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止为未成年人纹身 专家:限制个人自由表达权

2022.06.07 11:5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禁止为未成年人纹身     专家:限制个人自由表达权 中国国务院出台一项办法,禁止任何企业和个人为未成年人纹身(又称刺青),也不得传播有诱导未成年纹身内容的书刊、影视节目和艺术表演等。
路透社图片

中国国务院出台一项办法,禁止任何企业和个人为未成年人纹身(又称刺青),也不得传播有诱导未成年纹身内容的书刊、影视节目和艺术表演等。台湾研究青少年的专家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是中共一连串以“保护”之名收紧对青少年控制的一环。

中国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6日表示,为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今天起执行“未成年人纹身治理工作办法”。办法明订,任何企业、组织和个人,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纹身服务,不得胁迫、引诱、教唆未成年人纹身。业者应标明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另外企业、媒体等也不得刊载或播放有诱导未成年人纹身的内容或广告。

前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秘书长、现任监察委员叶大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青少年纹身主要为展现自我、突显个人色彩的次文化行为,限制纹身是对个人表现自由的限制。该办法包括“鼓励”都不行,令人质疑表面上是保护年轻人不要伤害身体,实际是进行监控、打压、钳制政策的一环。

叶大华说:“习近平上任以来,一直在限缩人民表达意见自由,这几年做非常多限制青少年的事情,包括未满十八岁不能信仰任何宗教、限制未成年人玩网路游戏时间、看什么内容、限娱令等,现在连刺青、纹身都管,这很明显(说明)中国对人民自由意志的监控,其实是愈来愈大。”

2021 年 7 月 25 日,在日本东京举行的 2020 年夏季奥运会男子 3 对 3 篮球比赛中,中国选手手臂上有纹身。(美联社)
2021 年 7 月 25 日,在日本东京举行的 2020 年夏季奥运会男子 3 对 3 篮球比赛中,中国选手手臂上有纹身。(美联社)

欧美多采父母同意可纹身

叶大华表示,欧美和台湾等民主国家大都是规定未成年纹身必须经父母同意,并没有禁止纹身。纹身属“侵入性”手术,站在保护儿少和尊重个人表意权的立场,应取得法定代理人的了解和同意,且当事人须充份获得“知情权”,即清楚认知风险、压力和代价,作出负责任的决定,而非明文禁止。

何谓“知情权”?叶大华说:“要让他知道,他做这个动作,有没有在他的身体上、心理层面上,包括怎么面对外界看他身上刺青后,带来的社会压力,这些都要有人对他完整说明。未成年人要让父母同意。如果在父母同意、当事人清楚他透过刺青除了能够表现自己之外,他可能也要面对身体带来不舒服,及社会可能的异样眼光,他怎么克服?。”

叶大华提及,青少年也可能一时好奇,或有人带他去,未必清楚了解刺青之后面临在职场、当兵,可能被贴上不好的标签,之后要把纹身洗掉必须付出很多金钱。或者如果刺青师傅没有消毒干净造成皮肤感染,这类纠纷也不少,衍生赔偿问题。

叶大华提到,台湾过去曾将刺青视为偏差行为,认为刺青者可能涉及黑帮、是坏小孩,学校甚至将刺青者记过处理。随着时代演进,从欧美刺青文化中能看到很多原住民文化部落特殊地位象征,不再贴上偏差行为、特殊青少年次文化的标签,而看成是艺术文化、个人自由的展现。

人权律师: 洗脑比纹身伤害更严重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滕彪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或许有些家长支持,但从公权力角度,中国法律管到不该管的地方:“手伸得太长,家长式的思维方式,把政府当家长。纹身并没有太大危害,政府管这事是多余了。父母通过家庭教育、劝说方式比较好,实际上父母也不一定非得去管这样的事。”

2020 年 5 月 8 日,一名戴着抗冠状病毒口罩的男子走过北京一家纹身店的霓虹灯招牌。(美联社)
2020 年 5 月 8 日,一名戴着抗冠状病毒口罩的男子走过北京一家纹身店的霓虹灯招牌。(美联社)

滕彪提及,美国各州多半规定十六、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在父母同意之下可刺青,他也认为,由父母监护人同意的方式,比用法律“一刀切”禁止好。但中国的政策和立法并不是考虑人的尊严和人权,而是从“意识型态”和“政治稳定”出发。例如,纹身是否有抗议的意义等政治敏感性问题?受西方文化影响?纹身语境反映特立独行的行为方式?

纹8964、达赖喇嘛或刘晓波头像肯定很麻烦

滕彪表示,中国政府有特别多禁忌和敏感、害怕的事:“比如说单纯数字8964纹在身上,这些数字排在一起,肯定有麻烦。中国不允许出现在网路上的,如果把达赖喇嘛、刘晓波等政治犯头像符号纹在身上,也都会受到处罚,这其实是言论自由、表达自由的一部份。”

滕彪认为,中国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有更多重要的事需要引起更多的关注,比如人口拐卖、家庭暴力、留守儿童问题、自由独立开放的教育等。

滕彪指出,“中国的教育实际上就是洗脑,整个教育系统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实际上就是对未成年人思想造成极大戕害,看来没有流血,却是一辈子的伤害,很多人一辈子没有办法从洗脑的状态中摆脱出来。”

担心欧美文化符号抢先占据未成年人身体

八零后、移居台湾的中国异议人士周曙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中国政府是担心欧美文化入侵中国:“应该是担心文化符号抢先占据了未成年人的身体,导致共产党洗脑难度会增加。文化符号、卡通人物、语句都是文化载体,未成年人可能烙上一辈子,移除记忆难。另一方面可能担心人民利用这种符号的认知形成小的群体。共产党最忌讳群体的存在,要打散群体。”

周曙光说,纹身自古被当成囚犯、或有黑帮背景,中国社会对刺青接受度不高。中国一些地方招募公务员不允许纹身,否则不能进入体制当公务员。但年轻人认同欧美日韩动漫文化、游戏符号,将图腾纹在身上,成为一种文化信仰、文化认同,企业肯定要宣传,成为欧美动漫与电子游戏文化的推手。政府限令包含“诱导”,是将责任转嫁给企业,审查内容也监管企业、控制社会,却拿“保护未成年人”这堂而皇之的理由。

2011 年 8 月 6 日,在台湾台北国际纹身节上,一名男子从纹身艺术家那里得到纹身。(美联社)
2011 年 8 月 6 日,在台湾台北国际纹身节上,一名男子从纹身艺术家那里得到纹身。(美联社)

中国自2018年开始,广电总局下令限制纹身艺人,电视节目上也不允许出现纹身,接着国家体育总局要求中国国家队足球员严禁纹身。

周曙光说:“电视主持人、嘉宾不能露纹身,认为负面不适合鼓励、传播,还要盖住外国球员身上的刺青,如直播时必须涂掉或是后期制作处理。”

准妈妈:孩子18岁前的教养权应回归父母

从中国移居美国的任瑞婷说,她是很保守的基督徒,不支持纹身,因为身体是上帝赐的本来就很漂亮,但有些人的纹身是好看的,可是时髦有时效,过二年就不流行,长胖了,纹身可能也走样。

任瑞婷以“准妈妈”的角度说,希望未来由她跟孩子沟通,不是由国家来管。十八岁以前,养育、生病照顾都是父母,不是国家。“引导是一回事,强制规定又是另一回事,我始终认为家长才是要对未成年人负责的最主要的人,而不是国家和政府。如果今天国家能决定你要不要纹身,那明天是不是可以决定你要穿什么衣服?”

任瑞婷提到,以前妈妈反对她穿耳洞,她偷偷去穿,结果皮肤发炎严重。如今回想需要的不是禁止,而是陪她了解风险和护理。

任瑞婷说,到了美国之后发现美国的教育环境,是帮助小孩做独立的选择。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span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