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學教授網絡言論遭學生舉報引發熱議


2019.10.08 19:00 ET
Untitled-1.jpg 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院教授孫悟湖(微博圖片)

 

中國大專院校的學生舉報老師事件,時有耳聞。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院教授孫悟湖,近日在微信羣的言論,被一名叫雷振宇的學生舉報及移出微信羣。該事件引發師生熱議。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院退休教授趙士林周二發表聲明,指有學生對老師進行政治誹謗和政治告密,宣楊極左主義。

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孫悟湖,上週五在微信圈發表了被羣主認爲政治不正確的言論,遭到學生政治審查及告密事件,近日引發熱議。微信公號“暉思不可”的作者小暉本週二發文稱,“看來現在大學老師是越來越難做了,也越來越向工具化方向發展,只能說規定好的話,不能發表自己的個人觀點了,不然就要被封號,甚至有可能被停止教學。如你們所見,昨天的兩篇關於阿拉善沙漠的文章都刪了,既然阿拉善不讓提了,那我就不提了,繼續聊別的。我想跟你們大家聊一個新鮮事,中央民族大學的老師被學生給舉報了,這成爲中央民族大學這兩天的一個熱門話題。”

 

孫悟湖在微信中稱被學生舉報,又被移出微信羣。(微博圖片)
孫悟湖在微信中稱被學生舉報,又被移出微信羣。(微博圖片)

 

 

呼和浩特前政治教師,蒙古族新娜本週二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她當年也曾目睹類似學生告發老師的事件:“由於整個社會道德的滑坡以及官方現在鼓勵學生告密,所以學校裏面的學生不尊重老師,舉報老師這種現象越來越厲害,我以前教政治時,你說話稍微‘過頭’,馬上就有人打小報告,這幾年更是這樣子。現在政治上抓得這麼嚴,很多老師都因此下崗,這就是中國在教育戰線收緊的表現形式。”

 

孫悟湖爲中央民族學院博士生導師。(微博圖片)
孫悟湖爲中央民族學院博士生導師。(微博圖片)

在微信截圖中,有學生問孫悟湖教授,“怎麼對政治如此感興趣了?”並提醒“不要在不合時宜的地方說不合時宜的話。還要求孫教授“帶頭髮揮正能量,不要給羣主和羣帶來麻煩。”對此,孫悟湖表示會引以爲戒。但羣主雷振宇舉報孫教授,導致其被微信封號一天,又將這位教授移出微信聊天羣。此事激起千重浪,在新浪微博,衆多網民發文聲援孫悟湖教授,批評雷振宇。

學者: 學生舉報老師是教育的奇恥大辱

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士林獎學金出資人趙士林,週一發表聲明稱,最近學院發生了學生訓斥老師、攻擊老師的惡性事件。聯想到很長時間以來,有學生對老師進行政治誹謗和政治告密,攻擊改革開放,宣楊極左主義。這是教育的奇恥大辱,是教育的最大失敗。有鑑於此,我作爲獎學金的出資者,特公開發表鄭重聲明,有下列表現的學生絕不能享受“士林獎學金”。第一,不尊重老師、甚至對老師進行政治誹謗和政治告密的學生。第二,攻擊改革開放、宣揚極左主義的學生。請校院兩方、全校師生及社會各界監督執行。

 

舉報者雷振宇爲該校06級本科生。圖爲雷振宇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的照片(微博圖片)
舉報者雷振宇爲該校06級本科生。圖爲雷振宇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的照片(微博圖片)

南京一中學教師朱女士對本臺表示,中國的文字獄在歷朝歷代均有發生,在專制之下,知識分子往往要夾着尾巴作人:“從古代到現代,控制思想,製造文字獄,因言獲罪,治理社會的理念一脈相承,這就是‘專制’。但歷史也證明了,這種做法短時有效長期無用。普世價值一定會如陽光一樣照耀中華大地。”

南昌學者吳巧英對本臺說,當下中國的文化制度沒有創新,只是輪迴:“只有一黨執政的話,永遠都是這樣輪迴,癥結永遠都解不開。所以路線鬥爭,階級鬥爭永遠沒完沒了的,就像胡適說的,民主不是多少的問題,是有和沒有的問題。”

網民“普羅一員”留言寫道,“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農夫三拳有點疼60427”說,極左的結果就是內鬥、饑荒和死亡,支持趙教授。“跑2019”寫道,現在大學老師尤其是政治歷史都不敢講什麼,只能讀課本!不知道是誰的悲哀!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