大会议开不成。
阿弥陀佛!天佑中华,天佑重庆,天佑荣昌!
重庆市荣昌区安富街道1沙河村一组,也就是俗称的刘家坪,它邻近安富塔水桥畔和陶宝古街。刘家坪居住着刘氏和李氏两大家族。现在就来说说我的祖父母。我的祖父叫刘联玉,他有一个妹妹叫刘联华。我祖母叫唐尚莲,她有一个弟弟叫唐尚书。他们四个因为家穷,萌生了我国最简单而传统的智慧-换亲。这两家都世代居住在刘家坪。唐尚书和刘联华共育有五个子女。老大叫唐朝民,有一个独生子叫唐廷建。因为家穷,已经三十多的唐廷建还没有讨到老婆。老二人称唐二娃,其老婆人称莲春。他们有个独女叫唐敏。唐二娃是家里顶替父亲唐尚书去铁路局上班的人。老三叫唐朝贵,其老婆叫罗文英。他们有一儿一女。大女儿叫唐玲,已经嫁人了。儿子叫唐雷,在珠三角打工。老四人称唐四妹,嫁给了县城里一户姓江的人家。他们有一个独女叫江莉。最小的儿子唐老五是个流氓混混。他和他的前任老婆陈利离婚了,留下了一个儿子叫唐廷峰。离婚后,他不顾伦理勾搭了村里的寡妇潘三妹,并不顾镇上人的非议而和潘三妹登记结了婚。2018年末,唐廷锋和刘香在荣昌瑞尔大酒店举行了婚礼。荣昌瑞尔大酒店也就是异议人士黄成城工作的地方。

2019-01-03 18:3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