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媒体停刊 党报相继复活

2019-02-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州日报》在2016年一年就获得了3.5亿元补贴。(Public Domain)
《广州日报》在2016年一年就获得了3.5亿元补贴。(Public Domain)

受网络媒体冲击,中国不少媒体因广告收入骤减,入不敷出,纷纷停刊。今年元旦前后,《北京晨报》、《京郊日报》及《黑龙江晨报》等十多分纸媒体相继停刊转型。分析认为,纸媒体停刊除了受到网络媒体冲击,另一原因与政府宣传部门收紧记者报道空间有关。另外,不受营利影响的中共党报,却出现“复活”现象。

官方人民网报道,近年来的岁尾年初,往往有许多报纸宣布停刊转型。2019年元旦前后,集中出现了《北京晨报》、《京郊日报》、《黑龙江晨报》、《安阳晚报》、《赣州晚报》等13份报纸停刊转型。政见观察员方可成,本周一(11日)发表文章,指互联网“杀死”传统媒体,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尤其是近年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普及,更使得报纸杂志的发行量和广告额都出现“断崖式下跌”。中国报纸的广告收入从2012年的410亿元急剧缩水至2016年的102亿元,短短四年间跌去了大约四分之三。这个比例和美国报业的衰败程度相当,但要来得更加突然和剧烈。

北京资深媒体李新德本周三(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众多市场报停刊,首先是受到网络媒体的冲击:“互联网时代到来以后,传统媒体都受到冲击。因为我们这儿管制媒体,我们党办的媒体,到现在好多经费还是靠财政拨款,一个是报纸订阅,每一年省政府省宣传部都下文件,要订阅哪几份报纸。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必须要订阅。但是一些市场报纸,行业报纸就受到了严重冲击。第一要求你办报的内容必须要符合党中央的要求,热点新闻规定几不准。平时还下文件告诉你哪一些能报道,哪一些不能报。”

党报得到大量政府补贴

文章写道,传统媒体在中国的衰落,有一个独特的特征:大批衰败甚至停刊的都是市场化媒体,而党报非但没有停刊,反而普遍出现了收入增长的情况。至于党报在互联网时代为何能够“复活”研究者发现,党报拥有了多种新的收入来源。包括各地政府为党报提供了直接的财政补贴。例如,《广州日报》在2016年一年就获得了3.5亿元补贴。地方政府在党报上投放了不少推广政绩的形象广告。在反腐高压态势之下,地方官员不敢把钱贪进自己的口袋,于是选择把钱花在党报广告上,以期有利于自己的仕途。另外,官员们需要更多通过阅读党报来了解政策风向,因此他们不会抛弃党报。地方官员还可通过增订党报的形式,展现自己的政治意识过硬。这使得很多党报的发行量不降反升。

贵州大学前经济学教授杨绍政博士对本台说,在中国大陸,没有真正意义的市场化媒体,所有的媒体都姓“党”,只是部分媒体的市场化程度较高而已。都市报停刊,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是好事:“目前经济形势呈下滑,导致了一部分原来主要依靠广告收入和读者收入来维持的这一部分报纸,它的停刊,应该说对共产党而言是一件好事情,那样的话,共产党可以把战线收缩,喉舌都发出同一个声音。而且那个声音就是党的声音。整个国家思想就统一了嘛。”

北京学者查建国表示,市场化报纸的衰落是互联网时代的必然现象,各国都相同。但是中国共产党媒体受到的冲击最小,是因其本来其市场化程度也是最小的,因其受到行政力量支持,当所有媒体受到冲击时,党媒受影响最小,这也是中国特色。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