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共党员干部被要求上报各自微信、QQ群信息

2016-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党员被要求上报各自微信QQ群情况。(乔龙摄)
党员被要求上报各自微信QQ群情况。(乔龙摄)
Photo: RFA

中国网络最近流传一份北京市某街道办向党员干部下发的一份“党员干部参与微信群、‘QQ群’报告表”,除了要求填写个人姓名、出生日期、文化程度及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外,还要填写个人所在的微信和“QQ群”帐号及管理员姓名。有分析认为,该报告表像是针对全国的党员干部,将由基础单位要求党员填写。

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加强对言论的管控。继当局责令微信公众号备案之后,一份名为“党员干部参与微信群、‘QQ群’报告表”,连日来在北京知识分子微信圈热传。该份有北京市朝阳区某街道办向辖区内党员干部发出的“报告表”,作为有关加强党的领导,建立流动党员微信平台的学习材料附件,发给中共基层党员干部,除了要填写自己的姓名、出生年月日、民族、文化程度、手机号及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还要填写所在的微信和QQ群帐号,管理员姓名。最后要签上自己的姓名。

北京学者贾先生6月1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他也看到该份表格:“我也是上午在群里面看到的,如果确实有这件事情,无非说明人盯人。你填了这个表以后,你这个群有什么问题或者什么情况,将来他有依据可查。知道你在哪个群,谁发言或怎么样,他可以渗透。这些手段属雕虫小技”。


媒体人李先生对记者说,他觉得当局制作这份表格无非是想加强对舆论的控制,但做法可笑:“看到了,有点可笑,好象是要封杀舆论,要严管,证明他们很空虚。他能做到哪一步,拭目以待吧”。

中国网络聊天工具用户正在快速增长。据腾讯公司2015年11月公布,其微信客户已达到6.5亿,同比增长近百分之四十;QQ月活跃账户数为8.6亿,同比增幅为百分之五。据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说,从这份“报告表”要求的内容看,应该是面向全国的中共党员干部,表明现有的监控手段不足以令当局完全放心。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对记者说,当局要求党员干部关注聊天群的情况。他说:“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换他们对付(民众)的政策。举个例子,我有一个群,我是群主,有400多人,他们就问其他人,你是不是在查建国的群里?也跟我说,你在这个群里面,哪一天、几点,你在群里写了什么东西……。他们时时在监视,什么时候下手,那是他们的事”。

查建国说,当局通过技术手段监控聊天群也不困难,但中国大陆有上千万个聊天群,当局的监控手段真的想做到“天衣无缝”,并非容易。

一个多月前,广东、山东、内蒙等地政府网络信息办公室要求微信公众号用户备案。山东临沂市网信办4月14日发出“关于开展微信公众账号备案工作的通知”称,为加强微信公众账号管理,规范网络传播秩序,即日起在临沂市开展微信公众账号备案工作。备案时间由4月13至5月13日。临沂市网信办办公室人员接受本台查记者询时称,备案是为便于当局对微信“时政类新闻账号”的管理,全国各地都会实施。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吴晶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无稽之谈,懂一点点,真的只需要一点点计算机知识的人都知道,微信QQ这些信息的获取是何其容易,何必通过上报的方式获取。再者,QQ群信息上报,闻所未闻,无中生有,不知道本文编辑用意何在,作为本网站的一游客,实在法忍受这种笑话的文章存在。

2016-06-02 05:0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