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VPN程式九成存私隐风险

2019-08-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近六成中国产手机VPN程式存在泄露个人隐私的风险。(RFA资料图)
近六成中国产手机VPN程式存在泄露个人隐私的风险。(RFA资料图)

 

全世界有约六成免费VPN程式(虚拟专用网络)来自中国企业,其中九成都存在私隐风险。全球97家主要翻墙软件(VPN)业者中,至少有29家的母公司是中资公司。中国政府既然限制网民使用VPN软件,为什么不限制企业生产?

近六成中国产手机VPN程式存在泄露个人隐私的风险。海外网站“Top10VPN”上周发表一项调查报告,指受调查的流行VPN程式中,77%有潜在风险,有约六成VPN程式由中国企业或以中国为基地的公司开发,这些国产程式九成存在严重私隐问题。

 

 

“Top10VPN”还指,有潜在风险的VPN程式在谷歌应用商店总下载次数达2.1亿次,而苹果应用商店也达到每月380万次。虽然“Top10VPN”已经向谷歌及苹果反映程式存在风险,更指应用商店内的八成免费VPN程式,违反苹果本身的数据分享规定,但两家公司似乎没有理会。

 

全世界约六成免费VPN程式来自中国。(网络图片)
全世界约六成免费VPN程式来自中国。(网络图片)

十年前,中国政府建立了国家防火墙,令很多著名的网站在中国都无法访问,如谷歌、推特、脸书等等。为了能够访问“被墙”的国外网站,很多中国网民尝试各种“翻墙”的方法。在各类翻墙软件中,VPN较为稳定。网民在海外社交媒体注册账号,并发表自由言论,仍然受到中国警察的监控。

网络活跃人士王爱忠星期三(21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海外不少VPN企业有中资背景,而VPN软件的使用者恰恰是“墙内”用户。他说:“中国是不允许民众‘翻墙’到境外(网站),因为他设置防火墙就是为了不让民众接触到外面的一些信息。包括这几年,一些企业用VPN,一些个人使用VPN被处罚、被拘留的案例不少。现在国内还是可以搜索到很多VPN,可以使用(免费),这确实很有问题。”

 

在VPN的示例中,虚拟专用网络消息通过公共网络架构(例如,因特网)发送内联网的网络消息。(维基百科)
在VPN的示例中,虚拟专用网络消息通过公共网络架构(例如,因特网)发送内联网的网络消息。(维基百科)

王爱忠对网络上的一些免费VPN软件表示担忧。他说:“包括前一段时间,国外媒体做调查也发现,即使是国外的VPN公司,也有近六成公司的背后是中国控股。所以国内背景的VPN这么多,有可能是政府为了控制翻墙民众的信息或者想了解他们的行踪、言论。”

深圳一名曾参与本土VPN经营的人士,一个月前接受中央社采访时说,中资企业自行成立或收购境外VPN公司的作法,约自2015年开始。这些VPN公司被纳入中资旗下后,虽然持续收费运作,但翻墙的难度却在升高,到了今年更为明显。据德国之声报道,负责这项调查的资安研究机构VPNPro指出,有不少VPN业者向消费者隐瞒其背后母公司的讯息,令人担忧。

 

“Top10VPN”还指,有潜在风险的VPN程式在谷歌应用商店总下载次数达2.1亿次,而苹果应用商店也达到每月380万次。(资料图/美联社)
“Top10VPN”还指,有潜在风险的VPN程式在谷歌应用商店总下载次数达2.1亿次,而苹果应用商店也达到每月380万次。(资料图/美联社)

网络评论人士李家宝对本台说,凡是境外热门软件,中资都会参与其中,包括模仿该产品或加入软件开发公司:“用户有需求就会产生一款新的软件。不保护用户隐私的企业可以在中国畅通无阻,而保护用户隐私,并不按照中国政府要求做的企业,则无法进入中国。VPN也一样,中国政府设立的防火墙,至今无法做到对于部分VPN的流量准确识别之外,很显然除非他做到物理阻断中国互联网与境外链接。”

李家宝说,无论如何,中国官方很难完全阻断网民通过翻墙浏览境外网站:“所以中国政府使用了从政府层面来讲,最聪明的做法,既然阻挡不了用户需求,那就造一个可监控的管理模式。这是中国造VPN在各大应用商店泛滥的主要因素。”

2017年初,中国工信部发布了新的政策,禁止国内公司未经政府允许提供VPN服务,数个月后,著名国内VPN服务商GreenVPN被迫关闭、停止服务。

 

记者:乔龙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