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者节:新闻最差的时代

2018-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记者节当天,六四天网前公民记者邢鉴、柳学红在曼谷街头拉横幅捍卫新闻自由。(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2016年记者节当天,六四天网前公民记者邢鉴、柳学红在曼谷街头拉横幅捍卫新闻自由。(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11月8日是中国记者节,有中国记者发文写道:“现在是新闻最多的时代,也是新闻最差的时代。我们似乎更容易看见‘真相’,但追究真相更难”。资深媒体人李先生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在八十年代,中共高层提出尽快对新闻立法,但“六四”后,新闻法起草小组被解散。当前舆论成了政府监督民众的工具和手段。

中国记者节当天,中国不少门户网站刊登庆祝记者节的文章。官媒人民网刊登“重温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记者要求和期望”的文章,强调党的新闻舆论工作是党的一项重要工作,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正确政治方向等。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进入第四日。当天适逢记者节,位于上海国家会展中心的新闻中心,为新闻工作者们举办庆祝活动。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当天为记者举办登山活动。四川省委宣传部召开庆祝记者节座谈会,要求全省新闻工作者要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等。

“记者论坛”公众号发文称,现在是新闻最多的时代,也是新闻最差的时代。我们似乎更容易看见‘真相’,但追究真相更难。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全民新闻时代了,人人都可以发布新闻,但事实的真相反而难以辨别了。看起来,民众似乎掌握着前所未有的新闻控制权,但这也意味着民众自身必须拥有把握这种控制的能力。否则,仍然会被强权操控,而且比以往更深度地被操控,因为传播技术的最大控制者永远是最高权力的拥有者。

 

大陆记者心灰意冷 放弃调查报道

本台记者周四接触多位大陆记者,试图采访他们对当前撰写调查报道的态度,但多位受访者表示,他们已放弃调查报道,仅写报社要求的报道,而这些内容往往是赞美、宣传类报道。受访者称,他们不便接受外媒采访。

广东一位经常与记者接触的网民本周四对自由亚洲电台说,现在各路媒体都放弃了异地监督报道或调查报道:“现在大陆媒体被压制得很厉害,特别是习近平提出党管媒体,很多媒体纷纷表态效忠共产党。甚至公开说媒体要做党的利益看门狗。前几年,大陆媒体还敢揭露社会黑暗面,也敢监督公权力。现在的媒体清一色的给权力唱赞歌。极少媒体敢说真话,敢批评的都没有好果子吃”。

也有学者表示,新闻立法早已胎死腹中。1984年,中国全国人大启动制定新闻出版法的准备工作;其后成立新闻法起草小组。很快完成了新闻法草案,但“六四事件”后,新闻立法变得遥遥无期。经历过六四的资深媒体人孙先生对本台称:“八九之前,专门有一个新闻法起草组,在全国人大成立,是胡绩伟负责的。但八九年以后就告吹了。到现在快30年了,没有任何动静”。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媒体人对本台表示,当年有官员提出,新闻界要有独立的话语权,但很快受到压制:“从此没人敢提这件事。执政者不允许新闻立法,新闻立法以后就有独立的话语权,那是不允许的。原来还提新闻是党和人民的喉舌,后来就变成一个声音,也不提党和人民的喉舌了。因为党和人民好像明显出现了对立。如果说现在还算新闻记者的话,那也只能是鹦鹉和宠物”。

这位资深媒体人称,当前所谓的舆论监督是监督舆论,所谓的舆论导向是导向舆论。北京学者查建国表示,目前记者的报道内容受到严厉控制,即使在网络上发表自由言论,也会遭到屏蔽。这也是中国现在的现实。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