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疑似与中国有关的脸书账号干预美大选

2020-10-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报告:疑似与中国有关的脸书账号干预美国大选(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报告:疑似与中国有关的脸书账号干预美国大选(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澳大利亚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最新报告发现,社群媒体脸书(Facebook)不断出现翻墙账号系统性地发出贴文与视频,散播一些不实资讯。这些账号干扰美国总统大选与配合中共叙事的用意明显。报告作者之一托马斯(Elise Thomas)就此接受本台记者郑崇生的书面采访,下面我们就请郑崇生跟我们介绍一下情况。

 

 

主持人:能不能先跟我们介绍这个智库的最新研究报告与发现?

记者:好的,嘉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旗下的这个国际网络政策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成立了一个专门研究“疫情假信息与社群媒体操控”的工作组,他们有一个追踪和中国政府相关与无关帐户的资料库,主要涵盖三大社群平台,也就是脸书、推特及油管,这些平台在中国国内都是被封锁禁用的。

报告作者之一托马斯告诉我,这是他们今年四月成立以来发表的第八份报告,而这一次主要聚焦一批脸书用户,他们是系统性地发送“夸大美国社会动荡与防疫不力”的不实信息。

美国很糟?中国很好?央视Style锁定西方阅听人

主持人:这些帐号从哪来?有什么共同特色没有?跟我们介绍一下,他们发送什么样的内容?

记者: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帐号都是通过翻墙软件发文,在托马斯这次追踪研究的33个脸书帐号中,可以分为两大种类,一是以卡通动画人物头像申请,另一种是有真人照片的,也有好几个帐号是用相同的照片。这些帐号还有一个相似处,他们最早都有同一个攻击对象:流亡美国的引发争议的中国富豪郭文贵。而现在,这些帐号会在相似时间点,散播凸显“美国很糟、中国很好”的视频短片。托马斯认为,这些帐号的活动方式,看起来不像是网络机器人操控。

不同于推特上是以散播不实短文为主,这一批脸书帐号自今年六月以来也有一些跨平台的操作,也就是在脸书帐号转发油管上的视频,但主要还是从脸书直接上传短视频,主题紧盯美国的时政要闻。

比如,前一阵子美国抗议警察执法过当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活动,他们刻意剪接美国不同党派人士之间的指责,批评美国政治对立恶化;当然也有关注美国的疫情防控发展的视频,刻意凸显美国政府防疫不力,让美国人民赔上性命,借此来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

还有,有关美中两国之间从科技、到贸易上的你来我往,这些视频都不出人意外地呈现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叙事视角,例如其中有一个视频的主题就批评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业者的一系列制裁是“把力气用错了方向,散布中国威胁论”等。

AI系统念英文旁白有影响力?

主持人:这些帐号和中国政府之间有关系吗?这一批脸书帐号和他们之前的研究,又有什么不同或相同处?

记者:托马斯告诉我,截至目前,他们没有证据显示这一批帐号和中国政府有直接关系。

和之前中国官方近年来大举出征推特不同的是,这一批脸书帐号专注发送视频假信息,而多半都在三分钟以内,且都是以AI人工智能机器念英文旁白,视频还有中、英文两种语言的字幕。托马斯说,这显示这些脸书帐号的目标受众是英语国家的使用者。

而随着美国总统大选将至,托马斯和研究团队认为,尽管这些帐号和中国政府没有直接关 系,但配合中国共产党、散播干扰美国选举相关信息的政治目的非常明显,当然也和地缘政治竞争有关。

尤其是在美中两国的防疫措施的比较上,我查到一个用“自由”英文字Freedom注册的脸书帐号,今年九月中就上传了歌颂中国疫苗研发领先的视频。

在联合国大会开议期间,这个帐号还上传了所谓中国“桥架五洲,跨通四海”,积极维护世界和平这种宣传类视频,但最后都会拿美国防疫不力说事。

托马斯在报告中引述了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伊凡尼纳(William Evanina)日前的声明,中国试图在美国大选前扩大影响力,不断批评美国处理疫情失当。她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

网络大扫除 油管比脸书积极

主持人:那么,这些社群媒体平台做了些什么?对散播不实信息,难道没有一些管理措施吗?

记者:不同的平台,确实作法不同,也影响了他们散播中国官方视角影片的行动方式。

我先介绍拥有油管的谷歌(Google)做了什么。托马斯说,谷歌今年4月成立“威胁分析小组”(Threat Analysis Group),经过调查发现涉及“与中国有关的有组织扩大影响力行动”的问题后,至今已关闭超过两千个频道,今年六月更是大举关闭1312个。

这也导致了跨平台传播的活动减少。因为油管在处理不实短视频上的行动比较积极,这些脸书帐号开始在相似时间点发送相同视频,行动变得非常明显。

不过,托马斯说,脸书并没有比照谷歌的作法,至今也不像谷歌一样有证实这些不实资讯与帐号来自中国。

主持人:这造成什么后果了吗?

记者:托马斯告诉我,这些脸书帐号目前没有很大的影响力,转发度低,但托马斯说,数字时代要对抗假信息,是很困难复杂的一场挑战,必须有长期准备,这些假信息传播大军的操纵手段也是会进步的。

她举了一个例子。开放的社群平台从调查到关闭一个帐号,在民主自由的社会里,需要经过一定程序。这些恶意帐号在这样的时间差下,就或多或少地可以散播他们想传达的不实资讯。

这些帐号的使用与学习曲线持续上升,托马斯认为,民主国家必须密切留意自己的开放平台成为假信息大军的练兵场。但她也提醒,不需要对这些假信息影响力过度反应,关键是要给民众充分的媒体识读教育,包括像是选择有公信力的信息来源,不要只从一个管道读取资讯等。

另一方面,这对传统媒体也是一个挑战,在民众越来越依靠社群媒体取得资讯的情况下,要怎么维持与提升自己公信力,这也是全世界媒体共同面对的课题。

主持人:确实是。好的,谢谢郑崇生。

记者:谢谢主持人。

 

记者:郑崇生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