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白纸运动": 数字监控与反监控激烈博弈

2022.12.01 16:1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白纸运动":  数字监控与反监控激烈博弈 连日来,反对当局疫情封控的“白纸运动”在很多中国城市蔓延。虽然当局持续监控网络舆论,但相关信息还是如潮水般传送到了海内外的社媒平台上。
路透社资料图

连日来,反对当局疫情封控的"白纸运动"在很多中国城市蔓延。虽然当局持续监控网络舆论,但相关信息还是如潮水般传送到了海内外的社媒平台上。一场前所未有的监控与反监控博弈,正在网络上展开。

 

 

由新疆火灾引发的“白纸运动”连日来成为海内外舆论焦点。与此同时,从中国国内的微信、抖音等舆论平台,到海外的推特(Twitter)、电报(Telegram)及Instagram, 一场前所未有的监控与反监控、封锁与反封锁的信息战,也在网络平台上打响。

《华尔街日报》周四(1日)更指出,被北京当局在国内屏蔽的推特,已成为把中国各地抗议活动的视频和图像传播到全世界的一个重要阵地。

从本周一开始,上海、北京等地的公安就在重要场所、路口、地铁车厢内等地翻查路人的手机,要求删除抗议视频和海外社媒平台和翻墙软件等。还有网友爆料,中国网信办日前发出通知,要求深入清理整治涉及“翻墙”的工具,如翻墙路由器、VPN、加速器、VPS、境外苹果账号等。 

美国华盛顿民间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告诉本台,这次“白纸运动”虽然主要发生在线下并以大规模聚集展现出它的力量,“但是如果没有网络工具的协助,大家也做不到这一点。”

他举例说,这次运动中的一些共同口号,以“白纸”为抗议的标识,以及各地民众互相鼓励协调,都是透过网络的帮助。此外,如果没有抗议者把现场录像迅速传到海外,不断传播后再返回中国,这次运动不可能有如此的规模与影响。

公安在上海街头翻查路人手机(网上截图/古亭提供)
公安在上海街头翻查路人手机(网上截图/古亭提供)

推特成中国抗议活动重要阵地

《华尔街日报》此前也披露,中国国内民众使用虚拟私人网络(VPN)访问推特发私信,并向一些被广泛关注的博主投稿爆料,以此把国内信息传向全球

本台日前独家专访的推特用户“李老师不是你老师”就是其中之一。全球很多大媒体几乎都采用了他转发的信息。但同时,他也受到大量水军攻击,甚至有自称“国安”的人对他进行死亡威胁。

报道还指出,最近如用推特搜索一些抗议活动的相关词,结果却出现充斥色情或其他内容的垃圾信息。发布这些信息的似乎是机器人账号。而北京一直把推特作为其外宣战场。中国有关部门一直密切关注在推特上批评中国政府的人,有时会因其在推特上的活动而逮捕他们。

北京民众11月27日手举白纸在街头抗议中国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联社图片)
北京民众11月27日手举白纸在街头抗议中国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联社图片)

中国网警使用最先进监控 追踪活动人士

《纽约时报》12月1日的报道说,过去几天里,“白纸运动”的游行和集会视频继续出现在聊天应用程序和短视频分享应用程序等中国网站上。专家认为,视频剪辑的绝对数量很可能已经压垮了中国负责监管互联网的自动化软件和审查大军。

不过,中国网络警察也在加紧行动,使用最先进的监控来追踪活动人士。法新社援引一名中国人权律师的话说,北京、上海和广州的警方似乎使用了非常高科技的手段,比如北京警察使用从现场扫描仪捕获的电话位置数据,或使用乘坐出租车前往发生抗议活动地区的人扫描的健康码等信息进行监控。而在其他城市,警方似乎在依赖监控录像和面部识别。目前,已有很多参与抗议或经过抗议地区的民众被警方拘留。

有广东抗议者还对法新社表示,在前往抗议途中, 他们向警方登记身份证件后,他们在加密的电报应用程序上的帐户即遭到黑客攻击。北京抗议者在被拘留期间,其电报帐户却处于活动状态,表明警方可能一直在访问这些帐户。

就在中国打压监控网络的同时,周四(1日),一个名为“匿名(Anonymous)”的国际黑客组织宣布声援“白纸运动”,对多个中国政府网站发动了攻击。该组织还骇入中国警方的监视器,公布了上海国安局长黄宝坤等人的身份证信息。

对此,杨建利认为,“这次的较量是一种信息自由、网络自由和网络技术的较量,再次提醒我们帮助中国民众来解决翻墙、上网,自由联络的重要性。”

首次翻墙者暴增   “白纸运动”成启蒙运动

原中国微博审查员刘力朋告诉本台,中国网信办日前发出要求深入清理整治涉及“翻墙”工具的通知,这显示官方对于控制网络信息非常恐慌。

他特别发现,这次“白纸运动”中很多平时不翻墙的网民都开始翻墙:“我在推特上看到非常多第一次翻墙出来的网民,他们几乎什么都不懂,但只要看到中国政治相关的,他们就去关注一下。墙外这些中文政治(新闻)流量都是暴增的一个趋势。”

旅美时事评论人士唐靖远则认为,“白纸运动”已成为中国民众的一场启蒙运动,一方面,它让很多参与者从思想观念上转变过来,比如不少人都开始对香港参与反送中的抗争者道歉:“另一方面,就是在官方严厉的打压之下,白纸运动从明面上走上街头聚集的形式,开始转入一些地下的这种抗争,同时开始出现了有组织性的趋势和倾向。”

信息倒灌导致一级应急响应   “墙”失效了?

另据海外网络媒体“中国数字时代”的消息,中国网信系统日前召开全国会议,宣布启动“一级互联网应急响应,最高级别对待”。主要负责人亲自上手,加强审核;还称,对于线下“滋扰信息,境外信息倒灌”要最快发现、最快处置、最快报告。

刘力朋说,“有很多网民翻墙出来,他们看完以后把它们(信息)又传回墙内去,这样就倒灌了,墙就漏了。”他表示,以前很多中国网民不翻墙是觉得没必要,而现在大家都想要翻墙了,网信办以往的控制手段就不管用了。

 

记者:凯迪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