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记者”报告:中国-全球最大的网民监狱

2014-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互联网管理部门的警察巡视检查北京一家网吧。 (法新社图片)
图片: 互联网管理部门的警察巡视检查北京一家网吧。 (法新社图片)

3月12日是“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当天发布2014年度报告,批评名列互联网敌人之列的中国因网络审查成为全球最大的网民监狱。本年度报告首次将美国国家安全局、英国政府通讯总部,以及印度通讯发展中心列入“互联网敌人”名单。

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非政府组织 “无国界记者”在今年的报告中,集中曝光了世界各地协助网络审查和监控的政府机构以及企业,其中包括:巴基斯坦电信管理局、朝鲜中央科技信息局、越南信息产业与通讯部以及中国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无国界记者”组织谴责上述机构,以保卫国家安全为借口却远远超越其使命,广泛地对网络记者、博客和其他信息提供者进行监视审查。

这份名为《2014互联网的敌人》报告特别在涉及中国的部分,加入了《中国:电子长城越来越高》的标题。报告指出,中国领导人很早即意识到,互联网并不只是言论自由表达的媒介,而且是影响其统治地位的一个主要政治挑战。附属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自2011年至今,也一直是中国当局实施网络审查和监控的核心机构。

报告指出,中国因实施全球最严格的互联网监控手段,使其成为网民的最大监狱。中国目前,包括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在内,至少有70人因网络活动被当局判刑入狱;而最近入狱的至少30名新闻记者,也皆因网络言论而被定罪。

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指出,中国政府实施的互联网信息监控不只是在钳制言论,更多的是直接动用司法手段压制敢于在网上表达意见的公民:

“实际上,中国是全世界反(互联网)自由群体中的领头鸟,无论是设置防火墙,还是在墙内大肆删贴、封号。政法部门、政治警察直接进行面对面的恐吓、审讯、‘喝茶’、拘留以及判刑等这一系列,中国在全世界做的规模也是最大的。”

“无国界记者”组织今年的报告还指出,中国当局对网络的监控主要依靠行政指令,以及要求企业自我审查两种方式。被定义为“敏感”的内容一定会在网络上被删除或屏蔽,其敏感程度与所发生的时政和地区有关。报告举例说,如习近平高调“反腐”,同时却打击民间运动;为压制揭露腐败的爆料者,当局不惜动用刑事司法惩治“谣言”;在新疆、西藏发生骚乱后,当地几乎所有热门网站立即显示“无法访问”或被全面封锁。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网名“北风”的温云超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局这种表面看来没有固定标准的网络监控方式,显示出一种专制政权的控制模式:

“它(中共)主要是整个专制政权本身统治的需要,并没有很强的针对对象。它的信息控制是对全民的控制,而不是对特定的群体。也就是说,现在表现出来对特定群体的因言获罪,是从全面控制的需要。它需要不对称地提供信息,例如向国内民众灌输这样、那样的谎言、隐瞒历史事实,包括八九六四这样的事件。所以,它并不是针对特定的对象,而是针对全民的管制。”

与往年不同,“无国界记者”组织首次将多个民主国家的政府机构,列入《互联网敌人》名单。其中包括:美国国家安全局,英国的政府通讯总部以及印度通讯发展中心等,批评它们监听、监控公众通讯,导致公民言论自由、信息通讯自由以及隐私权等受到践踏。报告认为,在监控和审查网络言论方面,上述机构并不比他们在中国、俄罗斯、伊朗,甚至是巴林的同行做得更好。

在北京的胡佳就此表达了不同看法,他说:

“美国、英国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基本点是为了反恐,某种意义上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但中国的互联网审查、防火墙不是为反恐设置的,是为了把中国老百姓的耳朵封闭上,不让他们了解外界的事务;把他们的嘴捂上、眼睛封上,是基于这种目的。”

网名“北风”的温云超也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与其他国家有着本质的不同:

“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是黑箱作业,是依据完全不透明的规则进行审查。被审查的对象,包括个人、网站、机构并没有任何司法救济途径。另一方面,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主要侧重政治性内容。这些在我看来,其实是本质的不同。”

温云超强调,尽管中国当局在不断强化对互联网信息的管控,但随着现代技术发展以及网民人数的增加,中国网络信息的空间也在不断扩大。他认为,与习近平的前任“胡温”执政期间不同,当局已由试图引导网络舆论,转而到目前致力于限制并消解互联网效应,显示习近平一届中共领导人已将互联网自由当成了威胁其政权稳定的隐患。

“无国界记者”组织的年度报告还呼吁联合国、欧盟等国际机构采取立法措施,建立规范网络监控技术的出口及传播条约,尽快改变以互联网自由为敌的现状。

(记者:何平 / 责编:嘉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