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白紙運動": 數字監控與反監控激烈博弈

2022.12.01 16:1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白紙運動":  數字監控與反監控激烈博弈 連日來,反對當局疫情封控的“白紙運動”在很多中國城市蔓延。雖然當局持續監控網絡輿論,但相關信息還是如潮水般傳送到了海內外的社媒平臺上。
路透社資料圖

連日來,反對當局疫情封控的"白紙運動"在很多中國城市蔓延。雖然當局持續監控網絡輿論,但相關信息還是如潮水般傳送到了海內外的社媒平臺上。一場前所未有的監控與反監控博弈,正在網絡上展開。

 

 

由新疆火災引發的“白紙運動”連日來成爲海內外輿論焦點。與此同時,從中國國內的微信、抖音等輿論平臺,到海外的推特(Twitter)、電報(Telegram)及Instagram, 一場前所未有的監控與反監控、封鎖與反封鎖的信息戰,也在網絡平臺上打響。

《華爾街日報》週四(1日)更指出,被北京當局在國內屏蔽的推特,已成爲把中國各地抗議活動的視頻和圖像傳播到全世界的一個重要陣地。

從本週一開始,上海、北京等地的公安就在重要場所、路口、地鐵車廂內等地翻查路人的手機,要求刪除抗議視頻和海外社媒平臺和翻牆軟件等。還有網友爆料,中國網信辦日前發出通知,要求深入清理整治涉及“翻牆”的工具,如翻牆路由器、VPN、加速器、VPS、境外蘋果賬號等。 

美國華盛頓民間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告訴本臺,這次“白紙運動”雖然主要發生在線下並以大規模聚集展現出它的力量,“但是如果沒有網絡工具的協助,大家也做不到這一點。”

他舉例說,這次運動中的一些共同口號,以“白紙”爲抗議的標識,以及各地民衆互相鼓勵協調,都是透過網絡的幫助。此外,如果沒有抗議者把現場錄像迅速傳到海外,不斷傳播後再返回中國,這次運動不可能有如此的規模與影響。

公安在上海街頭翻查路人手機(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公安在上海街頭翻查路人手機(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推特成中國抗議活動重要陣地

《華爾街日報》此前也披露,中國國內民衆使用虛擬私人網絡(VPN)訪問推特發私信,並向一些被廣泛關注的博主投稿爆料,以此把國內信息傳向全球

本臺日前獨家專訪的推特用戶“李老師不是你老師”就是其中之一。全球很多大媒體幾乎都採用了他轉發的信息。但同時,他也受到大量水軍攻擊,甚至有自稱“國安”的人對他進行死亡威脅。

報道還指出,最近如用推特搜索一些抗議活動的相關詞,結果卻出現充斥色情或其他內容的垃圾信息。發佈這些信息的似乎是機器人賬號。而北京一直把推特作爲其外宣戰場。中國有關部門一直密切關注在推特上批評中國政府的人,有時會因其在推特上的活動而逮捕他們。

北京民衆11月27日手舉白紙在街頭抗議中國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聯社圖片)
北京民衆11月27日手舉白紙在街頭抗議中國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聯社圖片)

中國網警使用最先進監控 追蹤活動人士

《紐約時報》12月1日的報道說,過去幾天裏,“白紙運動”的遊行和集會視頻繼續出現在聊天應用程序和短視頻分享應用程序等中國網站上。專家認爲,視頻剪輯的絕對數量很可能已經壓垮了中國負責監管互聯網的自動化軟件和審查大軍。

不過,中國網絡警察也在加緊行動,使用最先進的監控來追蹤活動人士。法新社援引一名中國人權律師的話說,北京、上海和廣州的警方似乎使用了非常高科技的手段,比如北京警察使用從現場掃描儀捕獲的電話位置數據,或使用乘坐出租車前往發生抗議活動地區的人掃描的健康碼等信息進行監控。而在其他城市,警方似乎在依賴監控錄像和麪部識別。目前,已有很多參與抗議或經過抗議地區的民衆被警方拘留。

有廣東抗議者還對法新社表示,在前往抗議途中, 他們向警方登記身份證件後,他們在加密的電報應用程序上的帳戶即遭到黑客攻擊。北京抗議者在被拘留期間,其電報帳戶卻處於活動狀態,表明警方可能一直在訪問這些帳戶。

就在中國打壓監控網絡的同時,週四(1日),一個名爲“匿名(Anonymous)”的國際黑客組織宣佈聲援“白紙運動”,對多箇中國政府網站發動了攻擊。該組織還駭入中國警方的監視器,公佈了上海國安局長黃寶坤等人的身份證信息。

對此,楊建利認爲,“這次的較量是一種信息自由、網絡自由和網絡技術的較量,再次提醒我們幫助中國民衆來解決翻牆、上網,自由聯絡的重要性。”

首次翻牆者暴增   “白紙運動”成啓蒙運動

原中國微博審查員劉力朋告訴本臺,中國網信辦日前發出要求深入清理整治涉及“翻牆”工具的通知,這顯示官方對於控制網絡信息非常恐慌。

他特別發現,這次“白紙運動”中很多平時不翻牆的網民都開始翻牆:“我在推特上看到非常多第一次翻牆出來的網民,他們幾乎什麼都不懂,但只要看到中國政治相關的,他們就去關注一下。牆外這些中文政治(新聞)流量都是暴增的一個趨勢。”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唐靖遠則認爲,“白紙運動”已成爲中國民衆的一場啓蒙運動,一方面,它讓很多參與者從思想觀念上轉變過來,比如不少人都開始對香港參與反送中的抗爭者道歉:“另一方面,就是在官方嚴厲的打壓之下,白紙運動從明面上走上街頭聚集的形式,開始轉入一些地下的這種抗爭,同時開始出現了有組織性的趨勢和傾向。”

信息倒灌導致一級應急響應   “牆”失效了?

另據海外網絡媒體“中國數字時代”的消息,中國網信系統日前召開全國會議,宣佈啓動“一級互聯網應急響應,最高級別對待”。主要負責人親自上手,加強審覈;還稱,對於線下“滋擾信息,境外信息倒灌”要最快發現、最快處置、最快報告。

劉力朋說,“有很多網民翻牆出來,他們看完以後把它們(信息)又傳回牆內去,這樣就倒灌了,牆就漏了。”他表示,以前很多中國網民不翻牆是覺得沒必要,而現在大家都想要翻牆了,網信辦以往的控制手段就不管用了。

 

記者:凱迪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