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春秋总编杨继绳辞职公开信曝光向广电总局报备文章八成无结果

2015-07-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炎黄春秋》月刊总编辑杨继绳。 (本台粤语部)
图片: 《炎黄春秋》月刊总编辑杨继绳。 (本台粤语部)

中国敢言媒体《炎黄春秋》月刊的总编辑杨继绳7月1日正式离职。他的两封辞职公开信星期三在网络曝光。公开信称,上级官员曾多次催促他离职,以及过去五年该杂志社向广电总局报备文章的80%都不获准发表或没有下文。杨继绳星期四对本台表示,当局曾对他打招呼不要发表上述公开信,他也作出了相关承诺,但不知是谁把公开信对外披露。

著名政论月刊《炎黄春秋》因受到中宣部的干预,去年以来,遇到各种阻力,先是被强制变更主管单位,后又接《警示通知书》,指其刊登的文章违规,甚至要求稿件送审等,导致多人辞职。总编辑杨继绳在7月1日离职前,写下了《致炎黄春秋社委会和全体读者的告别信》和《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最后陈述》两封公开信。他在写给炎黄春秋社委会和读者的告别信中称,退出《炎黄春秋》杂志社,并表示“李锐、杜导正两位前辈和社委会对我一再挽留,我思考再三,还是决定离开。在这里,向在《炎黄春秋》合作多年的朋友们告别,也向百万热心的读者告别”。

75岁的杨继绳在《炎黄春秋》担任副社长12年,他说离开的原因有三个,一是年老多病,难以承担总编辑这个沉重的负担。第二个原因是4月10日新华社三位局级干部代表社党组找他谈话,用党的纪律要求他立即退出《炎黄春秋》。第三个原因是去年四季度,总编辑、两位轮执主编和网络主编四人同时辞职。他不得不临危受命。但他承诺只干半年。现在,半年已过,新组的编辑部运作良好,编辑工作已走上了正轨,已经完成了社委会交给他的任务。他要兑现承诺,决不恋栈。

杨继绳星期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他接到上级通知不得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但承认公开信出自他本人,却不是他公开发表:“乔龙,我想跟你说两句话,第一句话,新华社不让我跟外国记者谈话,所以我不能说。第二句话,这两封信不是我故意发的,不知道怎么传出去了,原来我还没有写完,就有相关人员就知道,跟我打招呼,约谈,不让我发表,我当时承诺不发表,谁发表的我不知道”。

记者:那您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

回答:身体状况还可以。

记者: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回答:这几天休息几天,过一段时间再说。

记者:您对炎黄春秋,用一两句话概括一下。

回答:我在信上都写了,不多说了。但信不是我发的,是我写的。我向他们承诺不发表。

去年《炎黄春秋》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变更上级主管部门后,风波不断.包括总编辑吴思、副总编辑黄忠等四人提出辞职。今年3月18日,该杂志社举行新春联谊会前夕,突然接到上级有关部门停止举行的通知而被迫取消。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吴思他们那一次辞职以后,杜导正委任杨继绳为总编辑,当时他有过一个表态,就是说他干半年,现在到了半年。另外前不久,广电总局、新华社几个单位联合找他谈过一次话,要他马上从炎黄春秋退出来,但是他说对炎黄春秋有承诺,干半年,也就是干到六月底就退。所以他选择6月30日退”。

知情人士表示,杨继绳有一本有关中国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的书将于明年在香港出版,但有官员要求他不发表:“另一方面,他有一本书要在香港出版,因为明年是文革五十周年,广电总局实际上是明确向他提出来,不能出版。但是最后会怎么样,现在不清楚”。

杨继绳在写给广电总局的最后陈述中提到,该局向杂志社发出的《警示通知书》指出:“《炎黄春秋》变更主管主办单位以后,2015年前4期共刊登86篇文章,其中就有37篇文章涉重大选题,均未向总局报备”;“责令杂志社立即纠正违规行为,从2015年第5期开始,·····对重大革命和重大历史题材的文章做到应报尽报,全部履行报备手续”,其中包括有关党和国家的重要文件、文献选题;有关党和国家曾任和现任主要领导人的著作、文章以及有关其生活和工作情况的选题等共15项。

最后陈述称,2010年报备的稿件中,不能用与没有答复的占报备稿总数的62%;2012年升至80%;2013年达到86%;而2014年达到90%。总计:五年报备稿中不能用和没有答复的占总数的80%。没有答复的稿件中,有的两三年渺无音讯,如石沉大海。杨继绳希望广电总局高抬贵手,给深受广受读者欢迎的《炎黄春秋》留下一小片生存的天地。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