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举行圆桌会议 吁中国停止打压外国记者

2013-1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2月11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针对中国对待外国记者的方式举行圆桌会议。(记者希望拍摄)
12月11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针对中国对待外国记者的方式举行圆桌会议。(记者希望拍摄)
Photo: RFA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12月11日就中国对待外国记者的方式举行圆桌会议,听取媒体代表和专家的看法。委员会主席布朗呼吁中国当局停止对外国记者的骚扰和打压,否则美国国会不得不考虑采取其他行动来对待这个问题。

《纽约时报》和彭博通讯社早些时候发表了揭露中国领导人及其家人积累巨额财产报道后,中国政府拒绝受理这两家媒体的总共20多名驻北京和上海记者的签证和续签申请。如果这些记者在年底到来之前仍未取得中国签证,这些记者将被迫离开中国大陆,而这两家媒体的驻华机构也不得不关闭或大幅度削减运作规模。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于12月11日举行了有关中国政府如何对待外国记者的圆桌讨论会。

委员会主席、美国俄亥俄民主党人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在圆桌会上表示,多年来,在中国的外国记者,仅仅因为从事新闻报道的工作,就时常遭受当局官员的约谈、警察的殴打以及其他多种方式的骚扰。

布朗呼吁中国当局,立即停止对外国记者的骚扰和打压、拒绝或推迟为他们发放入境签证、以及屏蔽外国媒体的网站等做法。他说,如果这个状况不得到尽快的改善,美国国会就必须考虑采取其他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

出席圆桌会的《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表示,外国记者在过去一年中目睹了中国新闻环境的不断恶化,以及当局对媒体报道的内容进行前所未有的审查。《纽约时报》的网站也遭到了中国政府的屏蔽。

他说:“去年以来,《纽约时报》和其他主要媒体,在中国面临着日趋恶化的新闻报道环境。中共和中国政府加强了试图塑造新闻报道的努力和对他们不喜欢的新闻报道的打压。他们对新闻工作者所施加的压力和其形式都是前所未有的。中国政府的这些打压措施,是多年来最严重的。这些做法严重威胁了外国媒体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进行自由的和广泛深刻地报道的能力。近来,中国有关当局停止受理外国记者签证的年底续签申请。这使9名《纽约时报》记者和他们的家属可能被迫在年底前撤离中国。在目前这些记者的签证两周内就要作废的情况下,《纽约时报》在30年中第一次面临着没有驻华记者的可能性。此外,中国政府还封锁了该报的中文网站。在这一年间,中国官员与《纽约时报》的几次交谈中明确地表示,他们不喜欢该报发表的有关中国领导人的一些文章。也就是说,中国当局在要求《纽约时报》和其他媒体进行自我约束,不要从事他们在全世界其他地方都在进行的那种新闻报道。”

《时代周刊》中国分社社长毕菡娜(Hannah Beech),在圆桌会上讲话时,也谈到了中国境内正在日趋收紧的采访报道环境。

她指出,中国政府打压新闻自由不仅影响到外国新闻机构,同时,数以百计的中国异议人士、学者和新闻记者也在遭受监禁和恐吓,他们所遭受的迫害比外国记者的遭遇更加恶劣。

她说:“自2000年我获得《时代》杂志驻中国记者的身份以来,我在中国做报道期间,尽管写了不少并不令中国当局看好的文章,虽然也时不时碰到过一些麻烦,但我一直都能获取中国外交部的工作许可。我知道自己所写的一些文章得罪了中国官员,因为我好几次在北京和上海都被当局叫去接受官员训话。有一次,外交部管理外国记者的一位官员还曾警告我,我已经犯了两次错误,再犯一次错误就会被驱逐出境。两年前,我去西藏做了有关藏人自焚的报道,随后我的签证手续就一直拖延了好久,到最后一刻才得到续签。我的电子邮箱也受到过中国黑客的攻击。我的感觉是,自阿拉伯之春爆发之后,之前中国当局稍有松动迹象的媒体管制做法,又开始加紧了。但是,无论外国记者在中国所遭受的骚扰和打压有多严重,与中国境内的新闻工作者所面临的可能被监禁、被判刑等境况相比,当然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致力于新闻自由的人权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组织的亚洲事务协调员罗伯特-狄茨(Robert Dietz)在圆桌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其实并没有在这场针对新闻记者的打压中取胜。其实,中国政府也不可能从打压信息和言论自由的政策和行动中获胜。

他说:“总的看法是,自习近平政府2012年上台以来,在中国的外国记者开始受到更大的压力。根据在北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所发布的信息,在中国面临签证问题的,不仅是《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的记者,还有其他类似路透社的慕亦仁(Paul Rooney),和半岛电视台的驻中国的英文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an)等。中国当局从来都不为这些做法做任何解释,但大家推测,这些举动是报复性的。”

就美国政府是否应该针对中国媒体在美国的记者采取相似的报复性措施这个问题,狄茨表示,最好是美国政府以外交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这比拒绝向中国记者发放或续签入境签证更为有效。狄茨认为,限制中国人、游客、记者或学生来美国,将是一种错误的策略。

被中国政府拒绝续签入境签证的路透社资深驻京记者慕亦仁(Paul Mooney),原先也预订出席会议,但由于健康原因而未能参加。

前不久,中国当局拒绝彭博新闻社记者参加英国首相卡梅伦与中国总理李克强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引发了英国政府的关切。

美国副总统拜登12月4号在北京与外国媒体驻华记者会面后,立即向中国政府提出了这个问题,并把此列为美国政府最关注的问题之一。他表示,如果中国政府驱逐外国记者,将有可能引发美国国会的反应。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