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薪水近一年 传媒采编面临下岗

2019-1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9年6月,《大庆日报》部分员工拉标语讨薪。(微信图片/传媒见闻)
资料图片:2019年6月,《大庆日报》部分员工拉标语讨薪。(微信图片/传媒见闻)

 

黑龙江省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本周三(12月4日)向旗下鸡西市电视台、报纸等发出通知,促请自愿提出解除劳动关系者于当天下午之前,到该集团人力资源部报名办理离职手续。该集团员工称,最近三年因财政拨款减少及入不敷支,已有将近十二个月发不出工资。

鸡西集团向属下各部门、集团全体聘用人员发出通知表示,按照鸡西市委宣传部工作安排部署,集团全体聘用人员如有自愿提出解除劳动关系者,市里一次性补发各种拖欠费用,并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给予相关经济补偿, 要求在当天13点30分前到集团人力资源部报名登记。

 

 

本台记者就上述通告致电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办公室查询,接听电话的史安利不愿对记者多说:“我无法核实你的身份,所以我在电话中拒绝回答你。”

 

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召开2018年工作会议表扬优秀员工。(图源:鸡西新闻网)
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召开2018年工作会议表扬优秀员工。(图源:鸡西新闻网) Photo: RFA

记者:你们现在还上班吗?

回答:我们上班,每一个班的人都在上班。

记者:不发工资怎么办呢,有没有应急的办法?

回答: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无法证实你的身份。

记者:所有员工都上班了吗?

回答:我们都上班,都正常上班。

就在两天前,中国记者圈已传出鸡西新闻媒体集团拖欠员工薪水的消息。一位记者留言说,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已经拖欠其11个月工资,想通过帮助亲戚分销苹果的方式缓解生活压力,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惠顾。新浪科技网站本周三刊出一篇转自“传媒见闻”的报道,题为《东北媒体又欠薪:12个月不发工资 记者下班帮人搓澡》。文章写道,一则媒体人卖苹果谋生的求助广告,当天上午在媒体群中刷了屏。

 

鸡西传媒集团欠薪,起源于一则媒体人卖苹果谋生的求助广告。(取自微信/传媒见闻)
鸡西传媒集团欠薪,起源于一则媒体人卖苹果谋生的求助广告。(取自微信/传媒见闻)

有知情人士告诉“传媒见闻”,目前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拥有员工约490人,其中大概200多人属于公务员和事业编,剩下的200余人为事业差额编制和预算外事业编制以及企业编制人员,属于这一部分的包括记者、编辑在内的所有人员均被拖欠了工资。另一位鸡西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告诉“传媒见闻”,从2016年开始,集团就陆陆续续欠发工资,最近一次收到工资的时间是2019年8月,但也只是补发了2018年度的工资,截止目前2019年全年的工资都没发过。另一位在鸡西电视台工作的记者说,“现在编辑记者和工作人员基本都是自费搭钱工作,比如采访出差和用车这些费用全部没有报销都是自己贴钱。”

公开资料显示,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是以《鸡西日报》、鸡西人民广播电台、鸡西电视台、《鸡西晚报》以及《鸡西广播电视报》等为主体的新闻媒体。

今年上半年退休的《鸡西晚报》前副总编辑张小枚接受本台查询时证实,该集团已有一年未发工资,但她已经退休,因此不受影响。她说:“集团的员工不获发工资,这个我也清楚。不发就不发嘛,堵一个人的嘴,堵不住全体人的嘴。但是能借助网上的一个帖子解决职工的工资问题,我觉得也是应该的。因为有些是一家两口人、三口人都在一个单位啊。一年不发工资也真够可以了。”

 

资料图片:2019年, 齐齐哈尔广播电视台编辑记者在公司门前拉标语讨薪,据悉当时电视台已欠薪三个月。(微信图片/传媒见闻)
资料图片:2019年, 齐齐哈尔广播电视台编辑记者在公司门前拉标语讨薪,据悉当时电视台已欠薪三个月。(微信图片/传媒见闻)

张小枚对本台说,自三年前禁止接收医疗广告后,集团收入逐年减少:“媒体都是靠广告营收的,现在大气候就是首先不让做医疗广告,这就去掉三分之二(收入),然后企事业单位又不准做经营广告,就是过去我们说的企业形象广告。第三,我们这个城市的资源枯竭,做商业广告的寥寥无几。”

张小枚还说,过去该集团每年曾吸引五千万元人民币的外商资金,其后降至三千多万、两千多万,今年仅收到两百多万元,以至于集团经营出现入不敷出的状况。

据报道,去年6月,《大庆日报》也遭遇了“讨薪门”,其原因是部分员工被拖欠工资长达22个月。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许书婷、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