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采访疑被打伤引关注 本人翻脸说是“摔伤”

2021-01-26
Share
记者采访疑被打伤引关注 本人翻脸说是“摔伤” 记者采访疑被打伤引关注 本人翻脸说是“摔伤”
RFA制图

中国的媒体生态随着政府的压制更加严厉而愈加没有生气,新闻工作者的权益也更加得不到保障。日前,山东一名女记者在采访期间疑遭警察殴打的消息引发热议。官方压制舆论、工作单位不力挺等情况,再次将中国记者生存不易,媒体人如何抱团取暖的议题带入大众视线。



近日,一段求救视频在中国网络上疯传。

“干什么你们?我的腿!救命啊!”

据了解,视频中哭喊的是山东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女记者崔立霞。她24日前往栖霞市人民医院,欲采访拍摄矿难伤者时,被多名男子阻挠、围殴,导致腿部骨挫伤、韧带撕裂、半月板损伤等。不过,九派新闻引述崔立霞的上司表示,崔立霞受伤是自己不小心还是公安所致,尚有待调查。



视频【官媒记者又如何?】【山东台女记者医院跟进矿难遇阻受伤】


“自己摔伤”?事件反转记者“翻脸”

两天后,栖霞市委宣传部回应说,安保人员为了确保救护通道安全畅通,才没有允许记者采访拍摄,并表示记者身体无大碍,当事双方已消除误会。

同一天,崔立霞通过就职单位公号“山东人民广播电台”发布《情况说明》,说“许多消息夸大了事实”,自己是“不慎摔倒”,当地相关部门已及时和她进行了沟通、看望和慰问。

对于事件的反转,还有崔立霞的“翻脸声明”,广东网络作家野渡分析,相信舆论的迅速发酵迫使官方“出招”压制。

“这个记者应该受到很大的压力。事情的影响、传播太广了,用体制内的行话就是:造成舆论压力,必须消声以免引起公众的愤怒。记者说自己不想说的话,也是中国的一个潜规则。”

官方压舆论 同行不敢发声

值得注意的是,微信公众号《传媒江湖荟》提到,曾率先披露视频的《陆火传媒》等自媒体,随后以违反规定为由下架了该视频。除了自媒体外,其他新闻或行业机构并未声援或公开报道此事,直至官方回应事件后,部分机构媒体才介入。


山东栖霞医疗部门对记者崔立霞冲突后的伤势诊断(视频截图)
山东栖霞医疗部门对记者崔立霞冲突后的伤势诊断(视频截图)

野渡特别以香港记者遭遇警察暴力后,无论是记协还是同行媒体人高声谴责的状况为对比,感叹中国记者“好混又不好混”。

“大部分(中国的)记者因为体制政策的原因,只能做应声虫而不敢直面这个社会的问题。一些能够报道社会矛盾的记者面临着更大的代价,当他们做调查、报道而发生意外的时候,就不可能得到来自体制内和行业的声援。”

因安全考虑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独立媒体人刘先生则提到,中国政府对公义或工会组织的严控,使得民众的维权之路难上加难。

“习近平要统一思想,党管一切,对各种非党化民间组织要么取缔,要么收编,像记协、律协这种组织都被收编,黄色工会化,党的利益当然被摆在会员利益之前。”

中国记者成高危职业

然而,崔立霞并不是单一事件。去年四月,有媒体记者到河南新乡市原阳县,采访当地发生的四名儿童在工地被压埋窒息死亡事件时,也被现场不明身份的人员粗暴对待。

在一个正常国家,记者应是一个具有极高公共性和监督权力的职业。然而在中国的特殊政治环境下,记者唯一被允许的职责就是做党的喉舌。报道真相、寻求社会公义的新闻工作者自然成为政府的“眼中钉”。

打压新闻自由 形成巨大信息黑洞

国际非营利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与“无国界记者” 去年年底分别出台年度调查,指出中国为全球关押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当局更是抓捕、噤声数名公民记者,其中包括张展、陈秋实等,只因他们的报导与官方说辞相悖。

刘先生形容,中央对政治安全“歇斯底里”,封杀一切不谐音,造就了恶劣的言论环境;地方公权力为了掩饰腐败、无能进行滥权。官方压制言论的力度乘以十四亿人口基数,让中国成了有史以来最巨大的信息黑洞。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