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国网络热点舆情聚焦官民关系

2015-1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2015年互联网舆情报告。(网络截图)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2015年互联网舆情报告。(网络截图)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网络版人民网舆情监测室12月25日发表的《2015年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说,根据他们对2015年中国互联网舆情进行的全面分析,充分勾勒出了中国舆情版图。报告说,2015年中国网络热点舆情主要聚焦官民关系等社会矛盾。

《2015年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所覆盖的时段为2015年1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报告对这段时间内发生的500件舆情热点事件进行了分析。报告显示,官民关系、贫富差距、医患矛盾、权益纠纷等社会矛盾依然是舆情压力的重要来源。


报告说,从舆情压力值的地域分布可以看出,广东和北京依然位居舆情压力榜前两位。但受哈尔滨仓库火灾、庆安枪击事件和天津8月12日发生的特大火灾爆炸事故影响,黑龙江、天津舆情压力指数有较大幅度增加。


报告还说,报纸、杂志、电视等传统媒体的议程设置能力进一步下降,“两微一端”(微博、微信、移动客户端)成为了解新闻时事的第一信息源,特别是拥有月活跃用户6.5亿的微信,成为社会舆论的新引擎。而智能手机以及其他智能设备的兴起,促使50后、60后等在经济以及社会资源上占优势地位的“前网络一代”快速介入到互联网的浪潮中。


《2015年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还说,2009年,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曾对77件影响力较大的社会热点事件进行分析,发现其中由网络爆料而引发公众关注的事件只有23件,约占全部事件的30%。但如今,互联网对社会舆论的议程设置影响大有增加。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对2015年1月1日到本年10月31日期间发生的500件社会热点事件的统计显示,其中44.4%的事件由互联网披露而引发公众关注;可以明确源发于“两微一端”的有64件,占12.8%。

但旅美中国学者刘青就此表示,其实,中国近年来几乎所有的重大事故或危机事件,都是由网民曝光而公布于世的:

“这些年来,中国发生的几乎所有各种规模的灾难、事故或群体事件,都是由网民首先在网络上在事发后很快就曝光的。若要靠中国官媒,那世人只会听到中国政府有多么了不起、多么为民众利益服务、中国政府取得成就的假信息,而所有恶性事故、天灾人祸、官员胡作非为、当局打压民众的事件都会被隐瞒起来。”

人民网《2015年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还说,伴随微博和网络社群趋于活跃,网络舆论中“广场式”的鼎沸之议减少,“沙龙式”的社群对话增多。这标志着社会各群体真实的利益博弈在互联网上聚合成体,也表明网络内容供应在技术细分之下,公众生活偏好的凝结。


报告还说,同时,2015年内,因警媒关系、医患关系而兴起的警察职业群体,医护从业者职业群体不断在网上发声。报告还透露,从舆情压力的职能部门分布可以看出。公安依然负面舆情事件最多;此外,校园舆情也高发,例如,校园暴力,高考和招生负面舆情;而受股市波动和经济下行影响,证监会、央行等财税金贸部门舆情压力陡增。公务员工资调整、养老金并轨、延迟退休等政策引发热议,人社部一次次站到舆论风口浪尖。

在美国的刘青先生表示,中国政府花费巨额资金、庞大人力和精力来控制信息和言论,但如今也没法完全控制信息:

“中国在控制媒体方面一直是下很大本钱的,但虽然中国政府花费巨额资金、庞大的人力和精力来控制信息和言论,但在互联网时代,即使是中国政府这样一个社会各角落无处不管的政权,也没法完全控制信息,而中国网民这些年来不断曝光各种信息就是强有力的例证。”

人民网《2015年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表示,数据显示,传统媒体发行量在2015年上半年即有明显下滑。报纸发行量下滑37.15%,期刊发行量下滑5.89%。在困境中,传统媒体不断尝试转型改变的可能,如南方都市报在10月12日的改版声明中,推出“众筹新闻”,尝试在传统媒体上发展用户定制内容。

报告还自我表扬说,人民网,以及中国另外两家官媒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等官媒,“走在了媒体融合的前列”。报告断言,官方倡导的几百万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进入网络,成为最为凸显的舆论力量。

记者:希望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