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惩知识产权侵权:兑现对美承诺?

2018-1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2月1日,美中两国领导人在阿根廷会晤,就贸易休战达成共识。中国国家发改委等部门随即发布了知识产权失信惩治通知。(美联社)
2018年12月1日,美中两国领导人在阿根廷会晤,就贸易休战达成共识。中国国家发改委等部门随即发布了知识产权失信惩治通知。(美联社)

中国政府三十八个部门联合发布文件,表示将严惩知识产权领域严重失信主体。官方此举是否意味着中国打算就美国提出的结构性议题作出让步?

中国发改委、人民银行等38个部门近日签署印发的通知提到,将在今年12月底前对重复专利侵犯、非正常申请专利、专利代理严重违法等行为的主体进行惩罚。

其中的惩罚措施包括,限制政府性资金支持,限制担任国有企业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限制其作为供应商参与政府采购活动,限制购买不动产及国有产权交易,还有限制在一定范围的旅游、度假等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等。

在北京的中国独立经济学家巩胜利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产权问题和失信问题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区别,政府出台的文件似乎只是走个过场。

“侵犯知识产权的意思是侵犯了别人的发明、技术。比如专利和名称;失信则是信用的问题,主要是指货币、金融和债务的问题。这两个应该是有关联,但不是相同的主题。”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早前发布的 “301”调查更新报告曾强调,中国继续维持原有政策,开展以及支持通过网络入侵来盗窃美国的商业和学术机密。知识产权问题为什么会成为美中贸易战的主要关注焦点之一?中国对此保护不力原因是什么?

巩胜利告诉记者:“中国以前都没有商标、知识产权的概念。是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才开始慢慢向国民普及。我觉得这和中国的国民教育、政治和经济体系有很深的渊源。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

美国圣汤姆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国际研究当代语言与政治系代理系主任叶耀元教授也指出,中国出于要超英赶美的目的,所以必须重视效率。

“知识产权提出的是保护发明技术、专利的科学家和厂商。中国有没有这样的技术力?没有。那中国可以透过自己国内人才去开发这种技术吗?也可以。但是可能要花很多的时间才能达到一定的程度。从效率层面考虑,盗取当然会比你关门造车来得快。”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六的会面似乎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双方除了就贸易摩擦达成“短暂休战”共识外,还同意就保护知识产权等结构性议题加快协商,而外界认为,主导这次磋商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海泽(Robert Lighthizer)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

对此,叶耀元表示:“(以美国财政部长姆奴钦为代表的)鸽派在处理国际谈判问题的时候相对来讲会比较温和一点,可能无法帮助特朗普达到一些目标。特朗普这次之所以派一个鹰派的代表去谈判的主要原因也是在于希望带来不同的气息,用不同的方式去看看中国有没有让步的机会。”

从“特习会”的结果来看,似乎意味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领导人愿意作出一些改变。而这背后可能与习近平在国内、国际上受到不少批评有关。

鉴于习近平目前腹背受敌的状况,独立政治评论员、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向习近平提出化解中国当下困局的七个建议,包括一、放弃国企做大做强想法,以民营经济为主导、国有经济为辅;二、反对个人崇拜,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回归集体领导体制;三、取消在民企、外企、社会和民间组织建立党组织;四、取消言禁,放松对民间维权组织的监控和打压;五、建立宪法法院,实行最低限度的司法独立;六、将反腐导入法治轨道,以官员财产公示制代替运动式选择性反腐;最后,对历史冤案进行平反和赔偿,特赦政治犯,开启和解进程。

叶耀元则认为,这篇评论文章不敢说的以及最为关键的一点在于:“中国需要民主化、真正自由开放的市场。但是中国无论怎么改革,其作为一个极权、非民主国家的形势还是没有办法解除。”

不过,邓聿文在文章最后警告说,如果不启动改革,就只能等来激烈的社会变革。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在此历史大势面前,是没有什么例外可言的。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