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被迫撤离中国的澳大利亚记者:我如何意识到这是个“大表演”

2020-09-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驻北京记者伯图斯(Bill Birtles)从中国抵达澳大利亚(法新社)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驻北京记者伯图斯(Bill Birtles)从中国抵达澳大利亚(法新社)

9月8日,两名一度被中国官方"禁止出境"的澳大利亚驻华记者,在澳中两国外交对峙五天后,平安抵达悉尼。本台记者唐家婕9日采访到其中一位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常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他回顾了遭中国国安审问的细节,以及他如何意识到这场"拘捕"、"审问"记者战,可能是一场政治表演。

 

 

比尔·博图斯:半夜七名国保上门  我意识到自己不再安全

记者:比尔你好,你在9月8日已经平安回到悉尼了,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现在的情况?

比尔·博图斯:还可以,现在就是十四天的隔离,在一个酒店里面,条件还是比较舒服的。但这一个星期,经历很多麻烦事,是一个很突然的事,我还有一点难以想象真的有这种事情发生。

记者:你的经历让驻华记者们意识到,他们最大的挑战从怕“被驱逐”变成怕“走也走不了”。这次的经验,怎么影响你对中国的想法呢?

 

视频【专访:澳记者详述被中国国安审问细节】

 

比尔·博图斯: 我走的时候还是感到很失望的。这事情开始的时候,澳大利亚外交部给我的公司一个安全警告,告诉他们我应该马上离开中国回家。当时我不太相信,所以我不想走,我感觉很安全。但是,星期三晚上大概十二点,六个国保带一个翻译,一共是七个人,来我的房子敲门,那天晚上我意识到澳大利亚外交部的建议是对的。

记者:在使馆等待、不确定是否能回家的那四天,你是怎么度过的?

比尔·博图斯:(隔天)我进入大使馆后,这事情就变成两国高层外交的问题。我自己不能控制这个情况,我只能等。我开始有点紧张,我是不是可以离开?是不是能回家继续做工作?是不是能回澳大利亚?我就只能等。

回顾国安审问细节 意识到这是个政治"大表演"

记者:然后你提到最后在三里屯酒店被国安审问时,很快意识到这不像是调查,更像是对澳籍记者的骚扰(harassment),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比尔·博图斯:(审问时),有三个警察、一个翻译,一共有四个人,然后有摄相机,都拍了。开始的时候他们问我比较正式的问题,但大概15分钟过后,我已经开始更多跟他们聊天。我还表示我的想法,我说你们(国安)为什么选择我?我跟成蕾不熟悉,我觉得这可能是个大表演,这跟真正的调查没有什么关系。我感觉他们肯定不是想抓我、不是想逮捕我,就是想给我一些麻烦。

记者:具体审问了你哪些事?

比尔·博图斯:比如你在中国多久?有没有做过跟中国有关的新闻?(笑)我说所有新闻都是跟中国有关的,我就是个驻华记者,这是我的工作啊。( 国安说)喔好吧好吧,然后问我,你做过什么重要新闻啊?(我问)什么算重要?两会呢?疫情防控?然后他们又问我,香港国安法你报过吗?我说当然报过啊。然后他们问,你报道香港的时候,从什么渠道获得信息?意思就是你跟谁聊天采访,我说我们在香港采访很多人,包含政府官员。

接着问我跟成蕾有关的问题,我认识成蕾,但不是特别熟,另一个记者几乎不认识她,这些国保警察却只针对我们两个澳大利亚记者。问我认识她多久?第一次认识她谁介绍的?最后一次聊天谈什么呢?我说谈网球,真的是谈网球。他们说除了网球以外有其他的吗?我说没有,然后他们就好像放弃了。这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他们不是真的要找有用的讯息。

驻华外媒的工作阻碍:采访受限、被驱逐、被审问

记者:你在中国超过五年的时间了,这几年来,在你的观察里,澳中两国关系的变化怎么影响到你作为澳籍记者的生活或工作?

比尔·博图斯:这个事情发生之前,所有的外籍媒体都有影响,不论你的国籍。最大的影响就是在中国国内做采访非常不容易。当然中国一直有很多政治的事情是敏感,但之前如果想采访分析家、教授…...不是很难,大部分可以接受采访。最近两年,大家都不想接受外媒采访,直接拒绝采访邀请。

澳大利亚记者当然更受影响,环球时报写报道批评澳大利亚,当我打电话约访,说自己是澳媒,谁敢跟我们说话?

记者:所以外媒的采访渠道遇到很大的阻碍,具体还有哪些事让驻华记者的工作变得如你说的"极度困难"?

比尔·博图斯:今年二、三月份,美国媒体记者被驱逐了,包含两个澳大利亚的记者如储百亮,那段时间对外媒有些心理影响,但我们都了解这是外交问题、中美的问题。现在我的情况则是中澳的问题。

外媒普遍有担忧,这次我们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未来大家知道国保也有调查(外籍记者)的可能性。

从新华社外专到被迫撤离  比尔:希望能回中国

记者:比尔,最初是什么把你带到中国?又让你留在中国的?

比尔·博图斯:大概是2007年,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会讲中文,我当时刚毕业,看到他说中文,我想我应该也试一下。2008年奥运会期间我去北京三个月学中文,回澳大利亚以后我继续认真学习,我很感兴趣,希望到中国做记者。2010年我去留学,还在新华社做过一年,他们有一个新的英文的电视台。后来回到澳大利亚,到2015年,ABC派我去中国做记者。

记者:在新华社的工作经验,怎么影响你对中国媒体的了解呢?

比尔·博图斯:(新华社)电视台部门有很多人,但是很多可能是因为"关系"在新华社得到工作。我去(新华社)之前,以为我会在办公室里面谈论、辩论国际关系,但很多同事不太感兴趣。所以我对官方媒体没有很深的印象。

我记得他们希望我们这些"外专"做主播,有国际化的感觉。但我不想,在新华社出镜的话,比如(为中国政府)批评外国政府,对记者的职业发展不是很好。

记者:最后,你有什么话想对在中国的朋友们说呢?

比尔·博图斯:中国的朋友都了解,我离开的原因是跟大环境和国际关系有关的,我没有什么控制权,是很可惜的。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回去,做记者的工作,现在看來可能性比较低。

记者:谢谢你接受我们的访问。

 

记者:唐家婕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